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恋恋情深——苏岸木

时间:2016-11-16 10:02 标签:
文案: 沈弦从小就是广受喜爱的单纯富家子弟,傅柏凛却是个突然闯入豪门的私生子。两人从小青梅竹马长大,互相爱慕。傅柏凛却突然和一个女人结婚,沈弦父母也双双车祸丧生。沈弦选择远走海外,两年后重新回国,物是

 文案:

 
沈弦从小就是广受喜爱的单纯富家子弟,傅柏凛却是个突然闯入豪门的私生子。两人从小青梅竹马长大,互相爱慕。傅柏凛却突然和一个女人结婚,沈弦父母也双双车祸丧生。沈弦选择远走海外,两年后重新回国,物是人非。傅柏凛依然对他宣布:“你是我的,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破镜是否能重圆?解开背后隐藏的真相和阴谋是否就能重获幸福?
 
本文是系列文“恋爱情深切”之卷一《恋恋情深》,属正剧,也是系列文的主线故事,剩余四卷中的主角都是本文里面的重要配角,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本文现已基本完结,不必担心弃坑。剩余四卷正在加紧创作中,分别是:卷二《爱慕怜情》、卷三《情深意切》、卷四《深情爱恋》和卷五》《切肤之爱》。PS:首字和尾字凑起来都是“恋爱情深切”哦,虽然名字有些狗血,我也是绞尽脑汁了。
 
主角:傅柏凛,沈弦 ┃ 配角:傅博炎,傅柏烨,唐易,尚匀,刘承志,顾妍芯等若干 ┃ 其它:深情不改
 
1、引子一
 
芯第一次见到弦,是在一个冬日的午后,北欧的一个小镇宁静而闲适。芯拖着行李沿着河边的小道悠闲地逛着,想找一家喜欢的小旅馆住下来。好在天气不错,是个艳阳天,虽然气温低得让她不得不把自己从头到脚捂了个严实,可是斜斜地挂在天空的太阳依然光芒不减。远远地,芯就看见河边的椅子上坐了一个人,穿着黑色的大衣,围了一条格纹围巾,身前支了一块画板专心地作画,不时地搓手取暖。
 
在这条显得有些冷清的小道上,芯一眼就注意到了他,也对他画板上的东西充满了好奇。走近之后才发现他居然顶着一头黑发,是个东方人。芯仔细地观察他的画,那是一幅风景写生,冬日阳光下的河岸风光,可是画给人的感觉却不如实景来得柔和绚丽。这时弦转过头来看着她,脸上带着些许疑问。芯这才看清眼前的这张脸,典型的东方人的面孔,五官分明,轮廓却比较柔和,看上去比较容易亲近,但是眼底里的那抹冷淡却给人一种不亲不疏的距离感。
 
“你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芯用英语问道。
 
“中国人。”
 
“太好了,我第一天来这里就遇到了同胞,能在异乡说中文的感觉真好。”芯开心地用中文说道。
 
“你也是中国人?”弦看了看她手中的行李,继续问道:“你是来出差还是旅游的?”
 
“我出来散心,想找个清静点的地方呆着。”说完,芯在弦的身边坐了下来。“你的画画得很好。”
 
“是吗?可是你的表情似乎还有别的意见。”
 
“恩?”芯愣了一下,接着说道:“你的画确实画得很好,只是……”
 
“只是什么?”弦的声音不高不低,不急不缓,和他本人的感觉很像。
 
芯看着画想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对画我并不懂,我只是说说我的感觉,要是说得不对,你可不要生气哦。”
 
“你说吧,我喜欢听别人的评价,况且画想要传递给人的就是一种意境,一种感觉,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
 
“我觉得画的颜色比实景要暗一些。阳光下的河岸风景让人心情舒畅,看着这么明媚的阳光,人的心情也会好很多,而画里虽然也是阳光,河岸,可是给人的感觉却不那么明媚。”芯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着他的表情。
 
“你看今天的太阳,很明媚耀眼,跟夏天一样。可是冬天就是冬天,冬天的太阳再明媚,再耀眼,始终是冷冰冰的,只有光没有热。如果你闭上眼睛,你能通过照耀在你皮肤上的阳光而感受到明媚的气息吗?”弦缓缓地说道,脸上泛起淡淡的笑容,就跟照在他脸上的阳光一样耀眼。
 
芯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还有他的笑容,片刻之后才说道:“是啊,冬日的太阳,尽管不温暖,可我还是喜欢。”
 
两个人静静地坐了一会,他开始收拾画板准备回去。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还要接着去找旅馆。
 
“你准备走了吧,我也要继续找旅馆去了,不然我就要露宿街头了。”
 
“你还没找到住的地方吗?”
 
“是啊,以前我跟我父母来的时候都住在同一家,可是我发现那家已经改行开商店了,所以我只好另外找了。你打算在这里呆多久啊?留个联系方式吧,有空出来坐坐。”
 
“你对旅馆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我住的旁边就是一家旅馆,环境不错,老板也很热情,不过房间不是很大。”
 
“太好了,这样我就不用到处去找旅馆了,而且我们离这么近,还可以经常聊聊天什么的。”她的心情大好,拖着行李等着弦收拾画具。
 
“你的行李沉吗?我帮你拿吧。”他转过头来问道。
 
“不用了,就一个箱子,拖着走就可以了。”
 
“那也好,反正就在前面不远,转个弯就到了。”
 
她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他的身高不矮,大约一米七五的个子,对于东方人来说算是不错的了。他身材不算壮实,也不单薄,略显苍白的脸和修长的手指能让人明显感觉到他身上的艺术气息。但是他给人的感觉那么平易近人,远没有大多数艺术家的那种乖僻和神经质。
 
“你在这里定居?”她猜想了一下他的身份和职业,始终没有想出明确的答案。
 
“不算吧。我在这里呆了两年了,没有离开的想法,也没有定居的打算。”
 
“哦。”他的一番话引起了她很大的好奇心,却碍于初次见面,不好继续问下去。
(甜梦文:www.tianmengw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