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3家山东省开心农场 >

如果这都不算爱 by 成川

时间:2017-10-20 23:59 标签:
如果这都不算爱 by 成川


正文 第一章
    大一开学的时候,我谢绝了老妈护送到校的好意,一个人拎着简单的行李去学校报道。路上很顺利,下了火车出了车站就看到学校迎新生的校车,我很自觉的挤上去抢了个位子一路睡到学校。我的大学生活的第一天,出乎意料的顺利,以至在后来无数的日子里我不止一次的回忆那天的情景并为我在那天做出的某一个选择深深叹息。
    对工大的第一印象是校园很破旧,数栋楼都显然是旧房刷新充新房用。刚进门口就看见疑似图书馆的建筑前的空地上摆着一圈桌子,旁边围满人。我找到挂着“02自动化”横幅的桌子,挤进去递出录取通知。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自我介绍是自动化的辅导员张显。我笑了下,觉得这句话很有歧义。然后中规中矩地叫了声“张老师好”,旁边立时笑倒一片。张显也笑了,比开头多了几分热情地指导我报名手续,末了问一句“你是要住学校宿舍还是住大学生公寓”,我很好奇地问了一下两处的区别就当机立断的决定住大学生公寓。
    在每年1000元住宿费四人一间有独立阳台卫生间的大学生公寓和每年800元住宿费六人一间公用卫生间无阳台的学校宿舍之间,我没有多想就选了前者。如果当时我能预料到后来会遇见他,或许我就不会做出这个决定。不过也难说,我与他之间应该算是孽缘,而所有孽缘都是天意,非人力能预知或改变。
    工大的新生正式报道日有三天,公寓区08楼417宿舍第一天到的只有我和另一个男生。
    “柯桉,秦沁,迟杭。”我念着门上贴的名单,“我们宿舍的姓氏都很冷僻啊!”
    跪在床上整理东西的男生听到抬起头,对我笑了一笑:“那你一定是祈愿了?我是秦沁。”
    秦沁有张笑起来很干净,无牵无挂的笑脸。在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生出好感。这份好感让秦沁成为我到大学的第一个朋友,也一直持续到很久以后的未来。
    我掩上门,走到他床下对他伸出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秦沁大笑,从上铺跳下来:“要帮忙也该是我帮你,我的东西都已经整理好了。祈愿你就睡我隔壁吧。”他指指旁边的空床。我随他的手势把刚刚领来的行军包扔上去,脱了鞋就往上爬。秦沁帮我整理要放在下面的东西,并很负责的告诉我他了解到的有关大学生公寓的消息。
    据说大学生公寓每间房的配置都是一样。在417我看到的是四张上下铺的床,上面是睡人的床铺,下面是衣柜电脑桌,房间在向阳面,卫生间也很宽敞干净。在当时我对它的满意程度可以说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五以上。我和秦沁选了靠近阳台窗户那边的两张床上。另两张床位的主人柯桉和迟杭到第三天上午才来。这两天的时间足够我办好本地银行卡手机卡并和秦沁在四周转悠几圈。秦沁用了一天的时间仔细考察了下大学生公寓的内部情况和外部情况后,得出此地寸草不生寸花不开的结论。而这两天时间也够我看出秦沁的部分本质,他无牵无挂的笑脸根本就是来自他缺心少肺的天性,秦沁是个对任何事情都抱着不在意的态度,乐天豁达的人。我想这样的室友应该很好相处,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报道结束那天才来的柯桉和迟杭也是很不错的人。柯桉来自农村,比起城里的孩子多一份沉静包容,少一份焦躁自我,不到一星期,他就成了我们417公认的大哥,无关年龄。而迟杭,我偷偷感叹这个人要是生在古代,必是一翩翩浊世佳公子,举手投足中都带着份高贵,又透出些不羁。秦沁在后来曾笑称数遍此地帅哥也找不到比迟杭更出众者,对于他这个结论,我不得不同意,无法反驳。
    9月16日,正式上课第一天,我就出尽风头。我匆匆闯进教室的时候,正值最后一个人进行自我介绍。张显靠在窗户上,看见我进来皮笑肉不笑地对我点点头:“来啦?就差你一个了。过来自我介绍下。”
    我站在讲台上大喘气,用眼光搜索到秦沁,狠狠剜他几眼,昨晚信誓旦旦保证早上会叫我起床的人正坐在教室后排没心没肺地冲我咧嘴笑,笑得那个灿烂啊,不知道的还真会以为上站着的是他的梦中**。
    我定定神。“我叫祈愿。我父母对我出生时考虑过很多名字,但没有一个字可以囊括他们对我的全部祝福,比如平安、幸福、快乐、健康,所以就取了个单字‘愿’,盼望他们希望我平安、幸福、快乐、健康的种种心愿都可以借这个名字实现……”我简单地介绍完毕,在张老师的示意下下台,磨蹭到秦沁旁边坐好。“早上怎么不叫我?”我压低声音,瞪秦沁。秦沁呵呵笑:“叫了,你没醒。我不还留言在你桌子上?到了学校还发短信给你了,都没看到?”
