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因为住得舒心 >

回到古代做皇商 作者:水墨清薇(四)

第230章 御书房里的武将看完设计图纸后, 便想起之前传得很神乎其神,却有不少人没有见过, 这些没见过的武将自然想求得一看,赶着皇上心情似乎还不错, 便纷纷提出请求, 皇上倒也允了, 已经有过千里眼的武将, 倒是没争着看,而是向皇上询问起设计图纸的事,皇


第230章
  御书房里的武将看完设计图纸后, 便想起之前传得很神乎其神,却有不少人没有见过, 这些没见过的武将自然想求得一看,赶着皇上心情似乎还不错, 便纷纷提出请求, 皇上倒也允了, 已经有过千里眼的武将, 倒是没争着看,而是向皇上询问起设计图纸的事,皇上自然是把四皇儿一顿好夸,当然也没有忘记一同随去的李菻善, 站在后面的李家三代人,哪敢居功。皇上却不在意的大笑, 笑过之后, 皇上又提起寇国的事,武将们自然盼着有仗可打,不过面对水上的对阵,可不是所有都在行。
  几位专攻水上的武将自然摩拳擦掌的想要一展身手, 但如今海防正在建设, 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完成,若在此时攻打寇国虽不是难事, 但以防后患,还需想个万全之策。
  武将们在御书房里并没有呆太久,皇上便随着他们一同出来, 往出走的时候,皇上还提了提工坊那边研究火药的事,武将们立刻表示有时间得去工坊转转,上一次试火药的时候,他们也听着风声,只是工坊可瞒得紧,连匠人都不往外放,他们想进去更是难,想知道进展比登天还难,这会儿听到皇上这么讲,武将们的胃口被吊得高高,若不是宫宴还没开,他们是恨不得立刻去工坊。
  见到皇上和武将出来,之前还聚在一起胡乱猜的大臣们全都散去,王大人见李菻善走到小儿子身边,便松了口气,有李菻善看着,小儿子应该整不出什么幺蛾子。李菻善非常自动自觉的走到王修晋的身边,小声的问着王修晋身体怎么样,王修晋挑了挑眉,他真没那么脆弱,怎么最近谁看到他都会问一句病好没好。
  “等下宫宴开始,我们不能坐到一起,你注意些别喝酒。”李菻善很不放心王修晋,倒不是王大人想的那种担心,而是怕有人灌王修晋酒,之前的宫宴王修晋都没有参加过,朝中的一些文官本就对王修晋颇有些意见,又因运动会的事,意见更大了,原本寻不到机会,今儿赶上,还不定出什么招。
  “我又不是傻。”偷偷白了李菻善一眼,怎么一个个都当他是受欺负的主,怎么说他也是从末世穿来的,受过数千年积累出的文化精髓的熏陶,经历了商场上的勾心斗角的洗礼,还有末世种种的苦难,想要欺负他的人,要做好被他算计回去的准备,而他的回报,自然不只是讨回面子那么简单,连本带利外,还要加上数倍的精神赔偿,不然怎能对得起他受伤的心灵。
  李菻善挑了挑眉,人是不傻,但心太善。王修晋若是知道李菻善的评价,不知会做何表情。若是上辈子那些和王修晋是竞争对手的人听到,大概会说李菻善眼瞎。
  随着亲随站在高处扯着嗓子吼出的“摆宴”后,宫女亲随们纷纷端着一盘盘的食物出现,摆在早就准备好的矮桌上。与王修晋同桌的人全都是皇室族人,王修晋有些懵,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坐错位置了,挑了挑眉看向刚刚引他过来的亲随,这位是天子身边的人,他也熟,应该不至于坑他,可,这位置当真不是他能坐的。
  与王修晋同桌的几人倒没有觉得不妥,他们在事前就知道今儿要与王修晋同桌,他们家中的庶子基本上都在学堂读书,庶子的改变他们全都看在眼里,便是之前对庶子不重视,现如今也会多留意一二,更甚者,一些人开始考虑,要不要把嫡子也送到学堂读书,毕竟继承王(爵)位的人只有一个。
