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恋恋情深 by 艾言溪

时间:2017-03-30 19:38 标签:
恋恋情深 by 艾言溪

内容简介

  作为一个单身父亲,展洛最大的希望就是和儿子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是过去的一切总是不时出现在他的面前。五年来,他以为已经忘掉的过去,再一次鲜明的呈现在他的眼前……先是端木易,以负荆请罪的姿态请求他的原谅,却一再对展洛的‘我不在这句话置若罔闻。

  然后是顾铮,已经说好要忘记他了,但是看到因为金融危机而破产的他变得辉煌不再,强装的冷漠也渐渐的融化在他日复一日的温柔攻势中。另一边,他还要绞尽脑汁隐瞒儿子的身世,但是儿子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出了车祸!一桩他今生最大的秘密即将浮出水面,这个时候,展洛却只想逃走……

  第一章

  在外面辛苦工作了一天,展洛推开家里的门,惊愕的发现家里一片狼藉,很像是失窃现场……

  “小尘!”连鞋子都忘了脱,展洛急忙跑向卧室,“小尘,你在哪里?”今天是周六,儿子没有去学校……家里这样了,小尘会不会出事了?

  心急如焚的推开卧室的门,看到儿子平静的睡在床上,展洛一颗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无力地瘫倒在床上,展洛伸手拉开外套的拉链。卧室也是同样的狼藉,抽屉、衣柜都被翻乱了,连书桌上的东西都是一团糟!看了眼睡得脸红红的儿子,展洛很有一把拽起他的冲动!“臭小子,到底是在找什么东西?至于把家里弄得这么乱吗?”不敢真的把儿子吵醒,展洛还是轻轻地拍了下儿子的小屁股泄恨!

  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缓过气,展洛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用电饭煲煮好饭,然后开始着手收拾起儿子留下的残局。想到才刚满四岁的儿子,展洛真是又幸福又气恼。他是个单身父亲,当医生的妻子两年前去世,他和儿子两个人相依为命,虽然生活过得比较拮据,但是儿子的存在还是让展洛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平时不管在工作中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只要想到家里可爱的儿子,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但是随着儿子一天天长大,展洛越来越头疼,也不知道到底是继承了谁的性子,小尘变得越来越鬼灵精怪,平时在幼儿园的时候有老师和其他同学陪着玩,回到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翻箱倒柜的乱找东西。而且每次把东西弄乱之后,又没有及时恢复,最后收拾残局的一定是自己。

  其实相对于其他的同龄孩子,小尘已经很懂事了,才四岁,就已经知道吧冰箱里的熟食放在微波里面加热,这也是他放心把小尘一个人放在家里的原因,另外,他是真的没有那个经济能力再请一个保姆了。他的学历不高,又没有背景,很难找到那种高薪而且轻松的工作,只能在那种私人的工厂里做事。也幸好,他还懂一点电脑,才能做一些相对来说算是比较轻松的文员工作。工资不高,但由于现在住的公寓是岳丈买来送给妻子的,妻子去世后,房子就到了小尘的名下,所以他可以不用像很多其他年轻人一样还必须供房。

  “爸爸,你回来了?”也许是吸尘器的声音吵醒了小尘,展洛抬头看到儿子擦着眼睛从卧室里走出来,看到依然没有恢复原状的客厅,小家伙的脸顿时有些不自然,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本来想把东西都收好的,可是、可是我困了,就……”

  “知道了,爸爸没有怪你!”看到儿子一脸歉疚和不安,展洛有些好笑,每次都是这样的理由,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饭做好了,放在厨房的桌上,快去吃吧!”看着儿子兴高采烈的跑进厨房,展洛没辙地低头继续自己的清理工作,小馋鬼对吃的东西最没有免疫力,他这个时候应该恨不得栽在厨房一辈子不出来了吧?

