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因为住得舒心 >

回到古代做皇商 作者:水墨清薇(二)

第78章 身着皇家特有面料花色衣服的赵四, 抬腿迈进灵堂时,差点没摔倒, 为何没有人告诉他,王修晋在此?赵四郁闷啊!进还是不进?压根就不给他考虑的j时间。硬着头皮, 赵四迈着脚步进去, 他过来是给李菻善站脚助威的, 若他不来, 或是派人来,被人说三道四事

 

第78章
  身着皇家特有面料花色衣服的赵四, 抬腿迈进灵堂时,差点没摔倒, 为何没有人告诉他,王修晋在此?赵四郁闷啊!进还是不进?压根就不给他考虑的j时间。硬着头皮, 赵四迈着脚步进去, 他过来是给李菻善站脚助威的, 若他不来, 或是派人来,被人说三道四事小,事多大概会有往上递个折子,让父皇对他的印象坏掉。
  赵四进来之后直接走向李菻善, 对其他人的跪地大礼未做任何的反应,先扶起李菻善, 又将王修晋扶起。“府中之事忙完后, 便带着王修晋去正在建的院子。”赵四说完之后,冲王修晋眨了眨眼睛。
  李菻善忙应下,然后拉着王修晋恭敬的退后一步。赵四看着李菻善的样子,“若觉得委屈, 只管跟我讲, 我做不得主,便去求父皇。”
  灵堂里的人不少, 听到四皇子的话,面上没显,却暗暗观察起李菻善。李家的长孙, 与其父相像,但更像李老将军,小小年纪入军营,便闯出一番功绩,着实不简单。自小被李老将军养在身边,日后怕是会成为李家当家者。至于被皇子提起的王修晋,倒是没有人多加注意,一来是身世不显,即便其父曾高居宰相,但也只是曾经。二来便是被指婚的事,先皇时指的婚,即便是皇上记得,也不打算违背先皇的意思,王修晋仍是男妻,又不能为李家传宗接代,那么李菻善很有可能会迎妾,甚至会取平妻。
  若李夫人还未去世前,没有人会将李菻善列入到择婿的人选中,同在京城住着,对李夫人因长子容貌而不喜的事谁不了解三分,没有人愿意把孩子推进火坑,当然李夫人除外,去年李夫人逼迫儿子去参军的事,面上大家言谈中对李夫人钦佩,可私下谁不笑李夫人脑子不清楚。推亲子入火坑,对她有什么好。家中有年龄相仿的人家,谁舍得把女儿送进李家门,意外李夫人因为喜李菻善而对儿媳妇出手呢?
  如今却不同,李夫人去了,对上不用伺奉婆婆,对下,如今李家长房正室夫人留下的只有一嫡女,而非嫡子,也就是说,李菻善依旨意娶了王修晋,日后便是妾室所生之子,也有继承李家的可能x_ing。而产下儿子的妾室,地位自然就会不同。再加上四皇子亲临,又说了那番话,很多人动起心思,官大的人考虑的是平妻位置,而官小的,便动了能不能从自家亲戚中寻个漂亮的女娃给李菻善做妾。便是没生出儿子,只要把人哄好了,对其家族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在京城的官员谁不知如今皇上对四皇子十分重视,若能过李菻善与赵四皇子攀上关系,日后仕途必将通畅。
  李菻善不知灵堂中其他人打着什么样的心思,再次给赵四行礼道谢。王修晋看向赵四,四哥子,呵呵,可真够会中唬人,说什么皇室亲戚,话倒也不假,赵四说是皇帝是他亲戚,谁敢说亲戚关系是骗人的。赵四的头上原来一堆问号变成了名字和背景,王修晋没忍住嘴角抖了抖,他不知眼睛鉴别的能力到底算什么,居然还给人分类,皇子就不显示,其他人都能看到,似乎皇帝头上的显示也只是“皇上”二字,并没有其他的内容,因为对方是皇上?他是不是可以以此猜测,只要看到头顶着问号的人,都是皇室成员?
  赵四来去匆匆,留下要见李菻善和王修晋的话。王修晋便不能离开京城,待李夫人下葬,见过四皇子之后,才能计划归家之事。
  王修柏从书房出来,听说李家有人逝去,便换了衣服过来,见弟弟陪李菻善一起守灵,眉头皱了皱,只说了一句让弟弟早些回家,便离开了。王修柏对李府的客人没兴趣,即便有人与他打招呼,也只是点头带过,并没有多言的想法,以前父亲站得高,而他又多年没能考取功名,没少受人耻笑,现在在李府,又是白事的灵堂,没有敢说些有的没的,王修柏离开也没有人跳出来寻不痛快。
