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步步惊婚/军品权色 作者:姒锦(四)

时间:2018-03-02 01:12 标签:
☆、091米 不发疯,怎么成功!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回到锦山墅的时候,占色身上还在发软,几乎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 车停稳,权少皇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姿态狂狷强势,可手下的动作却小心翼翼,似乎怕碰触到了她的伤口。而他的情绪却掩藏得很好,自然
☆、091米 不发疯,怎么成功!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回到锦山墅的时候,占色身上还在发软,几乎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
  车停稳,权少皇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姿态狂狷强势,可手下的动作却小心翼翼,似乎怕碰触到了她的伤口。而他的情绪却掩藏得很好,自然得仿佛刚才发生在汽车上那一幕压根儿就不曾存在过一般。
  占色耷拉着眼皮儿,没有看他,也没有抗拒。
  她抿着唇,除了一双胳膊没有像往常那样勾住他的脖子之外,几乎也与往常没有两样儿。
  上了楼,将她放在主卧的床上,权少皇为她脱去鞋子,盖上被子,才直起身来。
  “休息一下,我让李嫂儿把饭给你端上来。”
  她的脚不方便,看来得做好长时间的卧龙先生了。
  点了点对,占色轻‘嗯’了一声,似同意,似附合,可她的声音里却没有半点儿的感情起伏。
  权少皇眉目冷了冷,动动嘴皮儿,又抿紧了。
  卧室里,往日恩爱的气息还在,可这会儿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见占色久久不语,权少皇眉头拧紧,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占小幺,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也有病。”
  抬起眼皮儿,占色看着他。他嘴唇勾起,接着补充。
  “职业病。”
  占色抽了一下嘴角,将头埋在枕头里,不再说话了。
  静静站在床边看着她,权少皇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知道她的x_ing子,就目前这情况,不管他跟她说什么,她都会用这样的冷漠来对付他。不咸不淡,不轻不重,不表露任何情绪。他心里闹腾得慌,像堵了块儿大石头。
  事实上,他宁愿她用最尖利的语气来骂他,或者干脆举起拳头来打他,也比这样的冷战要好得多。
  静默许久,他躬下腰身,板过她的肩膀。
  “占小幺……”
  女人没有反应,双目紧闭着。
  喟叹一声,权少皇站起身来。
  “那,你休息,我下去了。”
  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儿,权少皇没有再多说,倒了一杯水,转身离开了。
  阖着眼睛,占色在房门关闭的细微声音里,呼吸缓了下来。她的手再次轻抚上了小腹,那里面要命的坠痛感,让她的身体特别不舒服。她知道,肚子胶痛的原因,正是因为汽车上那一场没有准备如同强暴的**。
  她想,她确实需要休息一会儿了。
  排除杂念,大概身体真被折腾得狠了,她胡思乱想一阵,就睡了过去。
  睡着了!
  梦里,还是杂乱不堪。
  脑子晕乎着,她一直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不停与梦里的情景打着交道。直到李嫂儿打开房门来唤她,她才满头是汗的睁开了眼睛。围顾着熟悉的房间,她有一种摸不准时间的感觉。
  “李嫂,几点了?”
  “十点多了,四爷让我不要吵醒你。”李嫂见她醒过来,满脸带笑地将拖盘端到她的床头柜上,又将准备好的饭菜一一报了菜名儿。没得说,全是占色喜欢的食物。拿着瓷碗儿,李嫂替她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扶着她坐起,递了上去。
  “占老师,知道你的脚伤了,我特地给你煲的汤,活血化瘀,对你的脚恢复最有好处了。”
  占色的肚子真有点儿饿了,揉了一下难受的额头,什么也没有问,端着汤就喝了。
  “好喝么?”李婶儿笑眯眯的问。
  好喝么?
  占色觉得好像没吃出味道来。
  不过,她向来对锦山墅的人都温和,笑着点了点头。
  “还好。”
  “那我明儿继续给你煲。”
  李婶儿受到鼓励,心情大好,愉快地像中了大奖一样。
  锦山墅里的人都知道,这位占老师是权四爷的心尖子r_ou_,李婶儿是个聪明人,自然都懂得个中关节,四爷嘱咐她伺候占老师,只要占老师高兴了,四爷才会高兴,拿谁的钱替谁办事儿,她这会儿恨不得把这位姑n_ain_ai供成菩萨。
  占色对吃不太讲究,很快就吃完了饭。李婶儿又殷勤地扶她去卫生间洗澡。
  卫生间里,脱光了衣服,占色才发现,她的膝盖因为下压的姿势太重有好几团乌青。而她的手臂、胸口、腰间,大腿内侧……到处都有男人捏出来的紫红指印。
  他下手,还真是不留情。
  心头苦笑,她脸上漠然一片。
  李婶儿是个过来人,错愕了一下,什么话也没有问,小心翼翼地洗好又替她收拾干净,才去拿了药来替她擦。末了,又替她推拿了一下踝关节,直到她睡下去,她才离开了。
  从离开屋子开始,权少皇一直没有再回屋。
  占色不知道他去了哪儿,觉得心里累,身体又不舒服,也没有想过要去过问。
  倒在床上,她脑子晕眩得厉害,迷迷糊糊又睡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肚子一阵阵的坠痛给弄睡了。
  这感觉……
  她轻‘嘶’着抽气了一下,摸了摸肚子,一阵暖流随即在身下溢了出来。
  好像来事儿了?!
