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步步惊婚/军品权色 作者:姒锦(二)

时间:2018-03-02 01:13 标签:
046米 占小幺的婚前条约 占色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权少皇脊背僵硬了一下,目光就刺儿了过来。 你俩还吃不吃饭? 小十三缩了缩脖子,再头一头扎进占色怀里。 心疼小十三没有娘,还遇到这么没有人x_ing的爹,占色的心脏都要快被一股子母爱的潮水给淹没了。小心
 
 
046米 占小幺的婚前条约
  占色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权少皇脊背僵硬了一下,目光就刺儿了过来。
  “你俩还吃不吃饭?”
  小十三缩了缩脖子,再头一头扎进占色怀里。
  心疼小十三没有娘,还遇到这么没有人x_ing的爹,占色的心脏都要快被一股子母爱的潮水给淹没了。小心安抚地拍着小家伙儿的后背,她心里揪痛地望向权少皇,与男人面色平静的眸光对视几秒,不悦地问。
  “你这个人,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占色的眼睛很美,此时s-hi润的眸底还带着各种特别小女人的情绪……怜悯,同情,温情,母x_ing,看上去更加楚楚动人,特别地招人稀罕。
  权少皇盯着她,锁紧了眉头,两片儿凉薄的唇紧紧抿着,y-in戾的目光里,仿佛埋藏着深不可测的情绪。
  “我捡他回来的时候,他才两岁。”
  说到这里,权少皇眯了眯眼睛。他似乎不敢去回忆那一天找到这个孩子时候的惨状……完全不再去多想。
  而听闻他又说‘捡’来,占色有些吃惊。
  为什么他就不肯承认呢?难道说就怕伤了她权四爷的脸面?
  一念至此,她心里的想法,就不想再掩藏。
  “权四爷,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就小十三这么个长相,完全就是你的脱水版本。我不知道你们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儿。不过我认为,就当他是你‘捡’回来的,既然你已经捡了,就该为他做打算。寻一寻他的亲生母亲……”
  y-in恻恻地勾了勾唇,男人盯着她愤怒的小脸儿,脸色y-in沉得如同外面雷雨的天气,一双锐利如鹰的眸子里微微眯着,那眸底的y-in鸷难以掩藏,眼看在愤怒边沿,可他却没有爆发出来,而是缓缓地冷嗤。
  “占小幺,你会不会管得太多了?”
  “……”
  闭上了嘴巴,占色无语了。
  说起来,那确实是他的家事儿,人家权少皇不肯承认是亲生儿子,她在这儿逼个什么劲儿?不料,就在她沉默地拍着十三的时间,耳畔却传来权少皇的声音。
  “你要真同情十三,就嫁过来,替我照顾他。”
  心里一窒,占色再抬头瞄过去时,见男人y-in沉俊气的面色上,又似乎松开了不少,那双狭长眼尾里的y-in鸷之气间,还夹带着淡淡的期望。
  占色动了动了嘴皮,没有马上回答他的话,心尖子上却酸涩得不行。对于十三这个小破孩儿,她像是有点儿丢不开手了,可又不想受姓权的窝囊气。
  想了想,她便问,“要是我不同意呢?”
  一双狐狸眼挑了挑,权少皇声音放得很沉,不过却清晰无比。
  “占小幺,其实结果都一样。不过,你同意了,会好看一点。”
  王八蛋,真特么霸道!他就不能把话说得好听点儿?
  心里烦躁得不行,占色恨恨地想着,越发无奈。更知道丫绝对说的实话。这件事儿两个人耗得也够久了,臭男人却好像真没有动摇过要娶她的念头。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不过她之前真的坚定了信念,死都不嫁给他。可是现在……怀抱里还在抽泣不停的十三,拉着她不放手一直让她不要离开的小十三,真的让她犹豫了。
  可怜的小十三,没有个妈关照着,也着实太让人心酸了。哪怕权少皇给了他锦衣玉食,可对于一个这种年龄的孩子来说,再好的物质条件,都抵不过一个妈来得重要。而且就权少皇那样的工作x_ing质还有x_ing格,就算他对十三不错,也绝对不是个能和儿子腻歪着进行亲情教育的父亲。
  没有正常家庭的孩子,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卫季北家的卫错就是例子,为什么会养成偷窃的毛病,其实就是缺少父母关爱造成的。
  想着,分析着,为小十三难受着,她心里的天平就不停倾斜了起来——
  对于男女间情爱的事儿,占色看得极淡。其实她对男人的要求也不高,只要大家能过得去就行,并不是说她非得找一份蓝色生死恋那样执著的爱情。认真说起来,要不是姓权的太过恶劣,太过霸道,她或许会很爽快的同意。毕竟她一方面欠了他的钱,一方面确实也乐意给十三做个现成妈。
  取与舍,一时难定。
  她抿紧了唇,思考了再三,望向权少皇。
  “一会儿十三睡了,我找你谈谈。”
  睡了,再谈谈?