  王修晋可不知这些人打的小算盘,和这些贵族们同桌,他绝对会吃到胃疼,也不知家中仆人会不会准备宵夜。引王修晋过来的亲随,似乎看出了他的别扭,便过去小声的说了句,“皇上是怕王公子不习惯与和一些倒胃口的人同饮,会影响了食欲。”
  听完亲随的话,王修晋还能说什么,只能千恩万谢,还随手给亲随一个荷包做赏。想想皇上其实挺可悲的,明知这些人倒胃口,还得表现出对这些人的重视,偷偷的打量坐在首位的天了,王修晋在心里默默的为天子的演技点了个赞。
  之前还打算弄出些为难之事的文官们全都歇了菜,但随即就人跳了来说,王修晋与皇室贵人同食,不妥。皇上却是哈哈大笑,“王皇商之姐,乃朕的义女,算来王皇商算是皇亲,有何不妥?”前面几句还笑得开怀,最后一句,却是厉声喝问,吓得冒出头想要拿身份说事的官员差点没破了胆,忙要跪下大叫“臣有罪”,却被一旁眼急的亲随拦下,心骂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不知道今儿是什么日子吗?除夕的夜,高呼有罪,是给皇上寻不痛快,还是认准了皇上在过年的时候不杀生的忌讳,便以为可以畅所欲言?
  王修晋挑了挑眉,看向那人,嘴角上勾,这人头上顶着的标签,便是让王修晋相当恶心的那位,比陈世美还陈世美的人。想踩着他出头,除了不能成功外,还得看看有没有福气躲过他的回报,他没有别的什么优点,对来往回礼却是做得十分周全,绝对不会让人挑出礼来的。
  一出之后,文官们都精明的发现皇上是打算护着王修晋,以免触及眉头,他们一晚上也没敢往王修晋这边的桌子来,王修晋表示,很不开心,他还想借此事向皇上提提如何审核官员身份背景是否属实的事。
  与皇室族人同桌,王修晋很快就发现了不同之处,他们桌上的菜是热烀的,就是面对一帮架子十足的皇室族人,王修晋完全做不到甩开膀子大吃特吃,这些可都是御厨做出来的菜,若不全都细品,绝对后悔得不行不行的,谁知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再进宫赴宴。
  天子是与文武官员同席,脸上一直带着喜乐劲,吃半席时,天子让身边的亲随念圣旨,一是为四皇子指婚的事,二是给李菻善升官,三嘛,则是给王修晋赐字的事。前两个倒没引起多大的反应,最后一个条件刚要宣读完,在座的文官们全都沉默了,他们已经不知如何表达此时的心情。
  皇上要给王修晋赐子,还真是应了天子所说的,王修晋可称为皇亲。
  王修晋迷迷糊糊的从宫里出来,宫宴之中,他并没有喝酒,却不想被皇上的各种放大招,砸得有些晕。回到家后,王修晋仍是没有回过劲,他,也是有字的人了,虽然是从明天开始他才能对外公开使用皇上赐的字。
  王大人对皇上给儿子赐的字,深感惶恐。进也。日出万物进,从日从臸。日后皇上若对儿子不满,会不会拿其字做由?王大人这会儿是惶恐得有些过了头,也不想想,字,是皇上赐的,若是皇上以此为由头,那不就是自打脸。
  王修晋倒不懂“字”之外有什么含意,以为皇上是盼着多替他赚银子。
  皇上给王修晋赐字的事,很快闹得全城皆知,一些心眼小的文官们气得差点没咬碎牙。王修晋却在忙着一些琐碎的事,比如说,帮那位“陈世美”寻亲。
  从年夜的宫宴后,到元宵节前,京城里天天热闹,每家每户都有一些走亲访友的客人,王修晋却是在大年初一的早晨,早早的去了京城的油坊,和油坊里的工人一起吃了新一年的头一顿饺子,然后才赶回家。有人听闻此事,道王修晋是惺惺作态,不过是买个好名声罢了。这话不知怎么就传到了工坊里做工的工人耳中,可把这些人气得不行,他们东家心善,怎么就成了买好名声,就东家哪里还需要买名声,也不看看人家都做了什么,而那些所谓的清高文人,也就是只会动动嘴皮子而已。