  督促完儿子做好作业,展洛洗完澡,回到床上的时候,发现儿子没有像以往一样呼呼大睡,反而睁着褐色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看来,今天下午睡得比较充足,现在小家伙正是能量充沛的时候呢!

  “怎么了,小尘睡不着吗?”展洛边把被子盖在儿子身上,自己掀起被子的一角躺下去,把儿子搂进怀里,脸上满是父爱的微笑。

  “嗯。”小尘乖乖的点头,“爸爸累不累?我帮你按摩好不好?”话刚说完,小小胖胖的手已经爬上了展洛的手臂,短短的手指在展洛略显瘦削的手臂上捏来捏去,还煞有其事的问展洛舒不舒服。

  展洛哭笑不得的拉住儿子的手,“你这么小?哪知道什么按摩?”搔痒一样完全没有力道,哪里能达到消除疲劳的效果?但是看到儿子不满的眼神,展洛还是乖乖地放开了手,怎么说这也是儿子的一番好意,他可不能打击他幼小的心灵。

  “爸爸,你会给我找新妈妈吗?”

  “什么?”原本还在安心的享受儿子热忱的‘服务’,听到这个突兀的问题,展洛吃惊不小,“小尘为什么会这么问?”小尘觉得孤单吗?也难怪,这么小的孩子,总会需要母爱的吧?是自己疏忽了,以为只要自己多用心,能让儿子心中的失落感没有那么强烈。“小尘想要妈妈吗?”

  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就连岳父也好几次提到不反对自己续弦,但是妻子去世的两年间,他是真的没有想过要再接纳其他的人。但是,小尘是怎么想的呢?他会不会羡慕其他有妈妈的孩子?不是说,‘有妈的孩子是宝,没妈的孩子吃草’吗?“小尘想要新妈妈吗?”展洛问得小心翼翼,生怕触到孩子的伤口。

  出乎展洛的意料,小尘摇了摇头,“小尘只要爸爸就好了。”顿了会儿,他又说,“小磊的爸爸给他找了个新妈妈,可是听说他的新妈妈对他不好,小磊已经三天没有笑了!”

  展洛一听,心里一阵发酸,原来他是害怕后妈对他不好,“小尘乖,爸爸不会找新妈妈,就算找,也要找对小尘好的!”的确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对别人的孩子视如己出,但是展洛明白,如果是牺牲小尘的幸福,他宁愿一辈子单身。

  得到父亲肯定的答案,小尘吊起几天的心终于安稳了,他就知道,爸爸最爱他了,是不会让‘恶妈妈’虐待自己的!握着挂在脖子上的戒指,小尘一阵安心,这是今天从爸爸的小抽屉里翻出来的,爸爸把它收的很好,这一定是妈妈的东西,所以爸爸才会这么珍惜它!他还翻出了一根小小的项链,他把戒指穿在项链里,然后挂在脖子上。他看到电视里很多人都是这么做的!

  第二天早上,在闹钟的召唤下,展洛像往常一样起床,做完早餐,再把儿子叫起来吃早餐,准备上学。把儿子送上幼儿园的校车上的时候,展洛隐约在儿子的脖子上发现了一个眼熟的东西,但是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口,车子已经开出去了,司机要绕到其他的街道去接其他的小朋友了。展洛只好把问题压下来,等今天下午回家再问问儿子项链的事!

  回楼上换好衣服,展洛也赶往工厂上班。最近厂里接了一个比较大的单子,客户那边的要求都已经传真过来了,他要把所有的资料都汇总,然后把相关的资料打印好发到车间去,车间的工人根据衣服的款式和面料要进行生产。没错,展洛在一家中型的制衣厂上班,算是坐办公室吧,但是工作也很烦躁,这次的大单子,已经让他忙得有点焦头烂额了。