    “看到了纸条……不过我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你有空发短信怎么不打电话叫我?”我咬牙,就是因为我有低血压知道自己早上起不来昨晚才千祈求万拜托他今早一定要叫我起来。
    “忘记啦。”秦沁耸肩,毫不内疚。
    前排的迟杭扭头:“祁少爷的第一印象就这么被你小子败坏了,秦沁你说怎么补偿。”
    “得了吧。”秦沁借地利的便宜伸手拍迟杭的肩膀,“我们自动化两个班加一起也没十个女生,要那么好的第一印象做什么?”
    迟杭打开秦沁的爪子:“这你就不懂了,先打好国内品牌战才好玩出口啊。”
    我把课本翻得哗啦哗啦响。和迟杭坐一起的柯桉说:“你们都扯哪去了?下课再说吧。张老师盯这边看了。”迟杭逮到机会递张纸条给我,秦沁眼尖看见,伸瞥过来,我反手掩住纸条,冲他狞笑。秦沁啊秦沁,我们下课再算帐。秦沁无言地哆嗦一下,下意识地抚下胳膊。
    一下课,张显才跨出门,秦沁就飞跳起来往外跑。迟杭说:“迟了,现在祈少爷已经知道你故意捉弄他了。”我跟在后面追,和秦沁在教室内绕圈。经过迟杭位子时秦沁不忘记踹他一脚:“你不说出卖我祈愿怎么想得到是我故意不叫他的。”我磨牙:“秦沁我的宝贝,还是乖乖别跑了,从了小爷,小爷会好好疼你的。”秦沁直接从张桌子上跳过去,边拍着胸口:“人家好怕。”柯桉笑着摇头,迟杭凉凉地拿报纸扇风:“祈愿你追什么?跑得了和尚还跑得了庙么。”
    秦沁从旁边桌子上跳过去的时候带翻了桌上的东西,苦主伸脚绊他,结果他跑得快,被绊的趴在地上的是我。我的起床气还没消,想也没想就爬起来给他一巴掌,正中红心。“啪”的一声响响亮亮,整个教室都听见。秦沁立刻停下来,傻了眼的看着我。估计对方也被我打蒙了,过半天才反应过来,顶着五个手指印吼一声扑上来就要动手。我刚那下跌得太重,头撞到地上,现在还眼冒金花,四周又都是桌子,看他一拳打过来竟然躲不开。迟杭眼疾手快拽住我往他身上一拖,我半倒在他身上还满腹火气,柯桉从后面抓着我的手。“祈愿!”
    “你先绊他一下让他撞到脑袋他打你一下也算扯平。真要说起来还是我们祈愿吃亏。”迟杭站起来指着我的前额对对方说,对方看着我的脸没有说话,迟杭又说:“大家都不是故意的也就算了吧,以后还要同学四年,犯不着第一天就闹的不开心。辅导员也才刚走。”秦沁柯桉也过来也过来打圆场,和稀泥。只有我瞪着对方不说话,大有再打一场的架势。对方眼珠不转地看了我半天坐下去。我恨恨地抹抹额头,在剩下的一天中伤处一直隐隐作痛。上课第一天,不吉。
    下午回到宿舍对着镜子看,肿肿一个大包,盖在左眼上方,难看得像头河马。我唾口,怪不得在学校时怎么问秦沁他们也不肯告诉我真实伤势。秦沁苦笑:“祈愿,真看不出你是那么个火暴脾气。怎么动手就打。”我一扭头,眼睛都是红的:“妈的我最恨人绊我。”
    “他也不是故意的。”
    “绊了就是绊了。下次再有非打断他的腿。”
    “祈愿你怎么这么暴力?”迟杭问,挤条热毛巾给我,“吃过这一招的亏?”