  权少皇唇角牵成一线,目光如矩地回视她,眸底灼成了火焰。
  “好。”
  大概听出来两个大人之间有了和谈的意向,小十三露珠子似的眼睛眨巴眨巴着,心情就好了起来,抽泣着也不怎么哭了,又腻在占色的怀里撒了会儿娇,就愉快地吃起了东西来。
  这一回,向来只吃荤菜不吃素的小家伙儿,一律来者不拒了,吃了饱饱的一肚子,要不是占色拦着他,晚上不许多吃,不消化,睡不好,他非得一直吃下去不可。因为对于此刻的小十三来说,多吃东西,多多的吃东西,也是听父母话的一种方式。
  在占色的干预下,他摸摸圆圆的小肚皮,先去找玩儿事了。
  十三不在了,占色也不想再吃了,放下了筷子就走,甩给权少皇一句。
  “你洗碗。”
  权少皇皱眉。
  占色抬起下巴,扬了扬左手,“看见没,手痛,伤员。”
  权少皇哭笑不得,“爷又没说不洗,你急个什么劲儿?”
  撇了撇唇,占色瞪他一眼,甩头就去找十三了。心里对于这种仿佛寻常夫妻的对话,她心里稍稍有点儿异样感,说不出来的别扭又奇怪。不过么,那个臭男人竟然会那么愉快的答应洗碗,她还是有些意外。
  行了,也算没有亏。
  毕竟今儿晚上,他又做饭又洗碗还得搞卫生,也算是变相地拾掇了他一回。
  *
  占色过去的时候,权十三正在电脑前,玩着《极品飞车》的游戏。
  小脑袋上戴着一副蓝色的耳麦,随着电脑屏幕上汽车的飘移摆动,十三那颗圆乎乎的小脑袋也在来回地摆动着,小嘴里吼吼个不停,小样子像是特别的开心。
  她又释然了。
  果然,小孩子的心情变幻得特别别,眼泪也是来得快去得快。上一秒还在痛哭流涕,下一秒就可以挂着泪珠子哈哈大笑。
  占色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后,没有出声儿。
  小十三的反应特别灵敏,听到她的脚步声儿时,就知道他额娘进来了。不过他也没有吭声儿,先一个人耍帅地玩了一圈儿,才得瑟的偏过头来,脆生生地问她。
  “额娘,十三玩得怎么样?”
  占色勾起唇角,怜爱地摸着他的小脑袋,“很好,十三真聪明,这么难的游戏都会玩儿。”当然,难不难她并不知道,不过为了给孩子表扬,树立孩子的自信心。
  不料,十三却笑了。
  “哈哈!”
  咧着小嘴巴,他停下了玩游戏的双手,转过头来认真地看了占色一会儿,又像耳机从脑袋上取了下来放好,拉着她双只胳膊,像个小大人一般说得极其认真。
  “额娘,十三会的本事还多着呢。”
  “哟,这么厉害呀。”占色心里想笑,到底是个小孩子,小臭屁。
  看到她微笑着的眼睛,小十三瘪了瘪嘴唇,一下子扑过来抱着她的腰。
  “额娘你放心,以后,十三有了妈,你也就有了儿子。十三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了你的。等十三长大了,要做世界上最强的男人,保护额娘……”
  小小男子汉的表白,让占色想笑之余,心底又酸又纠结得不行。想到刚才答应跟权少皇要好好谈谈的内容,还有一丝惶惑。她觉得,自己像个赌徒,给自己的未来做了一个赌注。结果是输是赢,她不知道。不过,为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她认为值得一赌。
  “额娘……”十三观察着她的表情,又开始了卖爹行为,“你就不要再考虑了,过了这店儿,就没那个村儿了。父皇虽然长得不如十三……但也算得一个帅得让人想撞墙的大帅哥了……”
  “……”占色哭笑不得,“小脑袋里,整天琢磨些啥啊?”
  咧着嘴一乐,权十三挠了挠小脑袋,接着又叹了一口气。
  “可惜我还没有长大……要不然我就可以娶了你……也不用父皇出马了……”
  占色心里笑得不行,使劲儿地拧了拧他的小鼻头,心里的y-in霾完全被这孩子给逗得散了开去,心情一片晴朗,“你个小臭屁孩儿,还真会往自个儿脸上贴金?!”
  “那是呀。额娘,我五叔说了……十三是什么什么的结晶……将来长大了,必定是要迷倒一片片少女的……”
  噗哧!
  一个五叔已经够臭屁了,再加上一个更加臭屁的小十三,占色真心认为,姓权的一家子都有这么拽,那么牛劲儿,那么臭屁,难道真的是遗传基因吗?!
  好笑地抱着十三坐了下来,占色想了想,又忍不住弹一下她的脑门儿。
  “我啊看出来了,咱小十三长大了,肯定是大帅哥一枚。只不过啊,十三可千万别学你那个爹,一不小心长歪了,变成了一个渣。”
  门外,刚洗好了碗做好了卫生过来的权四爷,手指扶在门把上,闻言眉心狠狠跳了跳,没有吭声儿,也没有推门进_去,而是默默地站在那里,透过没有闭严的门缝儿,往里静静地凝视——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