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步步惊婚/军品权色 作者:姒锦(五)

时间:2018-03-02 01:12 标签:
☆、115米 jian人,都该死!(求票) 事情谈完,铁手离开了。 见权少皇还在那里翻阅着卷宗,占色将碗和勺子收拾进托盘里,噙着笑瞥他。 你今儿晚上准备在书房里过夜? 权少皇撩他一眼,目光再次落在面前的卷宗上面,手指搓揉着眉心,神色似有疲惫。 你先去睡
 
 
☆、115米 jian人,都该死!(求票)
 
    事情谈完,铁手离开了。
 
    见权少皇还在那里翻阅着卷宗,占色将碗和勺子收拾进托盘里,噙着笑瞥他。
 
    “你今儿晚上准备在书房里过夜?”
 
    权少皇撩他一眼,目光再次落在面前的卷宗上面,手指搓揉着眉心,神色似有疲惫。
 
    “你先去睡,我一会来。”
 
    愣了愣,占色又坐了回去,手指搭在他腕上,柔声问:“权世衡这件事很为难?”
 
    权少皇黑眯微眸,拉过她的小手来握了握,棱角分明的五官在灯光下,带着一种若有似无的y-in霾,而他的情绪,有着隐忍的压抑。
 
    “占小幺,这件事情,你不要管。”
 
    占色撇了撇嘴,似笑非笑,“你是我男人,我不管你,谁来管?”
 
    察觉到她轻微的不满,权少皇唇角抿成一张,微微窒了窒,喟叹一声,搂过她温软的身子坐在腿上,又低头在她额上轻啄了一口,才紧搂着她的腰身,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一字一句慢吞吞地说。
 
    “占小幺,我的血海深仇,一定得报。可是,那种桎梏的感受……我不想让我的女人再去感受一遍。让你活得轻松一点儿,不好吗?”
 
    他的声音,有些迷离。
 
    他糟糕的情绪,占色也感受到了。
 
    似乎每一次提到权世衡或者与权世衡有关的事情,他哪怕面上云淡风轻,什么都不表现出来,但心情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波动。
 
    想了想,她将他的头扳了开来,她噙着笑看着他,“可是我想与你分担,刚才不还说咱俩要通力合作么?为什么案件可以,独独与权世衡相关的事儿,就不与我合作了?”
 
    “那不一样。”权少皇搂紧她,将头埋在她颈间,声音沙哑而沉闷,“我不想你受到伤害。”
 
    占色低俯在他的怀里,好笑地问:“权四爷,你这样回避的态度,在心理学上称为心理脆弱。”
 
    “嗯?是吗?!”
 
    “当然。很难想象啊,你权四爷也会有心理脆弱的时候?莫不是曾经的我……?”
 
    权少皇微怔,大手落在她头顶,轻轻摩挲,“脆弱就脆弱吧,我也是人。”
 
    憋着笑劲儿,占色唇角轻扬:“哟喔,原来你也是人啊,我还以为你成神了呢?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什么压力都一个人担,不让老五知道和参与,也不让我知道和参与,我还以为你权四爷刀枪不入了呢?”
 
    拍拍她的头,权少皇勾嘴,“小嘴真利索。占小幺,不管我做什么,你只要相信我就好,能做到吗?”
 
    眉头一蹙,占色琢磨着他话里的意思。
 
    他到底准备做什么事呢?与权世衡入选贸易代表并且访华有关么?
 
    昂着头,她看着他。
 
    此时,灯光氤氲,他面色浓郁而坚定。
 
    微乱的心神,顿时大定。
 
    她笑着点了点头,与他静静坐着,一起翻阅面前的卷宗。
 
    良久,在打了一个呵欠之后,占色突然想到章中凯工作的事情来。顾东川的提醒得对,要帮章中凯,还只得找权少皇。在今天之前,她已经将那天晚上遇见过章中凯的事情都给权少皇报备过了。而后续治疗的问题,在她与章中凯勾通之后,他依旧还是拒绝她的帮助。并且上次捐资给他的钱,已经足够治疗了。
 
    巴巴地望着男人冷硬的下巴,找人帮忙的事儿,占色说出来,声音极弱。
 
    “四哥,有件事儿我想麻烦你。”
 
    低头看着她,权少皇语气极柔,“嗯?”
 
