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记者来到四川凉山州会理县

末世移动家园 作者:梦之草

文案 离末世预言过去已经有好几年,在大家都当这是无稽之谈时,末世真来了。 安彦一那时正好位于自家后院树屋里,因此而逃过一劫,从此,他多了一个移动家园做依傍。 别人都还在为如何营造一个安全住所,为一家生计发愁,安彦一却躺在树冠上啃着果子无聊地数

 

文案

离末世预言过去已经有好几年,在大家都当这是无稽之谈时,末世真来了。
安彦一那时正好位于自家后院树屋里,因此而逃过一劫,从此,他多了一个移动家园做依傍。
别人都还在为如何营造一个安全住所,为一家生计发愁,安彦一却躺在树冠上啃着果子无聊地数星星。这小日子过得真是要有多惬意就有多惬意,哪里看得出半点末世的样子?

PS:1.主攻文、HE。
2.除了丧尸外,什么灾难都有可能出现。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种田文 末世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彦一、周俊霆 ┃ 其它:主攻、天灾、种田文

 

第1章
  华京市聿安网络会所。
  这是一家竞技游戏主题网吧,里面热闹非凡,各种游戏音效充斥其间,玩家们赢了畅笑,输了不服气,脾气暴的甚至直接拍打键盘鼠标,看客起哄架秧不亦乐乎,叫嚷着再来一局……真是人生百态,全都聚在这一方小天地,唯有哒哒键盘敲击声始终此起彼伏,从不曾因一小戳人的胜败而停歇。
  会所一角。
  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戴着耳机,对这一切充耳不闻,旁若无人刷着手上这一局对战。几分钟后,对方游戏角色倒下,年轻人很快又开始新的一盘,接连五六场对局,无一例外,都以年轻人轻松获胜而告终。
  随着年轻人连胜次数越来越多,旁观之人飞速增加,直到将这小块地方围得水泄不通为止。
  “哇,好厉害!这是哪位高手?”
  “这你都不知道,一区王者‘醉酒浮生’。”
  “我在这家会所玩了几个月,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位大名?”
  “‘醉酒浮生’不常来呗,你这次运气好,正好碰到他。”
  “他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那我倒要好好看看。”
  ……
  连打十几盘单人对战,安彦一摘下耳机,打算休息一下,这才发现周围似乎不对,一转头,看到身后起码围了一二十人,正想说点什么让人散了,岂料一个熟悉的身影跃入眼帘,安彦一浑身一激灵,哪里还顾得上之前的想法,只能干笑着望着来人。
  “你怎么来了?”
  “找你!”周俊霆丝毫不废话,直陈来意。
  那语调犹如夏日冰饮,将围观众人爽了个彻底,看客瞬间把视线从安彦一身上移开,转而放在周俊霆上。
  只见周俊霆左手搭着西服,一身衬衣西裤,身姿挺拔,一看就是个成功人士,不是那种随便套身山寨名牌就出来糊弄人的各路“经理”。
  周俊霆穿着打扮跟聿安网络会所格格不入,原本很是喧闹的网吧一角,在他到来后有一刹那陷入沉寂,场中不多的几个女玩家更是被周俊霆吸引了全副注意力。
  安彦一听了却只觉得头皮直发麻,都是自己造的孽,这不遭报应了,他都躲到聿安网络会所,委婉表示拒绝,周俊霆依然故我,神通广大打探到他的行踪。
  安彦一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他这才逍遥一个多小时,立马被周俊霆逮住,看来今天是玩不成了,他认命地退出帐号,下机,跟在周俊霆身后往外走。
  “哈哈,彦一,你也有今天!”闵臻见小伙伴蔫不拉几被叫走,游戏也不玩了,笑得乐不可支,腰弓成虾米状,整个人都快趴到键盘上。
  “笑什么笑,再笑小心哪天我把你所有网游帐号都轮白。”安彦一岂能放任发小看他笑话,冷不丁杀了个回马枪。
  闵臻僵住,笑声戛然而止。
  一踏出聿安网络会所,炎炎夏日便发挥它莫大的威势,热浪滚滚而来,不消一会,安彦一额头便沁出汗水,反观周俊霆,一如之前,不见半丝夏日暑热。
  安彦一叹了一口气,不是周俊霆心静自然凉,而是他身体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强健,他怕冷,不能受凉,否则十有八~九要小病一场,严重时甚至得住院。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谁也没说话,一路无言坐车朝目的地驶去。
  御风茶苑雅间。
  “周俊霆,你到底想怎样?”安彦一靠在椅背上,揉了揉发胀的额头。
  “别没大没小,叫我俊霆哥,不然俊霆也行。”周俊霆拎起茶壶,为安彦一斟满,随后为自己满上,目光直视安彦一,神情极为自然,半点不见尴尬,“我想要什么,你难道不明白?”
  “你要的我给不了。”安彦一差点绷不住,直告饶,“俊霆哥,你就放过我吧,好男儿多的是,没必要非盯着我一个不放。”
  “你最知根知底。”周俊霆不为所动。
  “俊霆哥,你到底看上我哪?”安彦一败退,决定直捣黄龙,今天他非弄清缘由不可,“你看,我都二十有三,还整天无所事事,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会,就是个典型坐吃等死的n代,对普通人还有吸引力,对你无半分助益。”
