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悲爱 作者:葭月潜龙

时间:2017-08-29 09:05 标签: 他是沧桑的秋已至
文案: 中国每年大约800万的毕业。在这场波涛汹涌的就业潮流中,天之骄子这重泛着光芒的身份被强大的社会现实从他们身上剥去,他们陷入迷茫、纠结、无助、感叹、绝望他们有梦想却不敢想;他们有知识却无技能,在隔行如隔山的领域里踽踽独行;他们有闯劲却处

 
文案:
中国每年大约800万的毕业。在这场波涛汹涌的就业潮流中,“天之骄子”这重泛着光芒的身份被强大的社会现实从他们身上剥去,他们陷入迷茫、纠结、无助、感叹、绝望……他们有梦想却不敢想;他们有知识却无技能,在隔行如隔山的领域里踽踽独行;他们有闯劲却处处碰壁;他们有活力却被残酷的现实煎熬的浑身无力。他们劳累,他们孤苦,他们迷惑……为了所谓的人生事业奋斗着,为了所谓的爱情挣扎着……结果得不偿失,与幸福擦肩而过,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
史韵杰是个朝气蓬勃的毕业生,毕业后打算回乡创业。然而,在父亲眼中城市和乡村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史韵杰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在这个城市中他遇到身患绝症的毛静怡。毛静怡那种与病魔抗争,乐观的生活态度深深感染史韵杰。他积极投入工作中,面对强大的现实从低头。当史韵杰和毛静怡快乐的生活着,海龟女郝媤咯c-h-a入史韵杰的生活。他们的爱情能够经受住考验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史韵杰、毛静怡 ┃ 配角:谢云飞、杜玉婷、毛静姝、郝媤咯 ┃ 其它:爱情、奋斗、迷茫、

 