  办公室的打印机有些旧了,经常会出问题,打印出来的文件老是出错,展洛已经跟老板反映过几次了,但是老板每次都以还能用为由给驳回了。看着再次出错的机器,展洛很想操起办公桌上的锤子给它一锤,但是深思熟虑之后,他放弃了这个冲动的想法,这机子再烂,好歹也要几千块钱,砸坏了,自己可赔不起。

  不得已,展洛只好起身去材料室找人帮忙,一踏进仓库里,正好看到自己要找的人坐在门边清货。“文大哥,办公室的那个大家伙又出问题了,能不能麻烦你去看看?”展洛的语气很无奈,人家文大哥也不是专业人员,只是恰好人家有钻研精神,倒弄几下还真能弄好,每次办公室有什么设备出了问题,展洛总是最先想到他。

  “哎,好,你等我一下,我把这次的包装袋给清点一下。”展洛口中的文大哥憨憨的点头应允,示意展洛在前面的木凳上坐下,自己又专心去点货了。等文正点完货,展洛就随着他回自己的办公室,这次的问题可能有点复杂,文大哥鼓捣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看着重新吐出文件的打印机,展洛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现在打印的这几份资料可是今天下午就要用的,可不能耽误了。

  “文大哥,真是谢谢你,下次我请你吃饭!”老是麻烦人家,展洛觉得很过意不去,想着下次等两个人都有空的时候请他吃顿饭,也好谢谢他这段时间的帮忙。

  文正已经三十三岁了,长得人高马大的,但是性格却出奇的温和,厂里的人都爱和他交往,因为他不爱耍心机。“呵呵,不用了,也不是多大的事儿,是这机子太旧了,早该换了!”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对于展洛的邀约显得很不好意思。

  “是啊,老板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淘汰了旧的设备才能为厂子里带来更好的效益嘛,他应该明白的啊!”展洛平时是不会抱怨的,但是因为站在眼前的人是文大哥,他知道他不会把自己的话传出去,因而也很放心的向他吐苦水,“每次一到关键的时刻,这东西就卡壳,也幸好至今还没出过什么大漏子。”

  说了几句话,展洛送文正出办公室,正好在门口看到了老板。每次看到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老板,展洛都有种怪异的感觉,这个男人静的跟狐狸似的,总感觉他看着每个人的眼光都充满了算计。

  “哟,仓库没事儿做,你跑到这里来闲磕牙聊天?”老板看到从办公室里出来的两个人,也是一愣,目光瞥到站在一边的大个子,脸上一冷。

  展洛生怕老板误会文大哥偷懒,连忙解释道,“老板,是办公室的打印机又出问题了,我叫文大哥来帮忙修一修!”没注意到老板的脸色因为自己那一句‘文大哥’变得更加不郁,展洛此时只想早点解释清楚。可别害了人家文大哥啊,他可是好心地帮助自己呢!

  “哼,他倒是什么都能做,什么时候到我家去看看啊,我家的下水道已经堵了几天了!”老板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掉。展洛百思不得其解老板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抬头看到文正,他有种错觉,这个皮肤黝黑的大个子此时在脸红,当然他是看不出来啦!

  看到展洛歉疚的眼神,文正不在意的摇摇手,“没事啦,反正我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看着文正高大的背影,展洛更加不解,文大哥所谓的‘习惯’是习惯被抓包?还是习惯被老板欺负?算了,别人的事自己还是少管吧,知道文正不会因为自己的关系受到牵连,展洛很安心。

  第二章

  闹钟竟然罢工了!匆匆忙忙的把儿子从被窝里拖起来,已经没有时间做早餐了,展洛吩咐儿子赶紧洗漱,他自己也加快了换衣服的动作。终于在最后一分钟赶上了校车,展洛松了口气,小尘上学总算没有迟到了!但是他还没有吃早餐,虽然他给了小尘10块钱,但是不知道他会不会自己去买东西吃。等下还是跟老板请一下假,给小尘送点东西吃吧,顺便去买个新闹钟。