    “滚!”我一甩手把毛巾挡到地上,拽开门出去。留下一室寂然。
    我蹲在角落吸烟,天已经黑了,烟头红红的,在黑夜里闪着。秦沁找到我。
    “怎么了?迟杭也就说说,你发那么大火。”
    “是朋友你就别问我这事。迟杭我等会会跟他道歉。”
    “得了,谁计较这个。”秦沁拍拍我肩,“别在外面待久了,等会就回去吧。”
    “知道了。”我赶走他。迟杭说的没错,我就是吃过这招的亏,我发过誓再不让人这么把我绊摔到地上爬不起来,我发过誓谁敢这么绊我我绝饶不了他,我发过誓的,真的。
    深吸一口气,我告诉自己要冷静。掐灭烟头回宿舍。秦沁他们已经洗完澡上床了。看见我进来点点头:“早点睡吧。明早我叫你。”我冲柯桉一笑:“谢了。”然后对迟杭说:“刚那事对不起了。”
    “自己兄弟计较什么。”
    我笑:“那个谁明天我道歉去。”
    第二天我没有对那个谁道歉,我忘记了。
    大一的课程不算繁忙,老妈打过几次电话来问学校的情况,我的回答都是还可以应付。整天做的就是从公寓区到学校上课再从学校回公寓区睡觉,日子寂寥平安。在开学之后的半个月我都表现得很温和有礼,和本班其余二十六位同学相敬如冰,保持了安全距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正文 第二章
    半个月时间很容易过去,我还没有适应大学生活,国庆假就翩然而至。法定七天假我没有回家,和秦沁一起找了份发传单的活。工作时秦沁专挑年轻靓丽的女生派发传单且认真介绍传单内容。说是在增加工作乐趣的同时增强服务质量,很快就被临检的人发现骂了一顿。我说一天才三十大元就要做牛做马还被狐假虎威的家伙骂太划不来,做了三天就不去了。秦沁也不去,陪着我在宿舍玩CS,高考前我特迷那个可是没时间玩。到了暑假有空了我就整天挂在上面,用堂弟祈欢的话说就是废寝忘食日理万机到都快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国家总统还是国家主席了,就那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头特足。为这个我一暑假都被老妈骂。玩CS秦沁是菜鸟,我花了四天时间毁人不倦,杀人无数,血流成河,才让他在实战中知道什么叫高手,什么叫气魄,什么叫冷血无情,什么叫铁手追命,什么叫杀人不眨眼。秦沁惊呼着拜我为师,享受我传授给他的秘招,然后四处张扬被杀死数次,也害我笑个半死。等假期一完,秦沁就四处找人联机一起玩,每战必败。我恨铁不成钢地吐了数升血后终于亲身上阵去挽回我险些被劣徒败坏的名声,全班男生被我合纵连横一番再各个击破,输得个落花流水无语问东风,彻底成就了我08楼东方不败的大名。
    因为这番征战,让我和02自动化2班的其他人的关系微妙地一步一步地好转起来,渐渐化寒冰为春风,大家勾肩搭背去吃饭、踢球。在现实中我打人,他们当我是神经病,在网络上我杀红眼,见一个宰一个,他们却当我是战神。这个世界有够莫名其妙。我在这莫名其妙中进行我已经不太新鲜的大学生活。
    从大学生公寓到工大不近也不远,骑自行车十五分钟足够。住进去之前张显和我们这批选择住在大学生公寓的人(后来才知道就算我们都选住校他也会安排一批人住进去大学生公寓,学校给了每个班固定名额必须住满)说每天都会有校车接送,交通是绝对便利。上课第一天下午放学后我们就知道这是真实的谎言,所谓接送只有第一天早晨,以后就得自力更生。校车司机很明确地告诉我们他不负责接送我们这拨的活。“这拨”,秦沁一直很鄙视这个词,就像司机很鄙视我们这拨一样。我买了辆很炫的车,每天骑着跑来跑去,到后来02自动化的没有不认识我这辆车的,老远看见我的草绿色车和我的稻草样头发就挥手招呼:“同去同去。”草绿色车和稻草样头发成了我的标志。炫了一个多月,也就是国庆后没几天,我刚跟08楼同胞打成一片,和他们每天早上“同去同去”没几次的时候,我的爱车就闹失踪。我在工大挖地三尺并愤愤不平咒骂偷车的贼N次后终于不再奢求失而复得的喜悦,听从柯桉的建议去买了辆二手车,金狮的,七成新,才要五十元。我得意洋洋地告诉迟杭,结果迟杭告诉我这些二手车其实都是赃车,估计某个买了我的爱车的人现在也正得意洋洋地炫耀来着。于是我又愤愤不平地咒骂了一番,小心地给车换了把据说最结实的锁,想想又买了把链子锁锁前面,被秦沁笑买锁的钱都够再买辆二手车了。
