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盛世慈光(重生) 作者:吾心大悦(四)

第183章 即将回程 这一次天授帝昏迷,不论御医怎么治疗、施针,也不见多少好转。太医虽嘴上不敢说,私下却觉得不行了,皇帝却又挣扎着醒了。 大家松口气,却又提着心。 天授帝清醒过来,却再也不提立储的事,生怕一说出口,一股气就泄光了,等不到九郎回来。

第183章 即将回程
  
  这一次天授帝昏迷,不论御医怎么治疗、施针,也不见多少好转。太医虽嘴上不敢说,私下却觉得不行了,皇帝却又挣扎着醒了。
  大家松口气,却又提着心。
  天授帝清醒过来,却再也不提立储的事,生怕一说出口,一股气就泄光了,等不到九郎回来。人很虚弱,只能靠着床头坐一会儿,清醒不了多久,又昏昏沉沉睡着,饮食也少了,几乎不怎么吃东西。
  只在清醒是,一双眼睛瞪得很大,看着门口……
  大家都知道他在等谁,每一个进门的人都能看到天授帝瞬间点亮的眼睛,待看清来人的时候又瞬间寂灭下去……众人看他这个样子,心中不忍,没有十万火急的事,便也不再进殿打扰。
  卫终已经回来,他并没有一上来就大义灭亲,也没有纵容,只先和卫易说了件看似不相干的事——卫终本与卫易是同村,多少有一丝血缘关系,他就对卫易说会在村里找了个与卫易血缘比较近的孩子,收了做义子,便算卫易的孙儿。
  这孙儿是不会弄进宫的,算是血脉的延续,将来也有个人给你烧纸。
  卫易一听也就明白了,反正他自己难逃一死,为了保住卫终和新收的孙儿x_ing命,便老老实实把嵠丘的事都交接给金峰,没有再下绊子或有所隐瞒。
  卫终直接把卫易送到了天牢,让他与谋逆的那一票人一块儿享受三司会审的待遇。
  是对是错,该怎么判,自有公法定夺。
  卫终问卫易:“父亲,您还有什么愿望,现在都说了吧,能办到我帮您办。”倒不是卫终对这父子关系多坚贞,而是现在想撇开,却是撇不开的。
  卫易想了想,只道:“替我谢谢九殿下。”
  卫终明白,他义父这是在谢九殿下“免除九族连诛”,知道小殿下好,为什么一心要置他于死地呢?卫终想不通,看卫易走到末路,兔死狐烹,心里也说不出个滋味来。
  卫终处理完卫易的事,回宫给天授帝汇报了。天授帝也没多追究,依然让他做内侍总管。卫终应该是忠心的,否则宫变的时候,卫终一直贴身伺候天授帝,太多下手机会了。
  只是天授帝心里膈应,依然没给他好脸。
  ……
  太和殿门口,由洛阳王沐念打头,跪在门口的是几个年长的皇子。
  天授帝对他们都没有好脸色。还特意叫临江王滚远点别让他看见。沐意因心里有鬼,便也乖乖躲在角落,免得被父皇惦记。忠王也跪在外围,天授帝只给他赐了座儿,并不叫任何一个进门。
  王又伦大着胆子,与赵瑞一块儿试着问过天授帝他没说完的那个人选到底是谁?天授帝不肯说,多问几句他就生气,一生气就喘不过气,每一次呼吸都像拉一个破风箱“呲呲……”到处漏气……
  御医禁止任何人来打扰天授帝。
  说实话大家也不忍心,知道陛下这么辛苦拖着,是在等他的小九郎。其实,那个没来得及出口的人选,不用问也知道是谁。
  ……
  沐慈第一时间就接到了皇帝病危的通知,便对沐若松道:“收拾一下,明早回去。”
  牟渔也看不下去天授帝的可怜样子,便把宫里托付给已经确定要成为楚王嫡系的何秋军等人,又命天枢便宜行事,便亲自架着天授帝专门为沐慈打造的追星车来接人。
  他一过来就打发沐若松去收拾东西,支开人之后,让人围着,单独对沐慈说了天授帝的所有安排,事无巨细。
  不仅说了天授帝给了他多少钱,多少人,多少军队,连“你亲爹把你终身大事也给定了,是王相公家的小娘子”这劲爆的消息,也没瞒着沐慈。
  他觉得天授帝为沐慈真是掏心掏肺,也算对得起了,两父子在最后时刻还是别太生硬。
  沐慈对天授帝态度好一点,总归有好处。
  “至少喊他一声‘父皇’。”牟渔道。
  其实天授帝到最后,对沐慈并没有更多要求的,所求不过是一个原谅,一个承认。
  沐慈幽幽叹口气,道:“你别忧心,我知道他的身体还能撑一些时日。阿兄,皇帝这般做,是放弃立我为储了,我很高兴你们能尊重我的意愿。”
  牟渔:“……”不放弃不行啊,强扭的瓜都不甜了,沐慈这属于扭都没办法扭的。
  牟渔道:“这些可以帮你自保,你别推辞。”
  “不会推辞,他给我的都是私产,我收下不算违规。”沐慈并不忸怩,连封地那一大宗国有土地(好吧,对皇帝来说也是私人所有)都收了,不差一些兵丁钱粮。
  他只看着牟渔:“其实,那些东西,都不如你值钱……你如今,终于是属于我的人了。”
  这个面冷心热的兄长的忠诚,前程甚至x_ing命,都给了他,这也是沐慈没阻止牟渔说出刚才许多机密事的原因。