  想好后,展洛安心地坐上了往工厂的公交车。到了工厂,跟老板报备了下情况,展洛又急匆匆的赶往小尘的幼儿园,在学校外面的蛋糕店买了小尘最爱吃的水果蛋糕,当然没没有忘记在旁边小店买了个闹钟。是时下小孩子最喜欢的喜羊羊形状的,展洛相信儿子一定会喜欢的。

  通过老师找到了儿子,果然小尘没有自己去买东西吃,想到儿子饿了一节课,展洛就有些心疼。这个时候,孩子正是在长身体的时候,可是半点都不能饿的啊!耐心的等小尘吃完东西,又叮嘱他要好好学习,展洛才又马不停蹄的赶回工厂。

  小尘享受完迟到的早餐,又用爸爸给的钱买了一瓶酸奶,回到教室的时候,竟然听到老师说上午的课改成音乐课了,说是有人要来检查。小尘小小的脑袋实在很不解,有人要来检查为什么就要唱歌,但是他很乐意做这种变动,因为他最喜欢音乐老师了!

  上课铃一响,所有的小朋友都端端正正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随着音乐老师弹奏的钢琴曲,小朋友们起立向老师敬礼,等老师弹奏出坐下的音符才乖乖的坐下。

  这次来检查的其实是幼儿园的背后老板,听说支持这家幼儿园的公司高层有意要停掉幼儿园的经营,因为相对于其他的项目来说,幼儿园的利润显得不是那么可观。但是也有人反对,认为办学这种事情看得是效果,并不能完全金钱化,所以高层内部才会临时决定来这次突击检查,看幼儿园的办学效果到底如何,以作出最后的决定。

  陪在旁边的园长和老师们都很紧张,音乐老师是全园最受孩子喜爱的老师,希望她跟孩子之间的互动,能够打动那些唯利是图的商人们。老师们的紧张并没有影响到孩子们,他们依旧和平常一样,对着他们喜欢的音乐老师,他们变得特别活跃!这次老师教的是一首很活泼欢快的儿歌,一听完钢琴弹奏出来的旋律就都像炸开了锅一样的举起小手,“老师,好好听,我们要学!”

  音乐老师安抚地对着孩子们一笑,开始一句一句教起孩子们来。孩子们扯着嗓子跟在老师后面唱,特殊的童音还带着奶声奶气,虽然音不是那么准,但也让一些长期在商业圈打滚的成人们受到了不小的震动。孩子们可爱的容颜,让他们觉得自己对金钱的考量变得很世俗,一颗颗坚固的心不知不觉被孩子们天真纯真的心给打动。

  就在老师们长松了一口气的,以为暂时保住工作的时候,教室竟然发生了一个不小的意外,后面有两个孩子竟然打起来了!要是平常也就算了,正好摊在这个时候,别说是音乐老师,就是校长,也是瞠目结舌,忘了怎么反应。

  最后回过神来的还是音乐老师,她急忙从钢琴旁边站起来,拉住已经拉扯在一起的两个孩子,“小尘、维维,快松手,不要打架!”她实在很头疼,维维就算了,平时就比较爱捣蛋,但是小尘一向很乖的,这次为什么会那么冲动?

  毕竟是两个孩子,力气没有多大,音乐老师很轻松地就拉开了他们,旁观的大人们都有些傻眼,才这会儿功夫竟然已经搞到见血!其中一个个头稍小的孩子脸上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印子,在小小嫩嫩的脸上看起来特别刺目。而也正是因为他们的惊呼,成功的引起了一个一直低着头不感兴趣的男人的注意力。

  “天哪……”看到那张熟悉到不行的脸,端木易惊呼出声,“那是……”虽然跟记忆中的脸完全一样的脸,只是小了好几号。此刻那张小脸的主人正一脸倔强的看着另一个孩子,眼里的坚毅让他有了超乎年龄的气势。

  “虽然是我先动手的,但是我不会道歉!”小尘气呼呼的瞪着正在哭鼻子的维维,哼,现在知道哭了,刚才他明明已经警告过他,不准拉他脖子上的项链。可是他一点都不听!不止使劲揪着项链上的戒指不放,还嘲笑说自己竟然戴女生的东西!

