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步步惊婚/军品权色 作者:姒锦(一)

时间:2018-03-02 01:13 标签:
内容介绍: 他是京都城最尊贵最神秘的男人,总参军情机关ZMI特工首脑。 一个权倾天下的大人物。有多大?!他说,试过才知道! * 她是外地来京的犯罪心理学硕士,未成年人管教所心理辅导员。 一个饥荒不饱的小人物。有多小?!她说,关你什么事? * 初次见面
 
 
内容介绍:
    他是京都城最尊贵最神秘的男人,总参军情机关ZMI特工首脑。   
  一个权倾天下的大人物。有多大?!——他说,试过才知道!   
  *   
  她是外地来京的犯罪心理学硕士,未成年人管教所心理辅导员。   
  一个饥荒不饱的小人物。有多小?!——她说,关你什么事?   
  *   
  初次见面,他在她身上流汗打假炮儿。   
  无奈陪练,她在他下边纳闷儿真思考。   
  一个冷魅、尊贵、俊毅、邪戾,狷狂,霸道,牛逼…但凡小言男主身上的贴金词儿都能使用的大金主儿。他闲得蛋疼么,和她逗闷子玩?如果不是逗闷子,那他擦边儿捣鼓半天不办实事,到底又为了哪般?   
  难道是?——x_ing心理障碍?   
  治,还是不治?   
  治,又该怎么治?   
    
  ————————●装逼版简介●————————   
     
  这是一本屌丝女逆袭指南。   
  这是一本婚恋路必修秘籍。   
  这是一本悬疑案题记百科。   
  这是一个从假炮到真爱的故事。   
  这是一个让男人梦寐以求的小女人努力向上爬的人生经历。   
  军婚!?黑帮!?悬疑!?搞笑!?高干!?腹黑!?宠溺!只要你想象得到!   
  万般恣意挥洒,一切尽在《军品权色》…   
  宠溺无限接地气,伉俪情深再演绎!   
  没有最YY,只有更YY!   
  财,权,名,利,憎,七情六欲的深渊里,会带你给怎样的惊喜?!   
  看网文,就图一个字——爽!   
  磕瓜子剥花生,排排坐一起品。品尽权色名利,笑看众生百态。   
  (注:①本文一对一,绝壁干净,讨厌作者以及讨厌作者写作风格的人士勿跳坑)   
  (注:②本文纯属虚构,且勿考证真实x_ing。看文自带避雷针,如有不适不包赔偿)  
    
  ————————●据说是片段●————————  
     
  有一天,他提上裤子就走人,还无耻地带走了她的内裤。   
  “四爷就擦了个枪,又没走火儿。你该不会让我对你负责吧?”   
  *   
  又有一天,她长发凌乱地从男人身上爬起来,手掌摊开。   
  “我就走个了火儿,又没有带枪。治疗费多少你自己说?”   
  *   
  再有一天,男人用力捏着她被灌溉过的娇t.un。   
  “占小幺,枪也擦了,火儿也走了,你该对四爷负责了!”   
  *   
  接着有一天…   
  作者(摇手臂:走过路过别错过,快来瞅瞅我家这俩祖宗吧……  
 
