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让这部先锋巨著 >

48号映阳书屋 作者:taikoo

文案: 站在路口的小女孩为何一脸横r_ou_?惨死女鬼为何痴心杨树林?花季少女为何半夜癫痫?下房为何传来声声惨叫?还有为何那苦情的人儿凄凄惨惨等了心上人百年?敬请来到映!阳!书!屋! 稳重腹黑攻x逛街必撞鬼体质受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搜索


文案:
站在路口的小女孩为何一脸横r_ou_?惨死女鬼为何痴心杨树林?花季少女为何半夜癫痫?下房为何传来声声惨叫?还有为何那苦情的人儿凄凄惨惨等了心上人百年?敬请来到——映!阳!书!屋!

稳重腹黑攻x逛街必撞鬼体质受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邢阳;邰逸 ┃ 配角:魑魅魍魉怎么就那么多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蛇吞象(一)
  天清气爽,六点半的太阳还发着微微红光,邰逸眯着眼打个哈欠望着不远处纷飞的纸钱叹口气,小心翼翼骑车过去。从家到学校有很多条路,但无论哪一条最后都会经过学校前的一条林荫路。
  也不知道是谁天天没事来路口烧钱,烧完了也不打扫,早上骑车过来就看到一地白白的大铜钱。邰逸以前总听老人说不能踩纸钱,鬼魂会以为你要和他抢就会跟着你,邰逸每次看到纸钱脑子里都涌现出这句话,心里膈应死了。
  到班了看见同桌一脸不爽,邰逸随口问一句:“咋啦?”
  刘华翻个大白眼:“就路口烧的那纸钱,我他妈一出门那么大一张就糊脸上了,你说谁这么一天天烧有病啊,诶我这一天打开头就不顺。”
  邰逸耸耸肩表示无奈。
  刘华问:“邰哥你有兴趣吗,咱俩晚上出来看看啊?”
  邰逸想了想那个站在路口面无表情从兜里往外掏钱的小姑娘,说:“你脑子有gai啊。”
  目通y-in阳能视鬼。
  邰逸掏出练习册写作业,写着写着又想起来他爸和他说过的事情。
  邰逸不是足月出生,难产,母子俩只活下来他一个,邰妈妈生下他没几个点就闭眼了连儿子都没好好看一眼,打这以后邰爸爸又当妈又当爸的给他养大。邰逸小的时候总哭总生病,身上也有莫名其妙的小伤口,邰爸爸以为是保姆虐待他,毕竟家里没大人看着保姆怎么对孩子都没人看见,邰爸爸就把保姆辞了跟老板申请的带孩子上班。但是情况也没有改善太多,直到邰逸两岁的时候碰到一个老头,一言不合的非得在邰逸眼睛上抹香灰,邰爸爸给人打了一顿也没拦住,一指香灰就这么点在他眼皮上。
  但打那以后邰逸身子就好了起来,单位的老人听过之后就说:“小邰呀你以后要碰着人家得好好谢谢人家呀!小逸这怕是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了!”可惜的是这老头再也没碰见过。
  后来邰逸十二岁那年出了车祸,香灰就不好使了。邰逸先是能看到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子,后来这影子就越来越清晰,到最后邰逸离那些东西近了甚至能看到他们脸上的皱纹啊睫毛啊啥的。小邰逸也发现了别人看不到让他埋胸给他讲数学题的漂亮姐姐,他就直接问他爸爸。
  邰爸爸给他讲了善良的神仙爷爷的故事,然后嘱咐他:“这件事谁也不能告诉好吗?爸爸给你想办法。”
  小邰逸点头,然后看漂亮姐姐一脸嘲笑的玩着床头越来越多的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驱鬼符……
  随着年纪长大邰逸也能分清哪些鬼有善意哪些鬼不能惹,也能做到不去看不去管,偶尔碰到死乞白赖满地打滚非得让他帮忙干点啥的鬼鬼也只能叹口气,看看能不能帮忙。不过最多就是带点东西,烧点纸钱,给活人捎个口信。
  在邰逸眼里鬼的世界和人的世界没什么差别,因为小姐姐总会从香n_ain_ai包里掏出新款的杨树林,前一阵子星辰系列出来的时候邰逸跑了好多纸钱店才给她买到星辰的纸口红。
  不过像路口的那个小姑娘却是不多见的。