  小尘的理直气壮,实在让在场的大人都很傻眼,明明都是同一个年龄的孩子,一个表现出绝对的独立性,而另一个竟然已经开始嚎啕大哭。在大人的眼里,维维的表现可能会有些没用,但是毕竟他还是个孩子,胆怯的心理还是有的。

  最后,虽然很难堪,音乐老师还是在有一大票人旁观的前情况下问出了事情发生的始末。大人们惊异于事情的发端竟然是由于一根项链,但是当事人的小尘显然不这么觉得。

  “他说这个戒指是我偷的!可是这明明是爸爸的东西!”小尘不服气的紧紧拽着手里的戒指,那个小小的圈圈,此刻可是关系到他的尊严!

  戒指?端木易大步一迈,三两步就走到了小尘的面前,“我、可以看看你的戒指吗?”印象中,那个人的手上曾经戴了一枚样式简单的戒指。虽然简单,但却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因为那是专门定做的!

  展洛从工厂下班回家,推开家里的门,看到儿子无精打采的坐在沙发上,很是吃惊,“小尘,怎么了,怎么没看电视?”以往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不都是打开电视吗?今天是怎么了?

  小尘低着头没有回答,展洛叹了口气,主动走到儿子身边坐下,最近他叹气的次数直线上升,以这个速度看来,不用多久自己就该迈入老年人的行列了。“小尘?”走到近处,才发现儿子一直低着头是在掩饰脸上的伤!“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虽然看的出来伤口已经经过处理了,但是红红的印子还是很明显。第一次在儿子脸上看到打架后的证据,展洛有些冒火。“小尘,爸爸不是告诉过你吗?在学校要跟同学好好相处,你怎么不听?”超乎寻常的严厉的语气,让小尘的肩膀有些瑟缩,抬起头欲言又止,看到父亲阴沉的脸色,他又重新低下了头。

  好吧,说实话,看到儿子像走失的小狗的模样,展洛又心软了。但是想到现在已经是孩子性格养成的时候,这种逞凶斗狠的恶习一定要制止。“小尘,抬起头来,告诉爸爸,你为什么要打架?”虽然小孩子做事常常不按常理出牌,但是展洛还是相信自己家的儿子不会无缘无故和别人打架,一定是有什么理由!

  小尘低着头,支支吾吾的把今天在幼儿园发生的事告诉展洛,但是他隐瞒了其中有一个叔叔送他回家的事实。展洛听完有点错愕,“你,什么时候把戒指翻出来的?”那枚戒指被他放在抽屉的最里层,已经好几年没有拿出来过了,小尘是从哪里拿到的?是那天?难怪小尘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

  “我、我本来是想找妈妈的照片的,可是,不小心就……翻出来了!”小尘有些不安的低着头,不知道爸爸会怎么责怪自己,虽然他只有四岁,但是今天在学校的时候已经有老师告诉他了,戒指和项链很贵的,他一个小孩子戴在身上是不对的!

  看着儿子有些不情愿的把项链从脖子上取下来,大大的眼睛里满是不舍,展洛的火气已经下去了。从小尘手里接过对他有些过长的项链,他没有收进抽屉,而是重新戴回儿子的脖子上。算了,项链是和妻子结婚的时候买的,后来妻子去世了,也没舍得处理,留给小尘也不错。至于戒指……自己是再也不会戴了,小尘喜欢就给他了,至少,那个人也是小尘的……