本书标签:高干 宠文 婚姻 腹黑 励志 悬疑
 
001米  状若癫狂为哪般?
  “占色,占色!”
  占色听见了,杜晓仁在包厢外面尖着嗓子喊她。
  可压在身上的陌生男人,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身子稍一动弹,便被强势地按了回去,一把捂紧了嘴巴。
  “我cao,让她滚——”
  人生就这么无厘头,前一秒她还在KTV包厢里为同学唱生日歌,下一秒上个厕所的功夫就被几个牛高马大的人带到了这儿……
  裙子被掀了,内裤被扒了,两条大白腿在外边儿露着,狼狈得像一只翻了肚的白青蛙,无力地任由男人压在沙发上逞凶猖狂。
  一阵喧嚣声后,包厢外安静了。
  男人急促地喘着粗气儿,继续着他挺腰的动作……
  明灭氤氲的灯光下,一张宛如神级匠人精心雕塑的五官,峻峭,邪戾又张扬,恣意地挥洒着高不可攀的凛人气势……
  *
  咚咚咚——!
  三道敲门声儿,男人目光一暗,像被激发了兽欲般,劲儿更猛了,喘息也变成了闷哼……
  咚咚咚——!
  又三声儿,男人喉咙里发出类似野兽的粗哑低吼,身下摇摆的沙发叫得支离破碎……
  咚咚咚——!
  再三声儿,男人终于不耐烦了。‘嘶啦’一把扯下沙发边上的窗帘儿盖在她的身上,骇人的寒眸警告地瞥她一眼,眼尾处的一丝戾气就带出了嘴里的冷叱声。
  “谁他妈敲魂儿?滚进来!”
  “哎呦,我的亲四爷也……”来人看着这情形,面色变了变,一跺脚便嚷嚷开了,“天呐!这可怎么得了。四爷,您怎么把我的客人给办了啊?”
  目光凉凉瞟了来人一眼,男人平静地拭汗提提裤腰,‘啪嗒’一声儿,点燃了事后烟,满足地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跷起,样子闲适又狂傲。一口烟圈儿吐出来,一个字便飙在了烟雾里。
  “滚。”
  “我……呵……这就滚……可四爷,您看我这摊儿……”
  “我cao!你他妈没完了?”
  冷叱声儿刚过,下一秒,男人猎鹰般的眸子微动,滑落在沙发角的小内裤就落入了他的视线。轻勾一下唇,他挑了起来,自然地揣进了裤兜儿里,高大的身体也顺势往后一仰,半眯起了凌厉的眼神儿。
  大喇叭快速瞄了他一眼儿,唯唯诺诺地倒退。
  *
  包厢里,又只剩下两个人了。
  静寂了片刻……
  男人捻熄了烟蒂,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正正腰间的皮带,紧锁着眉头的样子与刚才的轻狂判若两人。眼尾处的y-in鸷,刀片儿一般锋利地刮过占色的脸。
  “不想死,就放聪明点儿。”
  一句警告说完,他没再看她,大步往外。
  “等等——”
  占色喊住了他。
  “还有事儿?”男人回头挑眉,语气冷漠y-in沉,眸底的深邃复杂得让她突然觉得,刚才在大喇叭面前那个又横又狂又易怒的男人,压根儿就不是眼前这个x_ing格难测又危险的家伙。
  他依然狂,依然傲,依然霸道,却并不轻浮。
  抿一下干涩的唇,她轻轻吐出几个字,摊开了手。
  “就这么走了?!东西给我。”
  男人一眯眼,目光带着审视的意味儿。
  几秒后,他突地笑了。又给自己点上一根烟,低头锁眉猛吸了一口,抬起头时,锐利的眼角轻佻地弯着。
  “说吧,要多少?”
  “什么要多少?”占色懵了一下。
  “钱。”
  脸色一变,一阵青白交加后,她的脑子反而淡定了下来,“土豪,你家卖节cao的?”
  她毒舌的挑衅,攻击力不弱。男人锋寒峻峭的五官更加y-in沉了几分,一双凌厉的眸子直直盯着她,一步一步走近,带着狂风暴雨般的危险气息。
  与他幽暗的瞳仁儿对视,占色有点透不过气儿来。
  下意识的,她身体往后一挪。
  然而……
  男人倏地又笑了。
  一只手臂慵懒地撑在她身侧,低下头来,烟圈儿就喷在了她的脸上。趁她难受偏头时,他却精准地叼住了她的耳垂,贴合着耳廓上细细的茸毛低哑地问。
  “妹子,四爷就擦了下枪,又没有走火儿。你不要钱,你该不会想让我对你负责吧?嗯?”
  一个‘嗯’字儿,尾音挑得极长,带着一种缠蜷又不怀好意的暧昧,随着他呼吸时的灼热气息扑到了脸上。
  擦枪没有走火儿?
  占色想搧他,可他说的却是实事。
  他伪造了一个强j-ian现场,却只压着她模拟男女办事的下流动作,s_ao声 y- ín 语地弄出一屋子让人面红心跳的声响来——
  谁能相信,他啥都没干?
  说得难听点儿,他裤子拉链都没有开,不过就装腔作势罢了。
  占色心里琢磨着,冷不丁又激灵了一下。
  为什么呢?莫非他有——x_ing怪癖?
  死变态!
  顺顺凌乱的头发,她无所谓地笑笑,“老实说我挺怀疑,像你这样儿有x_ing心理障碍的男人,真能走出火儿来么?”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