  浑身是血,目光凶狠,虽然从身量上看还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对于这种鬼邰逸一向是敬而远之,姐姐告诉他这种惨死的鬼是会害人的。
  熬了一天可算是到了下午,早上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大暴雨,还发了红色预警,不过看这大晴天怎么也不像是会下雨的样子,校长也是观望了一天要不要放晚自习假。邰逸正想着呢就看大东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涌出来一大片乌压压的黑云,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没几分钟这一片的天都被乌云罩住了。
  “嗡——”
  手机震动一下,邰逸偷摸把手机拿出来发现是学校发了放假通知,自从上了高三也就能指望指望大雨大雪放个假了。
  趁着下课邰逸给邰爸爸打个电话问他能不能来接,邰爸爸叹口气:“我这有个会没法请假啊,要不你快点跑出去打个车?”
  邰逸也跟着叹口气,这天可不敢骑车回去,要是骑半路下雨了就惨了,那也只能打车回去了,关键是没带伞。
  邰逸问了一圈谁有多余的伞,都表示没有,刘华说:“你去门卫大爷那问问去,我上回就管他借的。”
  邰逸点点头,但是心里对门卫大爷很抵触,他也说不清为啥,门口邢大爷是不久之前来的,因为长得仙风道骨一脸帅气学生都很喜欢,但有几次邰逸从他身边经过都闻到了一股说不清的香味,很淡很淡但有一股子腻味,很久都没法从鼻腔里消失,邰逸觉得这还不如学校里那群姑娘们的劣质香水。
  下课铃一打邰逸就冲出去,前脚刚踏出教学楼就听见“唰”一声。
  “卧槽!这他妈点也太正啊!”邰逸喊。
  一路飞奔跑到门卫室推开门,一股烟味扑了过来,那大爷的旱烟天天在门口晒着,闻着闻着还觉得挺香。
  “大爷您这还有伞不?”
  大爷指指墙边一排伞:“自己拿吧,别忘了还回来。”
  “谢谢,一定不能忘!”
  邢大爷抽口烟问他:“小伙子,回家过桥吗?”
  他说的桥是出校门东行几米的一个小石桥,学校的林荫路的是单行道,打车的话要么去这条路路口打,要么过桥从那边打,不过路口正对着医院,正常人总是不好意思和病人抢的。
  邰逸说:“嗯......不一定,看看能不能打着车吧。”
  邢大爷继续吞云吐雾:“绕个路吧,别过桥。”
  邰逸:“桥怎么了?”
  大爷:“这天过桥不好。”
  邰逸不懂为啥这天不能过桥,想了想觉得大爷的意思是雨太大桥不好走,这个桥当初走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按什么比例来的,明明不高但是台阶又宽又多,雨雪天看不清很容易踩空。这么想这大爷人还挺好。
  邰逸本想等几分钟雨小点了再出来,等了一会不见雨小反而越下越大,邰逸默默叹口气认命的走出来。
  出了门卫才发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有零星几个学生走在他前面,他看见前面一哥们还没走到路口就掉头往回走,邰逸快走几步大喊:“哥们前面咋了?”
  那同学对他摆摆手:“别走了绕路吧!又他妈塌了积水太多看不清塌哪了。”
  邰逸心中猛翻白眼,这地界一年不知道塌几回,还年年修,遇着个暴雨就塌还修它干啥。
  这雨来的又急又大,小桥的台阶就像是一个个小瀑布,邰逸把裤腿挽上去一手打伞一手扶着桥,真挺滑的。下了桥看见树底下有个小姑娘蹲着,俩手抬起来挡着雨水,邰逸看见她就好像看见小时候的自己,邰爸爸工作忙,有的时候不能准时接他,他也这样蹲在小学门口。
  那年也是,春末的大暴雨,小邰逸没带伞蹲在树底下等他爸,也是那天一辆超速的车撞到了奔向爸爸的他。
  “你爸妈呢?”邰逸问。
  小姑娘抬头:“没来接我。”
  邰逸掏出手机问她:“那你知道你父母电话吗?”
  小姑娘说:“老师给打过电话了,我等他们呢。”

(甜梦文:www.tianmengw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