    我骑自行车的水平不怎么样,比起我驾御键盘消灭敌人的水平差多了,所以一到人多的时候就发怵,从来不赶在人流高峰期进出大门口。这天我刚骑着车到公寓区大门口,上课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前面就一女生骑着辆女式车,不知怎么的大门是关的,就留一小门。平时经过小门的时候在门卫的注目礼下我都自动下车,但今天门卫不在我又赶时间,看前面那女生也没下车的意思直往前冲,我就跟在后面往小门拐了。谁知道那女生到小门口忽然刹车下来,我措手不及,骂了一句忙往旁边打车头,斜地里又杀出一男的,从我后面冒出来,我也没看见,这一打车头刚好撞他身上。
    他跌坐到地上,我慌忙刹车跳下来要去扶他。他一把甩开我的手:“妈的你眼睛瞎了。”我一个激灵,回头上了车就跑。才跑两步,后坐被拽住,我伸脚踏在地上,考虑要不要弃车潜逃。我后悔我前几天给车加上后坐的行为。跑车就跑车加什么后坐,真是。秦沁你说得对,我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撞了人也不会说对不起?”声音低沉沙哑,天生的性感味道。听在我耳里却象是阎王爷的宣判。我想说我不是故意撞你,我想说我捏住刹车了车头擦上应该不会很疼。但是我只是跳下车往前跑,被揪住衣服后脱掉衬衫就跑。我往宿舍跑,我不能光着上身去上课,所以我回宿舍睡觉,我跷了那节课好了,我不在乎那学分,我不怕那老头点名。
    “你跑的掉吗?撞了老子你就跑?本来还想叫你说声对不起就算了。你跑,哼,你跑的掉吗你?”他压在我身上,我膝盖疼得厉害。硬被这家伙从后面扑上来压倒在地上,膝盖肯定磨破皮了。他抓住我肩膀想将我翻过来,我捂住脸小声求饶:“我不是有意的。”
    “不是有意的你跑什么?”他骑在我腰上,我拽住旁边花坛的边缘不肯随他的力道转过身子。手指甲因为用力而发白,他说:“你有病啊。抖什么抖,我会吃人吗。”
    会,你会。我拽着花坛,脸埋在两臂之间。我不想看见这个人,都是不好的回忆,代表了我的过去,不愿再想起的过去。他一心想知道撞他的人的真实身份,我一心想避开和他正面接触,两个人死死纠缠。谁也不能在短时间获胜。
    “祈愿,你在干什么?”是秦沁的声音。我哀号,秦沁你不是去上课了吗,你不是早就走了吗,怎么现在冒出来?秦沁你害死我了。
    骑在我身上的人放开扳我肩膀的手,冷笑:“原来是你,怪不得不敢让我看见。”
    秦沁过来踢他:“我叫你放开他你没听见。”
    “没听见怎么着。”不用看,我也知道他说这句话时恶声恶气的样子。
    我趁他让秦沁那脚的时候努力从他身下爬起来。
    “秦沁,没什么,我骑车没看路撞了他下,他正叫我道歉。”秦沁将信将疑,我转向他,“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撞你。”
    他双手抱胸:“对,你不是有意。”我诧异,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你要是有意,肯定是开汽车来撞我,而不是自行车。”
    “你什么意思?祈愿也不是有意的,他也道歉了,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秦沁要冲上去揪他衣领,我紧紧抓住他。“向雷,如果我知道会遇见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走这条路。”如果我知道住大学生公寓会遇见他,就算学校宿舍是耗子堆原子堆核反应堆我也会宁愿住那边。向雷这个名字和向雷这个人都是我的忌讳。
    “还记不记得我说过的以后别让我看见的话。”他残忍地笑,黑色的眼睛越发幽暗,“祈愿,我说过的,只要我见你一次就上你一次。”他慢慢地说。我脸发白,不敢看秦沁的反应。我手指僵硬,没能抓紧秦沁,他冲上去就是一拳。
    “你他妈找死。”我惊讶的看着他。秦沁平时斯斯文文,发起狠来揍人时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他妈刚说要上谁,祈愿是你上的吗。我揍死你个……”
    “秦沁。”我叫,冲上去拉他。我怕他不是他对手,向雷的狠再没人比我更清楚。“向雷,我们两的事跟他没关系。你想怎么样冲我来。”
    “我想怎么样?”他冷哼,“我想上你。”
    “妈的。”秦沁甩开我又上去给他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他肩膀上。
    他嘴角抽动,刚才那种冷笑的神色消失无踪,我知道这是他发火的前兆。怕秦沁吃亏,也不客气的上前就挥拳。二敌一,他对我冷笑,不理会我的拳头,一个劲招呼秦沁,我知道他是要先对付了秦沁,改天再跟我算帐。我着急,扑上去就踹他,挡在秦沁前面。
    “这么急着给我上?”
