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全职同人)再遇苏沐秋 作者:重症精神病患者

文案: 很多年后,叶修又遇见了苏沐秋。 -lof首发,我就是原作者 -伞修 -中篇 -ooc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修,苏沐秋 ┃ 配角:苏沐橙,陈果,唐柔 ┃ 其它:全职高手,伞修 ================== ☆、(上) 这里的电脑可比我

 
文案:
     很多年后,叶修又遇见了苏沐秋。

-lof首发,我就是原作者

-伞修

-中篇

-ooc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修,苏沐秋 ┃ 配角:苏沐橙,陈果,唐柔 ┃ 其它:全职高手,伞修

==================

  ☆、(上)

  “这里的电脑可比我们那小白机高级多了。这要花不少钱吧。”苏沐秋轻轻敲了敲黑色显示屏,说。
  “这是网吧配备的机子。”叶修摘下耳机坐直,看着苏沐秋捏着鼠标垫,“事实上…这是战队配备给成员的机子。”这么久了,兴欣战队还是一个拗口的词对他。叶修生硬的改口。“顾客的机子都在楼下,不会有这这么好。”
  “待遇这么好真让人羡慕啊。嘉世一开始有这么好吗?也很穷啊,机子都是老式机,刚好能运行荣耀。稍微玩一会儿主机就呼呼呼吹。”苏沐秋说。
  “你还要考虑科技的进步。荣耀更新好几代了,机子要求也没那么高了。再说了。这里是网吧,清一水的游戏机。”
  叶修看着苏沐秋坐下躺在皮质的椅上。他往后仰了仰,伸展开四肢,柔软的海绵舒服的让他喟叹出声。整个人斜躺,舒服的像日光下晒太阳的猫。
  “这椅子也很不错啊。”苏沐秋晃了晃,椅子就嘎吱嘎吱跟着震了震。活像指甲抓黑板的声音,刺耳又尖锐。叶修刚想说几句,陈果的头从那边探了过来。她福尔摩斯式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才面色不愉的说,“叶修,你能不能小点声。小唐隔壁屋睡觉呢。”
  “是是是。”叶修连声说,“不敢了不敢了。”
  陈果又狐疑的看了叶修几眼。想说些什么。有一种不对劲弥漫在空中,作为一个女人,她直觉有什么东西离开了原本的位置。也说不上来。只当自己过度神经敏感,那边有人招呼一声老板娘,她只得作罢。临走前又瞟了几眼,才幽幽地离开。
  苏沐秋笑嘻嘻的坐直。
  “怎么,被老板娘训了。真难得,你怂起来的样子,这点倒是一点没变。大家都说,人是善变的,可见这点不对。这位叶先生以身示范。”
  “也不看我是因为谁被说的。”叶修没好声好气。他让苏沐秋好好躺着,或者坐着。怎样都好,哪怕头朝地倒立着都行,只要不再发出噪音,不惹得老板娘和唐柔,一起出来暴揍他。
  苏沐秋瞅了眼叶修,屁股蹭了蹭。从柔软黑色躺椅上爬起来,慢吞吞的坐直。颇为无聊的扫视一圈,视线回到叶修的脸上。期待着他能说些什么,或者想说些什么聊一聊。叶修就坐在那抽着烟,盯着前方不知道想什么,嘴唇下抿。见他无意发言,苏沐秋收回视线。他摸了摸桌上红色的读卡器,拉开二层抽屉,翻出厚厚一叠的账号卡。
  “这儿变了这么多。读卡器都从刷卡到c-h-a卡,账号卡却一点没变啊。”苏沐秋挑挑拣拣,满心找一张神枪手。他把卡读取,看着跳出的界面,没来由想起曾经藏在衣服内层的某张卡——秋木苏。
  叶修自认是个没有秘密的人。他学不会隐瞒。很多时候,他只是不说,若旁人不问。他的事像鹅卵石浅浅躺在河床底部,若愿挖一挖,总能挖到些东西。不过大多数的时候,众人也只做一名垂钓者,安静坐在河畔,绝不摆弄河底卵石。叶修乐得接受现状,并有意一直维持。说白了,没有秘密的人,只是不愿欺骗人。
  他点燃了一根烟,熟练的抖了抖。苏沐秋的身影在烟圈里氤氲。人影淡淡的要化开,像是彩铅在水中荡开。朦朦胧胧,叶修觉得,好似梦寐。
  苏沐秋。
  这就是叶修的秘密,或者会是他人生中最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在他噼里啪啦敲打键盘时,从天而降。那一日天气很好,有风有阳光。叶修被吓的出去冷静抽根烟。九月份一天的午后,日光温柔没有灼意,叶修蹲在墙角,看着烟灰一截一截软软摔在地上。
  自己的影子拖的很长很长,叶修跟着影子。回去时,看见苏沐秋在门外,冲自己挥手。叶修忽然有种大梦初醒十年前的感觉,自己年轻到幼稚。每天打完游戏,出去遛几圈买冰淇淋。苏沐秋站在门口,像这样挥手让他快回来。
  他会说,你是老妈子吗?还守在门口等孩子回来。苏沐秋反击道,你要不介意当孩子,我不介意当妈。苏沐橙笑呵呵接道,那我是叶修的姑姑吗。叶修顿时闭嘴不说话。他对苏沐秋有辙,对这俩兄妹就没辙。这个时候,他学会安静认输。而苏沐秋,胜利者,得意洋洋的开了门,脸上挂不住的笑意。所以进去时叶修不爽的给了他一肘子。
