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步步惊婚/军品权色 作者:姒锦(六)

时间:2018-03-02 01:11 标签:
☆、141米 为什么要闯红灯 占色偏头,就看见了他。 一身笔挺正气的军装,他斜靠在ONE77弧线优美的车身上,嘴唇紧抿着,春色融融的脸上,一抹似笑非笑的情绪在阳光下飞舞,俊朗的脸上一副求搭理的可怜样子。 最为离谱的是,他的手里,捧了一大束火红火红的玫
 
 
☆、141米 为什么要闯红灯
 
  占色偏头,就看见了他。
  一身笔挺正气的军装,他斜靠在ONE—77弧线优美的车身上,嘴唇紧抿着,春色融融的脸上,一抹似笑非笑的情绪在阳光下飞舞,俊朗的脸上一副‘求搭理’的可怜样子。
  最为离谱的是,他的手里,捧了一大束火红火红的玫瑰花,嫣红的花瓣中,充斥着白色的满天星,流淌着丝丝敲打心脏的韵味儿……
  没错,就是玫瑰。
  两个人认识了这么久,在她的印象中,除了结婚那天的依兰,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给她送过花。
  可,他这是要搞哪样?
  昨天晚上,他俩不都已经说清楚了么?
  蹲在那里,占色脸上情绪明灭不定。
  而苦巴巴赶过来的权四爷,一脸自在得好像两个人之间那点儿矛盾和问题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完全像极了一个来接老婆归家的男人,老实得不得了。
  然而,他身上的军装,手上的玫瑰花,还有不带半点煞气的迷人笑容,在没有迷倒占色之前,已经把从此地路过的中政女生们给迷倒了一大片。
  好几个女生明明已经过去了,一调头,又从边儿上再走了一次。就为了再近距离地看一次这个不知道打哪儿来的男人。在她们眼里,这不仅仅是一个活生生的钻石男人,最为关键的是,他这么浪漫多情,体贴老婆,太难得了。
  为了不引起围观,占色迟疑了几秒,才说,“你怎么来了?”
  她没有问他为什么会知道她在这里,因为她知道,依了权四爷的本事,要与她的去向适时同步都完全不是问题,更何况知道地点。
  目光烁烁盯她,权少皇说得很轻松,“来接你。”
  蹙了一下眉头,占色松开了十三的小身子,就准备站起身来。
  不料,人还未起,脑子突地一阵晕眩,胸间气血一涌,眼前就冒出了金光……
  刚才她蹲的时间太长了,怀孕的女人又极容易贫血,再加上这些天来她神思不定,气血亏损,身体自然更是虚了那么几分。只见她人还没有站稳身体,脸上‘唰’地一白,脚步趔趄一下,身本就往下倒。
  “呀……”艾伦在她几步外,尖叫一声,伸手就要来扶。
  “额娘……”小十三身子小,也要去搂她。
  离她位置较近的章中凯。见状也惊了一下,下意识地伸出手来,双脚微微一动……
  “色色……”
  耳朵里‘嗡嗡’作响,占色这几秒之间喉头腥甜,气血全部堵在了胸口,只觉眼前天旋地转,就被一支胳膊给撑住了。一秒后,她整个人落在了一个刚硬的怀抱里。那是她熟悉的味道,除了他独有的男人味儿和淡淡的烟Cao之外,还有一种清冽好闻的香气。在此时的她闻来,心头竟莫名地安定了不少。
  无力地靠在他身上,大口喘了几下气,她心里才舒服了许多。
  同时,也有些讶然……
  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其实离她的距离最远,可他竟会在几乎刹那就冲了过来,这是什么样儿的爆发力?不仅抢在了艾伦和章中凯的面前接住她,还把小十三给挤到边儿上去了。
  她的心脏突突直跳着。
  不是因为被他抱着紧张,而是刚才差点儿晕厥的心慌。
  呼吸慢慢平稳了,他的头顶上,传来了男人低沉中夹着担忧的声音。
  “看你,我不在身边儿,多危险呀。”
  “……”
  占色没有吭声儿。
  在他的身边儿更危险好吧?
  心绪不宁的她,心里腹诽着。不过长久养成的习惯没有改变,她不愿意在外面的面前拂了他的面子,更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去争执什么。缓过了那股子劲儿,她站直了身体来,捂了一下犹自如雷鼓一般跳动的心窝儿,回眸望了他一眼。
  “谢谢。”
  谢谢?
  权少皇错愕了一下,很快放松了她的身体,一只手松松地揽在她的腰上,笑容暧昧地说,“一家人,你这么客气做什么?”
  这个男人……
  结婚证都不作数了,哪里还是什么一家人?
  而且,昨天晚上两个人分明说好的,而他也答应得好好的,今天起来为什么就又这样儿了?!
