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盛世慈光(重生) 作者:吾心大悦(五)

第248章 杀人的意义一念魔鬼 沐慈面无表情,毫不留情继续推送银针,手法稳定,一点也不受嫌犯的惨状影响,一边淡定授课:这个位置是神经最密集的区域,下肢的痛觉神经都在这里。除了不对肢体造成实质x_ing的创伤之外,所有的痛苦感觉通过刺激这里,都会很真


  第248章 杀人的意义·一念魔鬼
  
  沐慈面无表情,毫不留情继续推送银针,手法稳定,一点也不受嫌犯的惨状影响,一边淡定授课:“这个位置是神经最密集的区域,下肢的痛觉神经都在这里。除了不对肢体造成实质x_ing的创伤之外,所有的痛苦感觉通过刺激这里,都会很真实……以及……强烈!”
  伴随话音落下,那嫌犯开始剧烈弹动,似被刺伤的鱼蛇般疯狂挣扎,几乎要带着铁椅要倒掉,锁链已经无法控制他,挣扎中手骨尽碎,皮r_ou_脱离他都仿佛没有感觉。
  旁边的锦衣卫及嵠丘军迅速上前压制他。
  沐慈又抽了一根针,从嫌犯另一条腿推送进去……
  嫌犯更加拼命挣扎,涕泪齐下,大小失禁,瞳孔涣散……每一次呼吸都是负荷,世界完全破碎,他连求死的念头都无法升起,只在无尽的极致痛海里沉沦,被命运抛进漩涡,找不到地方登陆,无从解脱……
  众人无法想象那痛苦,因那痛已经超越人类想象的范畴,那嫌犯的惨状连倪思那个外科疯子都有些不忍,可看沐慈……这少年面无表情,目光冷漠,捻针似扎布娃娃。
  还真没把那嫌犯当人。
  不过,这是在逼供,弄死了还问个什么?倪思便搓了搓肩膀上倒立的汗毛,劝道:“殿下,再继续他会休克的。”
  沐慈没有停手:“所以?”
  声音依旧云淡风轻,目中也没有七情微澜,幽冷、森寒,平静的纯黑双眸,让人……心生恐惧。
  所以?
  没有所以……
  倪思闭上嘴,下意识退了半步。
  沐慈平静道:“放心,我一般不杀人。”
  众人:“……”看你这淡定的心理素质,信你有鬼。
  “因为让我出手的代价,一般人付不起。”
  众人:“……”
  竟然如此?
  本该如此!
  “不过,我偶尔心情好,也会做点义务劳动。”
  众人:“……”
  感觉楚王越来越喜欢说冷笑话了,只是这时间……地点……事件……
  嫌犯的听觉早已扭曲,嗡嗡地无法接受正常的讯息。沐慈便理所当然对嫌犯道:“是你的荣幸,不过……不用说‘谢谢’了。”
  沐慈将银针很有技巧地捻动一下,那嫌犯便瞬间僵直了身体,发出极其惨烈的半句嚎叫,又戛然而止……人颓然软在了铁椅里。
  乐镜上去按住了嫌犯的颈脖,半点不意外:“呼吸、心跳停止,他死了。”
  沐慈起身,淡淡道:“没死,心肺复苏的话还能活下来,不会有任何后遗症。”
  乐镜早学了心肺复苏术,眨了一下眼睛,视线在沐慈和嫌犯身上游移。很有点想练习心肺复苏,可是又不想把宝贵的“第一次”浪费在这种东西身上……
  “别看了,我亲自动手,就没有让它继续活着的意思。” 很明显,凭沐慈的手法,根本没有谁能耐住痛活下来。
  沐慈缓缓抽出长针,扔进了盆子里,勾唇浅笑,却吐出地狱魔音:“销毁!”
  连针,带那已死的“物件”,一并销毁。
  可身边的人都感觉有点动不了。
  沐慈长相美极,笑起来比鲜花盛放更华丽,但这美景,是以一片狼藉的惨烈死亡为背景……对比鲜明的构图,黑与白与红,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神。
  ——来自地狱的微笑。
  空气莫名变得粘稠而凝重,让人呼吸也有些不畅。
  活着的嫌犯似乎连魂魄都被摄走,眼底深处涌出极度恐惧,屏息盯着这个绝丽少年——楚王不是属于人间的存在。
  真的,他并非来自人间。
  他的美丽,是不属于尘世间的。
  他的技巧手法,也不是人类能掌握——谁能只凭借几根银针,便让人痛到死去,那痛……绝对犹如炼狱煎熬。
  他神色心x_ing,亦非人类——谁又能面对悲催、痛苦、毁灭而面不改色,无动于衷?
  楚王是妖,是孽,是魔,是鬼……唯独不该是个人类。
  ……
  嫌犯们感觉到一种从灵魂深处生出的寒意与畏惧。
  畏惧这非人类的少年看向他们,没有丝毫情绪的目光……
  畏惧这非人类少年,一双犹如天使的精致双手,且轻且柔地举银针,如妖如魔,残酷收割生命与灵魂。
  畏惧这个非人类少年,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
  而这个刚刚杀过人,让人灵魂都颤抖的少年,却走到沐若松身边,把手伸给他:“手酸了……”
  那柔软的语气,竟有一点撒娇的意味。