  王修晋过了傍晚便离开了,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便是把赵四的身份与大哥分享。赵四是皇子,让王修晋的心情很是复杂,回想起认识赵四的过程,仍不敢相信赵四会是皇子,哪有皇子会那么单纯的还主动涨价,会在别人家混半年,跟着天天守在脏兮兮的工地里,还会跟着下地坐在稻田旁,谁会把这样的人往皇子的身份联想,认定对方现皇室有亲,已经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这么说,杂货铺是皇上的?”王修柏想的方向和弟弟不同,在王修晋还在纠结赵四的身份时,王修柏的第一个反应便是杂货铺的主子是谁。
  “啊!”王修晋略有些迟钝,双眼茫然,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个。
  “此事莫要往外说,包括家中的人。”王修柏表情严肃的开口,见弟弟点头后,松了口气。“以后见到四皇子,可不能如同之前那般。”不知身份,说什么做什么,可谓是不知者无罪,但明知道对方身份,还如同之前那般,便是胆大妄为。
  王修晋再一次点头,他仍觉得不可思议,即便是在大梁,商人的地位不是最末端,但一个皇子办起全国都有的杂货铺,这头脑,让王修晋怀疑,皇上是不是穿来的,要不然哪个皇子会做这个?而赵四,不对是四皇子,四皇子守着小区之中,亲自监督,还要给皇上建园子,让王修晋怎么也接受不了皇子的身份,就他所知的皇子(影视剧),可没有这样的。
  一整夜,王修晋翻来覆去,王修柏亦是如此,他推翻了之前猜测匾是因为李家而赏,明明是因为弟弟与四皇子关系不错,皇上很有可能是因为四皇子而赏了亲笔提字的匾。
  回宫的赵四十分沮丧,他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被王修晋知道自己的身份,虽然他一直因为没把真实身份告诉对方而心中有愧,但被动的被发现,与自己坦白有着很大的区别,不知以后王修晋还会不会把他当成友人相待。
  天子从亲随口中得知儿子的身份被发现后,笑出了声,早晚有这么一天,不知王修晋会如何与皇儿相处。天子不会安慰儿子受伤的心灵,在他看来,这些都是必须之事。天子对儿子给予期望,期望不是指儿子有能力治理国家,而是期望儿子能替他守住他创造出的财富。
  国之基在于民,百姓求的不就是吃饱穿暖,而这些又基于有钱,有钱才能买地,有地才能有种出粮食,从种子埋进地中,到收获,到以粮换钱,再用钱去买遮身衣物。从小事言至大物,钱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百姓如此,更遑论皇家。
  天子的杂货铺最先开的京城之中,目的是为了养人的用度,还要让父皇对他降低警惕,之后一家接着一家的开,是他没有想到的,更没有想到杂货铺的利润是那么可观,再也不用为没钱而烦恼,甚至财富累积得越来越多,没了最初的激动之后,便开始想如何让百姓也能多赚到一些,他登基之后的连年的天灾,若没有他私库中的银两,怕是早就有人抗旗造反,哪还能让他坐稳江山。
  天子生出把杂货铺给四儿子的念头,是在其从梧县回来之后。天子仍坚定的认为,四儿子不适合皇位,若论经商,当是不成问题。
  李夫人停棂三天,风光下葬,葬的不是李家的祖坟之地,也没有进入娘家的祖地,而是葬于李家祖坟外圈。王修晋这几天每天都有去李家,帮不上什么大忙,但人过去总比不露面要强。下葬的当天,王修晋倒没见到四皇子,得知四皇子只是派人过来,王修晋挺失望的。
  李菻善是在葬礼之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去寻王修晋一起去见四皇子,而是一直忙着家中妹妹由谁照顾的事。府中唯一的女主人便是老三媳妇,她一直想要寻个机会在老爷子面前卖好,不求她儿子能和李菻善受到相同的重视,丈夫提一提官职,单是后宅之事,她便想伸手管上一管。现在府里,老爷子最喜欢的除了李菻善便是还在襁褓里的小丫头。
  老三媳妇不觉得这女娃哪里值得老爷子喜欢,女娃再好少,也不值得,以后总归是嫁人的命,甚至还会带走李家诸多财产做为嫁妆,想想就心疼。眼下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老三媳妇不得不压下心中的不满,时时刻刻表现出对女娃的喜欢,还主动跑到老爷子那里提让她照顾,理由十分的简单,府里的女主人只有她,她不照顾谁能照顾好女娃。
  李菻善第一反对,不说理由的拒绝,眼神凉凉的盯着三婶。老三媳妇被李菻善视线盯得发虚,她觉得李菻善的眼神仿佛能看穿她的内心。