    “咳,那什么,就是我师兄工作上的事情……他那个人吧,特别固执,也不太想麻烦我们。但是你知道的,他没有什么亲人,他出的那件意外,本来也是为了帮我。他出了这件事,我要袖手旁观,实在说不过去……”
 
    在她斟词酌语的话里,权少皇的双眼,慢慢地眯了起来。
 
    “……四哥,你看,有没有可能让他恢复岗位?”占色说完,目露期待。
 
    权少皇手臂紧着她,声音微沉,“占小幺,你就这么关心他?”
 
    吃醋了?!
 
    占色忍不住乐了。
 
    眉梢一挑,她凑上去,轻啃了一口他的下巴,软声说:“小气鬼!”
 
    小气么?当然不仅仅只是小气。
 
    狭长的双眸微阖一下,权少皇嘴角紧成了冷硬的一线。
 
    在占色审视的眼神里,不过转眸,他又恢复了一贯的邪佞之气,轻谩的捏住她的下巴,“小狐狸长尖牙了?敢骂爷?看老子咋收拾你!”
 
    “爷,敢问你,准备怎么收拾?”占色眸底如雾,一双乌黑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她。
 
    盯着她的小脸,权少皇眸色更加郁沉。
 
    傻妞!
 
    他知道,占色听懂了他的暗示。然而,在夫妻之事上,她大多数时候都理x_ing而保守,很少会这么明知他在挑逗她,还故意娇憨的、乖巧的、风情地来讨好他。看着这样子的女人,他实在不忍心告诉他章中凯有嫌疑……
 
    甚至,也不忍心拂了她的意。
 
    眸色沉沉地瞟着她片刻。
 
    权少皇捏在她腰上的大手,越来越紧,不自觉就爬到了她的胸前,恶劣地捏了一下,一张完美得无可挑剔的俊脸上,带着撒旦般的邪气,狭长的双目里,很快就染上了一层暧昧的颜色。喉结上下滑动间,他偏头过去,在她软软的耳窝里呵了口气儿,嗓子沙哑而x_ing感。
 
    “占小幺,答应了你,你怎么报答爷?”
 
    占色抿唇而笑,佯装没有听懂,一双手挂在他脖子上,乖巧地把脸贴上了他的面颊。
 
    “你说怎么报答啊?四爷!”
 
    她的声音,媚娇入骨。
 
    似水,似绸,让男人锐眸里的火焰,顿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可惜……竟然是为了章中凯那个混蛋。
 
    权少皇喉咙梗了梗,他强压下胸间涌动的情绪,大手绕过她的腋窝下,将桌面上摆放的几卷卷宗挪到了旁边,然后将她置于膝上,慢条斯理地解开自个的钮扣,将衬衣脱了下来垫铺在书桌上,光着精壮的上身,噙着笑将她拦腰一抱,径直放在了铺开的衬衣上头。
 
    “乖儿……”
 
    占色眯眸,昂头,看着他。
 
    这样的角度,男人背光的黑眸更为深幽。眸底两簇熊熊的火光,宛如烈焰般炙热而娇娆。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表情邪肆优雅,轻扬的唇角带着一贯的促狭。老实说,权少皇真是一个好看的男人,而他似笑非笑的样子,照样儿也欠抽。
 
    目光迷离片刻,她才反应过来。
 
    “四哥你……要在这里?”
 
    “这里不好?”低头,盯着她,男人的呼吸逐渐加重了。
 
    噙着笑,占色得意地与他对视着,心跳不断加速,身体弯弓似的曲着,双手依旧吊在他脖子上。
(甜梦文:www.tianmengw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