  一念天使!
  一念魔鬼!
  沐若松呆滞之余还有本能,将沐慈的手抓在掌心里,轻柔给他按捏。
  眼底依然温柔,心无恐惧。
  牟渔才回神,狠狠搓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抗议的汗毛。为这个天使与魔鬼,矛盾的融合一体,更添三分魔x_ing吸引,三分妖孽魅惑的绝色少年,感到头痛。
  不过,更多是一种……还好沐慈一早哄了个沐若松陪他,要不然这么妖孽凶残的本x_ing暴露,谁敢接近他啊?
  ……
  沐慈被揉了一会儿手,继续工作,一个一个嫌犯挑选,只问一个问题:“你杀了多少百姓?一个?两个?三个?嗯,应该是两个!”
  是的,两个!
  什么都瞒不过沐慈,脑域进化者有测谎雷达,通过判断对方细微反应,洞悉一切谎言。然后把吓得瑟瑟发抖的嫌犯分配给不同的人,最该杀的分给了倪思和乐镜。
  沐慈那纯黑到诡异的眼睛,似有读心术的提问,让嫌犯有一种躺在铁架台上被剥皮抽筋,从身体到灵魂都摊开来摆放的错觉。
  ……还有痛觉!
  并非所有嫌犯都有足够强大的内心,有几个在沐慈提问时就被吓得大小失禁,疯狂大喊:“呜呜呜……”
  翻译过来就是——我招供!
  只要让我离楚王远一点……
  其实,这些被抓捕的嫌犯多为刺杀的执行者,能知道的幕后信息也不多。到了晚膳时候,新的供词便出来了,沐慈最擅长把蛛丝马迹串联起来,便发现了一个关键因素。
  沐慈用完餐,看一眼神容疲惫却依然硬撑着陪伴在他身边的沐若松,拍拍他的手道:“夜里冷,你先回屋去,把床暖一暖。”
  沐若松耳根红透,点点头走开了,心里也清楚这兄弟两大概有私房话要说。既然是沐慈不想让他知道,他便不问。
  小餐厅剩下牟渔,沐慈慵懒倒在牟渔肩上,牟渔很自然揽住他的肩背轻抚……一点也没被白日里那个仿佛来自地狱的沐慈给吓到,也没影响到他的好胃口。
  当然,单手也不影响他吃东西的风卷残云。
  沐慈这儿的饭食好吃,再加上沐慈心细如发,很了解牟渔的饮食偏好,所以牟渔是怎么也改不了他进食的行军速度——太好吃了呗。
  沐慈说了牟渔几回无果,便也不再多说,只吩咐崔院使捣鼓出了山楂陈皮之类做的开胃助消化的小点心给牟渔。
  牟渔胃口大,但因速度快,吃了一会儿就饱了,让人把饭食撤下。牟渔才搂着沐慈,低头看他浓密纤长,似蝴蝶般一扇一扇的睫毛,道:“说罢,发现了什么?”
  “幕后的人隐藏很深,很有组织的一场刺杀……我记得,天京城里有一个叫‘忠义会’的黑社会组织。”沐慈道。
  “嗯?”牟渔愣了,“什么黑……社会?”
  “以暴力手段,有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群众,破坏经济、社会秩序的地下组织。”
  牟渔:“……”然后才道,“‘忠义会’并不欺压群众。”
  “不见得,我怀疑……”沐慈眉眼微动,示意地牢方向,“这些驱使百姓制造混乱,刺杀我的嫌疑人,都属于忠义会。”
  “你怀疑忠义会?”牟渔神色凝重起来。
  沐慈点头:“按道理,我们掌控夜行卫,这么大规模的针对我的刺杀,还是在天京城内的皇城门边发生,夜行卫怎么可能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收到?第一种可能:夜行卫有人被收买,而且还是高层,才能蒙蔽你;第二种可能:组织刺杀的人熟悉夜行卫的人员配置和运作,能够有效避开夜行卫的耳目;第三种可能,就是上述两种情况都存在。”
  牟渔最清楚沐慈从不无的放矢,心知这回刺杀极有可能是忠义会所为,也极有可能夜行卫高层被收买,他掩下怒火,神色严肃道:“天京城里大多数赌场、青楼,多间酒馆茶肆,都在忠义会控制下。他们消息极是灵通……你在泰和楼逗留,何时入楼,何时出楼你也没避开人,忠义会知道你的行踪并不难。”又道,“他们在天京城经营多年,藏百八十个人在丽景门附近,不惊动任何人,也不是难事。”
  说到这里,牟渔发现沐慈在看他,摸摸下巴问:“怎么?”胡子没刮很奇怪吗?
  沐慈摸一摸牟渔的胡茬,似笑非笑:“我之前就在想一个问题——有夜行卫在,怎会让这样的地下组织有生存空间?”
  牟渔抓着沐慈的手,下巴蹭蹭他的掌心,痒得沐慈直缩手,才道:“夜行卫的人手有限,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夜行卫不好出面去做的事……忠义会经常替夜行卫办事,严格说来,更像夜行卫的下属分支。”
  沐慈点头,表示明白。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