  他说不出什么感觉,内心突然轻快起来,加快脚步。他大声的说道,”苏沐秋,你还是个老妈子吗?守着孩子回家?”接着愉快的看见苏沐秋白皙的脸气成乌青色。
  眼前的苏沐秋打着荣耀。噼里啪啦,鼠标键盘不停。苏沐秋和他的手大小相仿,上手他的键盘看不出吃力。只是划着鼠标眉头会微微皱起,嘴巴也微张,随时要抱怨,要唾弃一下叶修偏爱的轻巧鼠标。
  叶修知道他会的。苏沐秋乐于抓住每一个打击他的机会。这也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并乐此不疲。按照苏沐橙的说法,就是幼稚。
  苏沐秋会说,这什么鬼的键盘;这真的是塑料不是泡沫?会有男生用这种键盘,得多四肢无力?哦,我忘了这好像是叶某人的键盘吧哈哈哈。他说不定会拿起来研究一下。说,这可是荣耀第一人用的键盘,我要好好研究一下,有没有什么秘密武器。
  苏沐秋会说的。
  同时叶修也知道,眼前的苏沐秋不会说。他很快会消失,烟圈一样散开。像信号不好的网络,叶修只能时不时看到他。他消散的过程也很快,一层一层模糊开,像眼前蒙上一层一层毛玻璃般,直到消失殆尽。叶修扔开烟头。模糊的只剩下轮廓的苏沐秋,回头看了他一眼,椅子长长吱啦尖叫一声
  这家伙,临走还不忘给他找麻烦。
  老板娘猫在客厅里,兴师问罪跑过来,穿过苏沐秋的身子,如穿过空气。毫无知觉瞪着他,质问,“叶修你多大人了,干嘛成天到晚制造噪音。”
  他腹稿早打好了:刚刚不小心按到了,下次不会,真的不会了。很简单,找个借口敷衍过去就好。陈果,大大咧咧,相比起其他人更好含糊过去。他很有把握。这把椅子用了几年,支撑轴上锈旧的不成样,换张也很好。他摸了摸口袋——这是他的小动作,一紧张就无意识摸口袋。他说,“老板娘,抱歉啊…”
  说到一半,嘴巴还开着,腹稿用到一半。叶修不自停住。老板娘的脸上怒气早已消失,她安安静静站在门口,脸上全是担忧。小心翼翼的担忧,望着他,像面对垂危之人,不知所措和迷茫。唐柔从她身后探出头来。
  “叶修,今天第四次了。你...真的没关系?”老板娘说道。
  叶修一怔。很快点点头,靠着沙发坐下。
  “什么事?打打荣耀抽抽烟,中午来杯牛r_ou_面。刚刚真是不小心。”他合着腹稿继续说,“不小心按到椅背,下次就不会了。这椅子太老了,一不注意真是…”
  “椅子没什么,明天我让小刘上来把它换掉。”
  “这样也行,起码不会老是制造噪音扰民。我真怕哪一天吵着你们睡觉,被你们拿起拖把追杀。”
  老板娘干干的笑了笑。“不会啦。”
  “还有什么事吗?”
  “嗯,也没什么。刚刚切了个西瓜,马上来吃?”
  “我就不吃了。”
  “吃点吧。买的很贵的瓜,很甜。从大棚现摘的。”
  “西瓜水滴到键盘里很难清理。键盘会坏,我抽根烟就好了。西瓜你们去吃吧。”
  “想吃了就过来吃。”
  “知道。”
  “叶修。”
  “嗯?”
  “有什么事…”老板娘犹豫了片刻,“有什么事就跟大家说,一起想办法解决会更好。大家都挺担心你的。”
  叶修笑了笑,说,“我能有什么事啊。”
  然后他听见了苏沐秋的声音。在大门口,在空调下,在树荫下,在餐桌上,在梦中,在荣耀里,在现实,抑或非现实的某个纬度里,那个声调,尾音上扬。干干净净,喊着俩个字。
  “叶秋。”
  咔嗒。陈果和唐柔轻轻关上门。
  叶修不知道这个苏沐秋是什么。第一次看到他,太过真实甚至以为他还活着。吓得叶修觉得自己熬夜太多,多半神经出了问题。烟盒都没拿,叼着根烟就出去溜圈了。他想,不可能,不可能。苏沐秋又不是耶稣,不会死后几天爬出坟墓,不会死而复生。叶修不信宗教,若真要说一个,他只信仰科学。连他打的荣耀也要按照牛顿的规律来。而科学说,人不会复生。
  他抱着头抽了好久的烟,抽的干干净净只剩烟屁股回去。又不是恶鬼上门来复仇,他怕什么。苏沐秋跟他关系那么好,当年一张被子一碗饭的人,关系好到就差穿一条裤子。怎么说也该是叙旧来。叶修掸掸灰。回去的时候,他想起小时候读的地摊文学。半夜鬼敲门,房主人吓坏了,请来得道高僧。那和尚一身金灿灿的□□,垂眸说,这是鬼的执念未了啊。
  执念未了啊。
  苏沐秋有什么执念,苏沐橙?他自己?还是惦记着那小本子上自己永远比他多的胜利?
  苏沐秋坐在他旁边,翻着书,突然说,“我想去厨房吃西瓜。”
  “你不能吃西瓜。”叶修想也不想回绝掉。
  “为什么?怎么了?老板娘都说西瓜是给吃的,我怎么就不能吃了?”
  叶修想你这要是吃了,岂不是灵异事件了。他还不想测试一下老板娘的神经坚韧度。叶修裂开一口牙说,“因为我要吃西瓜。那些西瓜都是我的。”
  “不吃就不吃...其实那么多西瓜你也吃不完。不知道沐橙在不在,记得叫她也吃一点。”
  “沐橙今天不在兴欣。”叶修说。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