  心里这么想着,她撩开睡衣看了一下。果然,她新换的底裤上,有了来事儿的征兆。
  占色的月事一直不太准,平时她也记不住确切的日子,想想,她觉得好像差不多该日子了,也没有在意。
  不想去使唤别人,她慢腾腾撑着身子爬了起来,自个儿掂着一只脚,去卫生间处理好了才爬上床继续睡。
  梦!
  一睡下去,就是梦!
  梦在半睡半醒之间,好像有点知觉,又好像从梦里醒不过来。
  她浅浅呼吸着,在一个接一个迷离的梦境里,觉得脸上痒酥酥的有人在挠她。
  条件反s_h_è ,她以为是权少皇。
  拂了一下手,她小声呜哝一句,“四哥,别闹。”
  “额娘!”
  小十三半趴在床沿上,冲她做了一个鬼脸儿,又去捻她鼻子。
  “额娘大懒猪,天亮了,快点儿起床了。”
  被小屁孩儿n_ai声n_ai气的吼声一闹,占色心里惊了一下,才算彻底醒转过来。眼睛半闭半睁着,见窗外的阳光已经爬上了窗玻璃,她才知道自个儿又混沌地睡过了一夜。
  她的面前,十三小小的身子正盘坐在旁边,而她刚才脱口喊出来的四哥并不在。
  昨晚的事儿,随即映入脑海,她缓了一口气,笑着伸手揽过十三的身体。
  “今儿没去上学?”
  拧着小眉头,十三咬着嘴唇,满脸不悦,“额娘,你不关心我。”
  “嗯?怎么了?”
  “今儿是周六,你还问我怎么不去上学。”
  周六?
  拍了下脑门儿,从梦里刚走出来的占色,总算将脱节的现实连接上了。
  今天,确实是周六。
  换了往常,她会起床照顾十三吃早餐,然后送他上车。可今儿她的身上不太好,撑了几下,确实有些使不上力气来。又躺了下来,她微笑着与十三唠了一会儿嗑,在孩子期待的目光下,她终究还是撑着身子起床了。
  “行,额娘这就起来陪十三玩儿。”
  大概得了权少皇的话,她这边儿刚起身,李婶儿就笑着进来了。
  占色冲她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由着她收拾好了自己。
  吃过早饭,这会儿才得知她脚扭到了的十三,一张小脸儿上,写满了担忧。
  “额娘,你痛不痛?”
  占色身上不舒服,脸色有些苍白。
  不过,在孩子面前,她不会表现出来,只是笑着摇头。
  “不痛。”
  “都肿了,怎么可能不痛呢?”小屁孩儿仔细地瞧着她的脚,嘴里低低地说着。好像在反问,又像自言自语,“额娘,十三给你呼呼吧?”
  说着小家伙儿就趴下身去,要给她受伤的脚去吹仙气儿。
  占色心里好笑,捞着他的小脑袋就抱了过来,“不用了,额娘不能,很快就好起来了!”
  小十三皱了皱小眉头,想了想又亲热地抱住了她的腰,小脸蛋儿在她手臂上蹭来蹭去。
  “那好吧,额娘,这可是你说的。你一定要快快好起来,然后陪十三玩儿。”
  占色微微一笑,看着十三,心里松快了不少。
  一开始到锦山墅,她不就是为了十三来的么?只要十三还是那个十三,其他的事儿,又有什么关系?安慰着自己,她捋了捋头发,没有再让自己继续昨晚上的坏心情,展颜笑着,不将心底那点儿落寞表现出来。
  “额娘,十三发现你真的好木奉,脚肿成这样都不哭!”小十三眨巴着大眼睛,不吝表扬,咧着嘴想尽了办法的逗她。
  占色知道小家伙儿的心思,抱住他的脑袋瓜就嘬了一口。
  “呵呵,十三真乖!”
  小家伙乐了,逗着她问,“额娘,是十三乖,还是父皇乖?”
  眸色暗了暗,占色失神一秒,随即回过神来,笑着挑眉。
  “你说呢?肯定是十三比较乖啊。”
  撇了撇小嘴巴,小十三老鼠似的吱吱乐着,说话像个小大人似的。
(甜梦文:www.tianmengw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