    秦沁又要发飚,我面对着向雷,躲也躲不掉,估计今天少不了挨他一顿拳头,只希望不要殃及秦沁太多。
    “上什么?”插进来的声音是迟杭,穿着件很漂亮的T恤,怀里抱着篮球。今天什么日子,为什么这两个早早就走了的人会出现。
    迟杭拎起我的衬衫丢给我。我穿上。
    “我们417的兄弟是随便给人欺负的吗?不管今天的事是怎么着,现在我看见的就是你在打我的兄弟。”迟杭把球举起来,我看他很有用篮球砸向雷的架势,忙叫:“迟杭,今天是误会。算了,我们走吧。”我推着秦沁就走,走了几步回头看见迟杭还抱着篮球和向雷对峙。
    下午三个人集体跷课赖在宿舍里,我在抽屉找红花油。
    “祈愿,今天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向雷你认识他?”
    我苦笑着点点头:“高中同学。”
    “他……”迟杭停顿一下,显然是在想措辞,“满口脏话……怎么回事?你们怎么结的仇?”
    “两男抢一女的旧戏。”
    “你抢他的?”
    我没说话,往秦沁身上抹红花油:“对不起啊。”
    “没事。”秦沁咧嘴,“下次看见他我揍死他,看他还敢不敢不干不净地乱说。”
    “算了。”我说。
    “算了?真不象你。别人无意绊你下你都一耳光甩过去,现在你说算了?”秦沁惊讶,嘴巴张老大,“难道祈愿……真是你抢他女朋友才心虚?”
    如果不是因为他,别人无意绊我下我也不至于那么大反应。向雷,嘿,真没想到还能遇见他。
    “过去的事不想再提了……没想到他也在……”高考后我就没再回过学校了,连高考志愿都是祈欢帮我填的。暑假偶尔遇见同学他们也不会提向雷的事,都知道我和他不对盘。没想到他也在这个城市,我一直以为他会去北方。
    “希望他不要是工大的。”我喃喃。
    “拜大学扩招之赐,各学校住宿紧张,不少学校的学生都住在大学生公寓。据我所知,公寓区这边住的除了工大,A大,科大,医大,中医之外,还有联大,甚至前面一百米外的农大也有学生住这。你那同学,叫向雷是吧?不一定就是工大的。别担心会在学校遇见。”迟杭拍拍我肩膀,“下次看见他小心点,那人野兽本质强过你。”
    我推迟杭一把,骂了声“滚”,算是接受了他的提醒。
    第一次在公寓区遇见向雷是国庆前两天,我的爱车还没丢。我后来也照例骑得很嚣张,但是没再遇见过他。我松了口气,放下心来。想他也许不是住在大学生公寓的,那天只是来找同学或者有事。后来爱车丢了,我很沮丧一阵,连上课都比平时去得早点,也就此错过人流高峰。开始那几天秦沁怕我会撞见向雷,进出都跟着我,后来看没事,他又继续去当他的CS菜鸟,每天在上课前跑到隔壁宿舍联机玩一会,在417我已经宣布放弃雕琢他了。迟杭又不屑和他玩,柯桉对课本的兴趣比对游戏多多,秦沁很痛苦,只好去骚扰隔壁的兄弟。418,420,419都曾经有人跟我抱怨秦沁的恶行,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很宽容的对他们说“我们要包涵后进”,看着他们露出生不如死的表情我很开心,同时惊叹于秦沁死不长进的本领。
    平静的生活容易让人好了伤疤忘了痛,成为08楼的东方不败后我喜欢骑着车在附近游荡。公寓区南边是农大,有一片很大的林子,我常骑了车去。然后一个人进去发呆。我放松警惕,我忘记防备,所以我遇到危险,那是命中注定。
    被向雷揪着头发拖进他们宿舍是一个周末的黄昏。我从农大出来,一个人骑着车晃晃悠悠,我没看到向雷。但他看见我。趁我没注意到他的存在,一脚踹翻我的车,揪住我的头发拖到他的宿舍。15楼103。