  第1章 时间暗语

  史韵杰打开信一看:杰首先请原谅我对你撒了一个弥天大谎,我不是静怡,我是静怡的双胞胎妹妹静姝。我的姐姐静怡三年前就走了。她患上r-u腺癌,当家人发现时已经无药可救了。她给我们留下一封信说到外面去看看。她来到这座城市遇见你,是你陪伴她走过生命的最后时刻,给她很多快乐,谢谢你。姐姐临走时告诉我替她好好照顾你,于是我来到这个城市。起初我对一切是那么的陌生,为了不让你看出破折,我向你撒了一个谎说我生了一场大病很多东西都忘记了。这三年来谢谢你陪伴着我,让我过的很充实。倘若姐姐在天有灵的话,看见我们过得那么开心,她一定会很快乐的。后来我发现自己真的很依恋你,没有你的臂膀我睡不着,没有你的陪伴我吃不好。我知道我是爱上你了,我暗暗下定决心替姐姐好好爱你。可是我们间爱的航线还是偏离了,我不怪你,你给予我的太多太多,我不敢奢求你承诺什么,大胆去追求你的爱吧。我真心祝福你过得快乐。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再爱过,如果可以……如果将来遇见问候时,请你记得我们的暗语:你好吗?
  随着教育产业化的推进,全国每年有好几所大学诞生。大学生像一件件廉价的商品被复制出来,人才市场也供大于求。大学生——天之骄子的傲气被纷纷遭挫,很多都立身于基层。
  毕业后我没有投入到城市找工作的大军直奔家乡。列车在时间和空间里穿梭,向车窗外看去,城市扩张的暖风也吹向边缘地区。我不由得为自己将要立身基层而信心百倍。
  走进家一切还是老样子,妈妈忙着做饭,爸爸看着电视。
  爸爸:回来了?
  “嗯。”父亲和我很少说话,不是爱恨的缘故,只是见了彼此就不想说话——自我记事那刻起父子间像是仇人见了面都保持沉默。最后是妈妈走出厨房,与我嘘寒问暖一番。饭菜端上桌全是我爱吃的,我却不知道用那种语调对妈妈说句谢谢,只是似笑非笑看妈妈一眼。
  “快吃吧。”母亲将一块清蒸鱼夹给我,我低头静静地吃着。也许是路途颠簸引起的劳顿,口中的饭菜总是淡淡的。
  “打算在家住多久?”爸爸的话打破了凝集在屋里的空气。
  “啊!我打算回乡创业。”
  “什么?”爸爸放下碗,“创个球!我用那么多血汗钱供养你上大学,还回家乡丢人现眼!”在爸爸眼中,城市和乡村间存在着一条永远也无法跨越的鸿沟。
  “他爸爸你别这样说孩子,他挺不容易。”
  “你住嘴,什么不容易!扶不上墙的乱泥!”我想为自己辩护一句,可是话到口就哽住了。我放下碗走进房间躺到床上,在车上颠簸一天的缘故,我很快就梦到周公了。咚…咚…我从沉睡中醒来,打开门见妈妈端着一碗面条。“晚饭没吃多少,吃一点吧。你爸爸说话重,别往心里去啊!”“我不饿,”我关上门继续躺到床上。
  房间里越来越暗,渐渐地我被黑夜紧紧包围,感觉像日本鬼子拿着刺刀向一个无助的少妇靠近,连呼吸也被阻隔。我躺在床上翻滚着身子,思绪如难驭的烈马:爸爸怎么就不明白,现在城乡差距缩小,投身基层、建设基层是很好的选择,况且现在城市就业压力较大。我该怎么办,是留在家中遭爸爸的冷语,还是明天就离开。这些问题如海潮在我的脑海里猛烈地碰撞着。或许是横亘在父子间的那堵墙太厚了吧。
  我又开始打点行李了。呵!三小时前才卸下的行李,现在又要急急忙忙装入行李箱中,不知是对它们的爱抚还是虐待。
  院子里杏树上的鸟儿早早的吵闹,我的睡意一次次受到挑逗。睁开眼见行李箱静静地躺在书桌上。对了,是该离开的时候了,是被家乡抛弃的时候了。
  一切打点妥帖,CaoCao吞完一碗饭。“爸、妈我走了。”我给妈妈一个拥抱,拖着行李箱走出家门。“后天再走吧,明天你妹妹回来,你们都快一年没见啦。”我提起行李箱走出大门。“等一下!”爸爸叫住我,“你记住啦,无论时代怎么改变,在城市与乡村间总有一座山。”当时爸爸说的那一座山我不明白,现在感觉还是模模糊糊。
  “请问你到哪里?”售票员微笑着问。
  “一百块能到哪儿就到哪儿。”售票员递过车票,我接过车票眼睛瞟一眼发车时间装入钱包中。走进候车厅找一个空位坐下。双手交叉胸前,眼睛盯着光滑的地板,地板上映照出我的影像,头像捉虫的老母j-i上下抖动着,不知何时头埋在胸前睡了。
  沉睡可以忘记一切,但时间暗暗流动。恍惚中我的头被撞了一下,我很不情愿地抬起头看看。“对不起撞到你啦,听音乐吗?”一个女孩满脸歉意地递给我一只耳机。
  “不用!”我恶狠狠地说。我想不到自己会这般无礼,不知是因为心境欠佳对礼仪的践踏还是对音乐的遗忘。 “你怎么了?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女孩尝试着与我交流。“没什么,只是不喜欢这个世界,也包括我自己。”“你要学会看淡一切,就会如沐春风。”铅重的烦恼打压在我的头顶,女孩的慰藉像魔鬼般诱惑我去出卖自己的灵魂。“我们就此别过吧。”我提起行李向前走去。走到安检处女孩大声吼道:“再见,小气鬼!”我的心更加烦躁不安,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那么多的聒舌者。
  列车前移,我希望它永远别停下来。倘若真要停下来的话,就在经过某个隧道时被掩埋,或是在某段路突然脱轨滚下山崖。我不理解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想法,不觉哆嗦一下,用手捏捏臂膀还会疼。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我的灵魂出窍了。
  “打扰一下,请问喝点什么?”我抬起头看售货员一眼,她微微的笑容将我快要爆发的怒火浇灭。
  “一瓶茉莉茶。”
  “谢谢。”售货员推着小车走去,我的目光也被拉扯着,最后停留在10号乘客身上。
  当时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我的心情,只想挖个洞躲起来。最后我给自己总结道:对于这个世界我不配生气。当时10号座位上坐着一个失去右臂的少年,他左臂搁在一本书上静静地看着。看完一页去翻另一页,不料整本书都合上了。少年尝试几遍书终于翻开了。也许是页码不对,他再翻几页书本又合上。如此不断地重复着,少年终于翻到正确的页码。他露出欣慰的笑容,埋下头继续看书。

(甜梦文:www.tianmengw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