  不知道他怎么考虑的,不过,占色也算知道他的脾x_ing,经常干说话不算数的事儿,也就懒得再与他在这儿理论了,待晕眩感慢慢过去,她叹了一口气,朝担忧看她的章中凯微微一笑。
  “师兄,我没事了,你先回吧。”
  她脸上温柔的笑容,瞧得权四爷满脸不悦,却不好发作。而章中凯则不放心地蹙起了眉头来,关切地建议,“色色,你的脸色很不好,要不要先去找校医看看再走?”
  占色心里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微笑着摇了摇头,正准备说话,她旁边的男人却冷冷地替她说了。
  “不用了。”
  接着,权少皇紧了一下占色的腰,在章中凯微变的目光注视下,他刚才还带着笑的俊脸几乎转瞬间就变得冷峻深沉,一双y-in鸷冷漠的眸子里,带着一抹寒霜似的冰冷,嘴上却凉凉地补充。
  “你还是多cao心你自己的身体吧。”
  男人不太客气的语气,让占色皱了皱眉头。
  他对章中凯,就没有半点儿歉疚吗?
  对于这个被他毁了一辈子的人,他怎么还是可以这样盛气凌人的说话,永远带着一种上位者对待底层人的高高在上姿态,一双冷漠的眼睛里,全是俯视的角度。
  难堪地抿了一下唇,她的眸底流露出一抹怒气来。
  然而,不等她说话,章中凯的脸色已经恢复了自然,一双温柔似水的眼睛瞄了她一眼,带着苦涩阻止了她的抱不平,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权少皇的敌意一样,轻松地笑着说,“权先生说得对,色色,那你多注意休息,我先走了。”
  他的退让与落寞,让占色心里的内疚更甚。
  可是,张了张口,有些道歉的话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来了。眼看章中凯双手搭着轮椅转身,喉咙里仿若被人塞了一团棉花,哽咽了一下,才艰难又尴尬地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师兄,他不要误会。他的意思是你的身体更要紧,不要再为我cao心了。”
  章中凯脸上的疤痕颤了一下,笑了。
  “呵呵,我了解。色色,空了来玩,多注意休息。”
  “嗯。你当心着点儿……”
  占色冲他挥手,然后浅浅叹息。
  权四爷眸色深深,唇角微微往上翘了翘。
  她刚才那一句话,虽然明显是为了安慰章中凯才说的。可是,那话里为他做解释的语气,带了耳朵的人都能听得出来,明显她是把他才当自家人来看的。说到底,她对章中凯有愧,却是把他当成外人的。而他虽然让她伤心了,可他却是她的自己人。
  这么安慰着自个儿,他心下暗爽,也不再与她计较。赶紧上来搂了她的腰,冲十三使了一个眼神儿,就手慌脚乱地扶住她。
  “走了走了,你小心点着走,我扶你上车去,回头让冷血看看。”
  见章中凯远去了,旁边也没有什么人再围观了,占色收敛起了笑容来,冷冷地盯住她亲热搭在腰间的手,压着嗓子低喝。
  “放手!”
  权四爷奇怪地挑眉,“为什么要放手?”
  敢情丫还在装蒜呢?
  心下烦躁了一下,占色没有心思与他开玩笑,眉头都竖了起来。
  “你放不放?”
  男人看着她,摇头,扬着唇笑:“不放!”
  占色目光深了深,凝视了他好久,才语气不善地淡淡说:“权少皇,昨天晚上咱俩怎么说的。你都忘了?”
  看着她眸底那一丝冷色,权四爷好不容易才扯出一丝笑容来。
  “你说的话,我哪儿敢忘啊?”
  “既然这样儿,你还来找我做什么?”男人火热的掌心就贴在腰上,占色心里愈发恼火,可别扭地挣扎了一下,她又不想在儿子面前表现得太过,只能不住提醒他要信守承诺,“你不是同意给我时间考虑的么,你能不能不要这样?”
  收到老爸的眼神儿,十三冲过去抱住了她的腿。
  “额娘,十三好想你,你跟十三回去好吗?”
  “十三……”占色摸着他的脑袋,有些无力。
  小十三吸了吸鼻子,语气酸涩得让人不忍,“额娘,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Cao……十三好不容易才找回了妈妈,真的不想再失去妈妈了,这几天你不在,十三吃不好,睡不好,冷血叔叔说,我……再这样下去,就得儿童忧郁症了……”
  儿童忧郁症?
  占色唇角抽搐一下,低头看着小家伙儿。
  只见他有模有样地揉着自己的额头,苦巴巴地撇嘴。
  “额娘,十三好忧郁啊,忧郁得好像害了相思病一样……”
  眉头跳了跳,占色差点儿撇不住笑了,“还相思病呢?这么严重。”
  “还有更严重的呢……额娘,你就依了我吧?”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