正文 第三章
    “放手。”我踢他下体,他扭住我的胳膊往后一压,我疼得直吸气。“混蛋,放开我。”我又踢又骂,奇怪的是每个经过的人都当没看见我们。向雷打开门把我丢进去,我狼狈地扑在地上,头撞到地板,肯定又肿起来了。我恨这个姿势。我发誓谁敢这么对我我决不饶他。我屏住气,等他过来,我翻身就踢。他猝不及防,没闪过去,正踢在他小腹。我看他扭曲着脸看我,我骂:“活该。”跌跌撞撞爬起来去开门,眼前金星还在固定轨道运行。他一脚踹在我背上,我向前扑几步趴到门上,刚好手可以够到门锁。我伸手去拧。他抢先一步,重重撞上门,反锁。拽住我后衣领脚下一绊把我按趴在地上,顺着我倒下来的姿势跪下,一只膝盖顶在我腰上。
    “混蛋,你要干什么。”我恨死这种弱势群体的感觉,反肘撞他,被他扭住别到背后,还往肩膀上提。就会这一招,我装死,他低头看我。没被制住的右手肘立刻撞向他下巴,他头一歪,没撞着,不过这个行为显然激怒了他。
    “找抽你。”一巴掌打得我眼前颜色暴变,金木水火土星齐转。他转过我身体,对着我小腹就是一拳,出手狠毒程度可比黑市拳赛上把对手往死里打的黑市拳击手。我疼得蜷起身子,双手护住头躺在地上努力喘气,失去反抗的力气。
    意识清醒点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衣服被他脱得差不多了,就剩上衣还勉强挂在胳膊上。身边随便扔着长裤和内裤,都是我的。腿被抬起弯曲到胸口,下身接触到空气,凉凉的。
    “干什么?”我挣扎着踢他,一动刚被打中的小腹就一阵抽痛。
    “当然是干你。”他挑着眉头,凶狠地看着我,压下来。热热的东西抵着我大腿根部。我变了脸,想都没想就一拳挥过去,砸中他下巴。
    “敢打我。”他眼神凶悍起来,黑黑的眼珠发红。慢慢扬起手,我抢先掐住他脖子用力收紧,他吃痛,咳嗽起来。手收回去扳我掐他脖子的手,我掐住不放。他的指甲抓得我手生痛,我只管报复在他脖子上。他连连咳嗽,不再对我客气,耳光接二连三照着我脸来,左边脸被打得麻木,手渐渐松开。
    他抓住我手腕一撇,我听见卡的一声。
    “没骨折。”他放开手,要站起来。我以为他良心发现,他又踢了我胸口一下。换我咳个不停,眼泪都掉下来。泪眼朦胧中看见他去了洗手间一趟。回来时手上多了样东西,看我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他笑的很开心。用脚分开我的腿,在我腿间半跪下来,我继续咳。他抬起我一只腿架到他肩上。我手疼,脚疼,胸口疼,小腹疼,脸疼,脑袋跟着一起疼,疼得我无力思考。眼睁睁看着他把手上的象个瓶子的东西的盖子打开,倒出液体在手上。再抹到他自己身上。比起我,他衣着整齐,只裤裆大开,露出一点。
    “你个**,露阴癖。”他拉起我的腰往下一拖。“被**上的感觉怎么样。”
    我痛的不想说话。他俯下身咬住我咽喉,报我刚掐他脖子的仇。这个人向来是睚眦必报的代言人。“我以为我们已经两清了。”
    “我说过我要见你一次上你一次的,是你自己不知道躲远点,要在我眼皮子底下晃。”
    他激烈地抽动,我倒抽口气。下身痛的厉害。
    勉强动着眼珠四处看,如果身边能有什么够得到的重物我相信我会毫不犹豫地抄起来砸他头上。
    “我劝你别打那椅子的主意。”他悠悠地说,“你现在的姿势不方便。”
    “混蛋。”我一只腿挂在他肩膀上,另一只曲起来贴着他腰。手臂被反扣在身下,腰部被抬得高高。

(甜梦文:www.tianmengw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