  牟渔干脆认下:“父皇让我护佑你,辅佐你。况且我本就是属于你的。”
  从沐慈出冷宫,他奉命照顾,就已经打上了沐慈的私人标签。
  ……怎么总感觉哪里有点别扭?
  沐慈笑容透着一点满足。
  牟渔:“……还有夜行卫。”他补充。
  沐慈淡淡点头,目中并没有狂喜,依然只看着牟渔,仿佛得到他一个就得到全世界。
  牟渔:“……”若不是之前两人说开,x_ing向不合,两人只做兄弟,他这会儿说不定要在沐慈这种“你是我唯一”的专注眼神下投降。
  不过牟渔却是放心了,就怕沐慈太讲规矩,拒绝一两样就是大麻烦了。
  ——啊,不对,你难道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终生大事吗?
  沐慈却是真不关心,只道:“他不做这些,我也没必要和一个……计较,会好好待他的。”
  英雄迟暮总是悲凉,沐慈经历过老病,知道那感觉。他对天授帝有点淡淡的心疼,所以哪怕天授帝不给他这么多东西,他也不会违背本心再冷漠待他。
  牟渔一贯知道沐慈说到做到,便放心了,抬头看见搭在衣帽架上沐若松的外衣,只做没看见,收回了视线。
  沐慈也只当没看见他的视线,问:“见着朝阳家小子给我做的千里镜了吗?”
  “没有。”
  “哦。”那应该是落在梅容手里,沐慈并不可惜,那东西本也更适合用在海上。
  提到这个,牟渔便问:“从嵠丘军手里把你劫走,又送你回来的是谁?”
  这话早该问,却一直没机会。
  沐慈也早想叮嘱,便道:“我能推测出来,但没必要,他不是敌人。我答应了他不追查,你也别过问了。”
  牟渔拧眉,一脸不赞同:“你不会感情用事的,为何这么信任一个才见面的陌生人?”
  “我第一眼就信任了你,这是我的直觉,从不出错。而且我和他应该是同一类人,意气相投,‘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是不论见过几次面,认识多久的。”沐慈饶有兴趣道,“我有预感,以后还会和他见面,你别把人吓跑,多没意思。”
  牟渔知道沐慈一贯有主意,就不再劝,吩咐人放弃追查梅家。
  沐慈又问善后工作。
  牟渔汇报情况后,沐慈问:“乐恕、沧羽还没找到?”
  牟渔摇头,并说了自己的推测和处理。
  沐慈道:“你做得对,他们容貌穿着都不同,一般人救了他们会立即上报讨赏,现在没有消息,的确有问题。吩咐人加大查找力度,不要怕得罪人,把人找到为止。每一个自己人,不论是死是活,都要负责到底。”
  牟渔点头。
  沐慈脸色沉肃,语调也郑重起来:“记住!不能抛弃,不能放弃!不能让我们的人陷入困境还孤立无援。”
  “是!”牟渔这一回,应得十分郑重。
  ……
  “东西收拾好了?”是朝阳的声音。
  沐若松回话:“收拾好了。”
  牟渔到窗外使个眼色,沐若松就被放入。他抱着几件东西进了沐慈房间,崇拜又爱募地看沐慈一眼,看来是听到了后面几句话的。
  牟渔问沐慈:“现在回去,你能行吗?”
  天授帝等不了太久。
  “慢点走没事,不过现在太晚,明天早上再走。”
  “可是……”
  “我不走夜路……有鬼!”沐慈摇头,“不信你带追星车出去溜一圈。”
  牟渔想一想,以沐慈的安全为上。
  沐慈回宫的路上,是最后的机会,残余的敌对势力不会放过的,所以不走夜路是对的。哪怕万一,天授帝撑不住,他也有御笔亲写的圣旨和传国玉玺,翻不了天。且天授帝心里有遗憾,不到油尽灯枯,应该能撑下去,于是点头。
  牟渔把沐慈秘密转移,安排安庆带人护卫,才叫沐若松:“北海候,陪我走一趟。”
  也不说去哪里,沐若松也不问就跟着走,知道牟渔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沐慈。
  ……
  夜半,牟渔领着御林军好手,架着追星车,车旁骑马跟着沐若松。一行人装作连夜带楚王回宫的假象,果然清扫了接近四百个“鬼”,大部分是死士,甚至有外族人,活口很少,牟渔让人带下去问,不过也知道问不出什么。
  其实不问也知道,不希望楚王回去的敌人,数来数去也是有数的。
  折腾了大半夜,一行人才披星戴月,满身血腥又回了小县衙,躲在暗处的人才大呼上当,早知道就攻击这里了!
  大家很郁闷——这个楚王可真沉得住气!
  皇帝都快……
  他还不急,还睡得稳如泰山。
  ……
  晨曦时分,风云诡秘的一夜过去,天空微微透出一丝光亮。
  因急行军,沐若松伤口有些细微渗血,他不想叫沐慈担心,去找随行御医处理伤口。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