  “彦一,不要这么诋毁自己。”周俊霆眼底笑意如潮水般退去,一脸严肃,“别以为你瞒得很好,除了我之外,至少安老心知肚明,要不然你哪里能这么逍遥,早被人挤兑得没边。”
  说到这里,周俊霆抿了一口茶,袅袅茶香缭绕心间,缓解他不知何时起有些紧张的心情:“这些都不重要,你能干也好,颓废也罢,正如你所说,对我而言最多就是锦上添花,真正触动我的是你能给我莫大安全感,别人不行。”
  周俊霆越说越小声,尾音已如耳语,一惯鲜少喜形于色的脸上也染上一层绯色。他这是赌上自己的尊严,说这话时颇有破釜沉舟的意味,一个男人在另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大男孩身上找到安全感,说出去简直丢脸至极,这一刻他却无暇顾及这些,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安彦一,等待他的宣判。
  安彦一头更痛了,他想拒绝,却怎么也开不了这个口。事情闹成现在这样,他至少要担一半责任,若不是机缘巧合,他和周俊霆就会如同以往那样,依然是两条平行线,一辈子都不会出现眼下这种局面。
  沉默半晌,安彦一开口:“俊霆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两年前,从你无意间救了被绑架的我那时起。”
  果然如此,安彦一都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要是时间能倒带,他一定叫上一大波警察去救人。
  若仅这样,也只是周俊霆一个人的烦恼,真正让安彦一陷入两难境地的是一年前。那时他为了避免长辈们逼婚骚扰,胡诌了一个借口,跟家里摊牌出柜,这下子好了,长辈们是放弃了他,却无端招惹上周俊霆,简直让他欲哭无泪。
  安周两家是故交,往来比较频繁,安彦一打小就认识周俊霆,但也就仅限于此。两人差了岁数,性格又迥异,玩不到一块,基本都是跟同龄人玩闹,小时候还好,长大后两人交集不多,顶多在一些重要社交场合见面。
  自从两年前那事后,周俊霆出现在安彦一面前的频率逐渐增加,一年前安彦一宣布出柜,更是三天两头就能见到周俊霆身影。
  一开始安彦一没有察觉到不对,随着周俊霆的心思越来越明显,到后来更是不再遮掩,他才发现大事不妙。
  真正是自作孽不可活,到了此时,但凡真心关心安彦一的亲友,无不被周俊霆笼络,跟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都希望安彦一试着跟周俊霆交往,有个年长的男友照顾,怎么也比去外面胡混要好。
  安彦一听闻这些,如遭雷击,就看现在周俊霆这样子,到底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呸呸,他怎么想这个,真是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将莫名其妙的念头扇飞,安彦一难得一本正经地说道:“俊霆哥,容我再想想。”
  “好,多久?”周俊霆心一松,他虽然已经做好被拒绝后打持久战的准备,但那是最糟糕的状况,谁不乐意有个好结果?
  “一个月,不见面、不联系。”安彦一不是拖拉的性子,这种事情必须快刀斩乱麻,拖越久越麻烦。
  只是这人是谁不好,为何偏偏是周俊霆?这事一个处理不当,恐怕会难以善了。这也是安彦一发觉事态不对,宁可避着人,也不一刀两断将事情彻底了结的最大顾虑。
  周俊霆这人做事不拘泥于形式,虽没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地步,却也不是好相与的,但凡他真正上心的事,他都会想方设法办到。他就像一头隐于暗中伺机而动的猎豹,一旦猎物出现岔子,他便扑身而上,这等心机手段,足以让人胆寒。
  若可能,安彦一不想跟周俊霆对上。
  两人商定后,茶室一改之前凝重沉闷的气氛,变得闲适宁静。
  安彦一借着端茶品茗之际,打量已然恢复正常,神态自若的周俊霆。饶是看惯各色美人的他,心下也不由赞叹,光那姿仪,说一声人中龙凤也不为过,就是为人过于冷淡记仇了点。
  出于种种原因,安彦一需要借机观察对方才行,周俊霆可没有这个顾虑,视线光明正大在安彦一身上扫过,面上没什么表情,微微翘起的嘴角,却表明他此刻心情不错。
  下午茶过后,安彦一跟家人知会一声,便收拾行李一溜烟跑到离华京市不远的下元村,安家老宅就座落在那。
  翌日,太一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叩叩。”
  “进来。”周俊霆头也不抬地回道。
  “周总……”特助陈英再三斟酌,最后决定如实以告,“安彦一人不在家,您让姜助精心准备的几样早点被安旭阳截胡。”
  “这么早就出去?”闻言,周俊霆停下手中工作,目光直视陈特助,“他有留话说去哪?”
  “下元村,安家老宅。”话落,陈特助便感觉办公室温度下降了好几度,原本就开着空调,这么一来,鸡皮疙瘩都快冒出来。
  周俊霆没说话,挥手示意陈英下去。
  陈特助如蒙大赦,再待下去,他怕会冻成冰坨,赶紧脚底抹油,麻溜退出办公室。
  下一刻,周俊霆拨通内线电话:“姜助,你……”一大堆吩咐下去,他的神色才有所回暖。
  安彦一跑得有够快,就一个月,一个月过后不管他答复如何,周俊霆都准备出击,答应那是皆大欢喜,纵使拒绝,他也不会罢手。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