  展洛温柔的抚摸着小尘的头发,看到小家伙睁着大眼睛疑惑的看着自己,他刮了下小家伙的鼻子,“记得了,可千万不能丢了!”小尘兴奋的大叫,“是!”然后,宝贝地捂着戒指呵呵傻笑。他还以为爸爸一定会生气的,没想到爸爸不但不生气,还把戒指和项链送给了自己!“爸爸,我最爱你了!”巴在展洛的脖子上,小尘不住地向爸爸发送‘糖衣炮弹’。

  第三章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展洛总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送小尘上学的时候,自己下班回家的时候,总感觉不远处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好几次假装不经意的看看四周,又完全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他不得不暗笑自己多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几天看了一部谍战片,搞得自己也有点疑神疑鬼了!自己平头小老百姓一个,又没钱又没势,人家没事干嘛监视自己?

  “爸爸,你怎么了?”小尘手里抱着一个好大的纸盒,那是他特意像小商店的叔叔要的,他想要在家里做个漂亮的垃圾桶。纸盒有点大,他抱着有些吃力,可是爸爸突然停在巷口不动了,害他抱着好累哦!

  “哦,没事。”再次自嘲了一番,展洛一手提着从超市买好的蔬菜,一手帮儿子扶着纸盒,往楼道走去。

  看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上了楼梯,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外,端木易才从对面的巷口走出来。抬头看了看五楼的方向,他猜那对父子应该已经站在自家的门外,准备开门进去了吧。

  他承认自己没用,明明已经确定了那个人就住在这里,他还是没有勇气去面对他,他甚至连让那个人知道自己就在附近的勇气都没有!他在害怕,他害怕那个人在见到他后,会用仇视的眼光看着自己,他更怕那个人因为不想见到自己而再一次消失!

  五年了,他为那件事情整整后悔了五年,沉重的罪恶感常常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总是梦到展洛掐着自己的脖子找自己报仇,醒来后发现只是一个梦,心情却更加沉重。他不是一个善于开导自己的人,身边的人也告诉他要他释怀,可是曾经对展洛做过的事情,除非得到他的亲口原谅,否则,端木易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安心。

  前几天偶然遇到了那个跟展洛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他在震惊的同时也暗自感谢上天,五年后,终于让他得到了展洛的线索。虽然,那个叫小尘的孩子跟展洛长得一模一样,可是端木易一直不相信那竟会是展洛的孩子,毕竟展洛他是……但是,刚刚亲耳听到小尘叫展洛爸爸,端木易知道自己自欺欺人的想法是怎么也不能说服自己了。

  不敢出现在展洛的面前,端木易只能暗暗在一旁注视着他们。看着展洛比之前明显开朗的神色和不再畏缩的眼神,他知道,展洛离开的五年里,过得比他们想象得要好。他倒是真的没有想过展洛会成家生子,不知道他爱上的那个女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应该是个很温柔善良的人吧?展洛自己就是这样的人。知道展洛过得很好,端木易很安心,至少心里的罪恶感不是那么的深了。

  还是不要打扰他们的生活吧?展洛不会乐意见到自己的。自己再在一边看看就好,说不定还能暗中帮到他们也不一定。

  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席卷了几乎整个世界,很多人在错愕间看着一家家工厂倒闭,数以万计的人在一夕间失去工作。不计其数的农民工背着行囊跨上了返乡列车,还有很多人则在风暴中观察着后续的发展,期望会在突然间出现奇迹。但是风暴席卷的范围越来越大,当很多世界巨头都面临着破产倒闭的危险,很多翘头期盼人只能带着失望灰溜溜的另找出路。

  沿海很多外向型的工厂都萎缩甚至倒闭,倒是一些传统工厂,因为主要面向国内,反而勉强还能度日,展洛上班的工厂正好就是一家这样的企业。因为老板一开始就没有想要做大的念头,所以市场一直定位在国内,中国庞大的市场,暂时保住了他们的工厂。虽然效益当然比不上经济繁荣的时期,但是至少还不回面临着裁员减员的危机。