  王修晋并不在意别人如何评价,他这会儿想的是,“陈世美”兄在见到父母和妻儿后,会做何反应。大梁的“陈世美”虽不是成了驸马,娶的那位也是皇亲国戚的嫡女,真才识学有多少待定,编故事和演技的技能点却很高。那身世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演技要有多夸张就有多夸张,绝对是闻者心酸,见者眼酸(哭的)。据说当初这位皇室族人在听说了“陈世美”的身世后,当当七尺男儿红了眼眶,之后还主动帮衬对方。王修晋觉得这位上赶子的皇亲国戚的眼神当真是不好,等事出之后,就不知会不会后悔的直接把人坎了。
  年后忙的不只是王修晋,还有李菻善,在大年初二上门后,李菻善便忙得见不着人,一是准备大婚,二是军营中的琐事,三呢,就是想寻个特别些的礼物,送给王修晋做加冠礼物。


第231章
  年后, 京城里的一些小商铺和小商贩都有着隐隐涨价的趋势,生意好做得不得了, 每天客人都络绎不绝,一些大商铺的掌柜还有些摸不清是怎么回事, 后来有人无意间听说, 皇商王修晋今年加冠, 想送样礼物, 太贵重的送不起,太便宜的又觉得拿不出手,前不久学堂里的学生写了一幅字送给王修晋,还传出王先生不收贵重的礼物, 只收自己做的礼物。大商铺的掌柜看着那些小商小贩每天的出货量,那叫一个眼气。心里骂王修晋, 谁家过生辰不是收贵重的礼物, 他倒好,还非要自己做的。
  王修晋倒不知大商铺掌柜是如何骂他,最近他真的是收礼收到手软,好在经过评估都不是贵的物件, 手工的东西不少, 像是编花样的,就有不少几十种, 并非夸大,这些编花样多是纺织工坊里的女工做出来送的,还有各式各样的绣品, 一看就是自己绣的,而不是买回来的。王修晋让睿文把东西都分类收好,这是人家的一片心意,绝不能随意放辜负人家的用心。
  收礼物收到手软,王修晋有些期待李菻善送他的礼物,他倒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觉得李菻善送他什么,他都会喜欢,然后小心的收好。只是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眼看着就到他加冠礼的日子,也不见李菻善的礼物,王修晋忍不住的想,是不是之前礼物收得太多,把李菻善的礼物和别人的混在一起,他一个没注意,就错过了?本想让睿文翻翻分装礼物的箱子,睿文却再三强调,的确没有李家长孙少爷的礼物。王修晋略失望,想着还有几天,且再等等好了。
  转眼就到加冠礼的前一天,王修晋跟着礼官又过了一遍流程,没有出差错,才松了口气,心里万分的紧张,担心明天会不会一不小心出了岔子。王修晋准备等礼官走了之后,他再多练几次,以保明天的大礼万无一失。前脚刚送走礼官,后脚就见着李菻善身边的仆人急匆匆的送来一张字条,王修晋拆开一看,只有时辰和地点,挑了挑眉,李菻善大晚上的邀他出去,不会是要放烟花吧!这套对付小女生还挺有情调,可他一个大男人看烟花什么的,想想就觉得汗毛竖起。
  天,刚刚渐黑,王修晋只带了一名侍卫便出了门,一路往字条写的地方走,那里离王家并不远,王修晋权当是晚饭后的运动了。走到地方,才知是一处木匠铺子,王修晋挑了挑眉,让侍卫拍门,心里想着李菻善在搞什么。门开得很快,开门的明显是个跑堂的,见到侍卫,问清来者身份后,便引着两人往后院走。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