第79章
  起初, 媳妇要照顾家中唯一的女娃时,老三还真没多想, 别看女娃的娘不怎么样,但娃娃在家中却是金贵, 府里上下就这么一个女娃娃, 怎能不招人喜欢, 孩子没了亲娘, 大哥院子里也没有其他人,二哥那里更不用提,现在二哥天天宿在军营里,连孩子都不管, 他和大哥都找二哥谈过,大哥更直说, 当时说那番话是气话, 可二哥仍觉得头顶绿云,看到孩子们便心里不舒服,怕自己做出过激的事。老三叹了口气,说来家中之事都因二嫂而起, 大嫂耳根子太软, 对二嫂极其信服,才弄出这么多的事。
  老三清楚自己媳妇不是老实的, 就算没有二嫂,也会寻事,大嫂生子前闹腾的事, 便是他媳妇引起的。若不是大嫂突然故去,他媳妇别想迈出房门。不过媳妇主动提起要照顾女娃时,老三还是赞同的,总不能让他们一群男人照顾女娃子吧,就算女娃身边有n_ai娘,丫头,也顶不了亲近的长辈。
  只是,当侄子看向媳妇那淡淡的眼神之后,老三突然意识到,媳妇在大嫂那起的事,若不是她跑去祠堂惹事,大嫂也不会闹腾,不闹腾也不会早产,更不会一命呜呼。侄子与亲娘不亲,但那也是他亲娘。扯过还要说什么的媳妇,老三觉得媳妇想要照顾女娃未必出于真心,说不定背后算计着什么,看着媳妇的模样,老三别提多厌恶。
  李俊良看了眼三弟妹,嘴角勾着冷笑,当他不知,之前媳妇逼着儿子去战场,没有她从中间挑事?不与其计较,便以为旁人不知?自以为做得隐蔽?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父亲,菻善旁边的院子一直空着,我想搬过去。”
  李老将军沉默了一会儿,便点头同意大儿子的提意,他还能活多少年,若能活到孙子成年能撑起庭院还好,若活不到那时,孙子能指望的也就是亲爹了。若是之前,他只能盼着自己能多活几年,现在大儿转了神,对孙子十分不错,他也就放心了,为了能让父子两亲近起来,他没有反对。
  李菻善看向父亲,他已经十多岁了,已经过了需要父亲疼爱的年纪,不需要父亲特意搬到他身边。只不过李菻善的反对无效,李俊良在得到父亲的许可后,立刻收拾屋子,搬了过去。随着李俊良一起过来的,还有李菻善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和刚刚出生不久的女娃。李俊良在搬完院子后,给女儿起了个特喜庆的小名,欢喜,至于闺名则是李老将军给起的,名暽梅,为此名,李家为女娃准备的院子,栽满了梅树。

(甜梦文:www.tianmengw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