  展洛在知道这种情况后松了口气,他还没有要换工作的打算,这里虽然工资不是特别高,但是这里对他想要安安稳稳过生活的愿望还是能够满足的。知道自己不用向其他人一样每天周旋于各个招聘市场,展洛感觉工作的兴致都高昂了很多。

  厂里其他员工也对这种情况很满意,就连一向有些木讷的文正也每天笑口颜开,为着自己不用为了寻找出路发愁而感到开心。

  “小展啊,你说美国不是一向号称无所不能吗?怎么这次金融危机就没见它躲过去呢?”吃饭的时候,文正一脸纳闷,这几天电视里的新闻都在说着这场金融危机的影响有多严重,而美国又遭受了多么大的重创,他很是不解,这世界第一的国家都没办法控制自己国家的经济吗?

  展洛被文正的问题问得有些措手不及,对经济发展这么深刻的问题,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高中政治学过的那些皮毛知识他早就忘掉了,只知道经济是有自身发展的规律的,不是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只是要他用语言组织出来将给文正听,他又觉得力不从心。

  “笨蛋,美国大,也不大过经济周期啊!”两人同时愕然地转头,竟然是老板!

  “经济发展必然会经历复苏、繁荣、衰退、萧条的周期,只不过现在正好处在衰退和萧条的时期而已。”老板易科凡无视在座的两个人错愕惊讶的眼神,老神在在的在文正的身边坐下。文正顿时不自然地往边上移了移,刻意拉开和老板的距离。

  “怎么不说话了?刚刚不是还说的很开心吗?”易科凡用勺子挖了口饭送进嘴里,文正和展洛因为他的加入而变得有些不自然,毕竟跟老板吃饭,还是有点压力的!

  “呃,老板,我们只是随便说说,经济这种问题,我们都不懂!”展洛见文正一直不说话,但是老板又盯着他不放,他只能硬着头皮搭话。最近好像总是可以看到老板在身边打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金融危机,老板变得比较闲的缘故?

  易科凡轻哧了一声,“也是,就你这个傻大个,哪懂什么经济?”语气不像是轻蔑,听起来倒有点宠溺的感觉。显然文正也听出来了,一张憨厚的脸顿时不自在的看了看易科凡又看了看展洛,什么话都说不出,只能呵呵的傻笑。

  展洛有种错觉,这个狡猾地跟狐狸似的老板跟文正肯定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联系。每次文正出现之后,老板必然会在不久后出现。而老板对文正的态度也让展洛费解,不像是老板对员工,倒有点像是对**!你看,现在他竟然在给文正夹菜!一边还说着‘你这么大的个儿尽吃蔬菜怎么能行?’

  “嘶……”想到自己刚刚看到的一幕,展洛还有点冒鸡皮疙瘩,“文大哥和老板?”不可能,一定是自己想错了!展洛对自己说。

  又是周末,小尘被岳父接过去了,展洛一个人呆在家里,不用操心小家伙的吃喝拉撒,他乐得一个人轻松。只是起床后发现,屋子里少了小尘每天蹦蹦跳跳发出的声音竟然显得特别的安静,安静到让他全然没了好好犒劳自己的劲儿。

  不想自己一个人吃饭,随意拾掇了下自己,展洛换好衣服下楼,准备到巷子里的米粉店去吃碗牛肉粉。店里的顾客多是巷子里邻居,听他们没事唠唠嗑也强过他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呆在家里!

  “哟,小展今天儿子又不在家啊?”展洛才刚一进门,老板娘就笑呵呵地招呼起他来。展洛微笑的回应‘是啊’一边跟店里其他的熟人打招呼,热闹的气氛让展洛刚才还冷清的心一下子热乎起来了。邻居们唠嗑的话题又开始了,展洛没有加入他们,只是坐在一边静静地听着他们讲,听到有趣时也会发出开朗的笑声。突然有一个人问道,“小展,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