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让这部先锋巨著 >

江尘+番外 作者:青丘古月

时间:2017-08-29 09:13 标签: 拍个视频就把钱挣了
文案: 末世中绝处逢生,回到少年时,重生在他处。 兜兜转转,谷中走出的仙,回到了魔的暗影。 骊歌,别想走。 尘生,暗影门主,我江骊歌不会放手了。 Ps:1v1,门主攻x医师受,短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骊歌、君尘生 ┃ 配角:白霜、秦央柳、柳

 
文案:
末世中绝处逢生,回到少年时,重生在他处。
兜兜转转,谷中走出的仙,回到了魔的暗影。
“骊歌,别想走。”
“尘生,暗影门主,我江骊歌不会放手了。”

Ps:1v1,门主攻x医师受,短篇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骊歌、君尘生 ┃ 配角:白霜、秦央柳、柳飞絮、秋霁、小秋、顾老、鹤尊 ┃ 其它:江湖琐碎小事

 

第1章 伊始
  鹰儿的长鸣伴在左右。茂密的丛林间,一个狼狈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跑过。
  满身的伤痕,血液不停息地滴落。他低低地咳了几声,放下的手指上有几丝血色的痕迹。
  蹒跚的脚步停下,面前难知尽头的黑暗散发出森森的寒意。他终是撑不住这伤痕累累的身体,跌坐于地的同时满是灰尘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苦笑。
  难不成,天要绝他之路……
  “终于跑不动了?”身后有人的声音传来,充满了猫捉耗子般的戏谑。
  他不答,调整呼吸的同时不着痕迹地寻找着出路。
  “别找了,这是条死路。”另一人的声音传来,是一如他记忆里的沉稳,却说着他从未听过的残忍之语,“天亦要亡你,我也留不得你。”
  鹰儿的鸣叫声中带了焦急,欲要落下却被那一支支长箭逼退。
  钟黎眯眼,看着那个曾经的挚友,曾经唯一可信任的人,狼狈不堪地坐在地上:“江骊歌,若非你毁我所谋之事,我也不会如此待你。”
  “呵。”他摇了摇头,“钟黎,我早就说过,你我二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找这些借口,又有何意义?”
  钟黎神色一变,嘴唇蠕动,终是没再说什么,而是断然厉喝道:“动手!”
  鹰的长鸣响彻长空,尖利的爪阻挡着钟黎手下的人伸向江骊歌的手。
  “嘶!这扁毛畜生!”其中一人看着手背上的血痕,怒从心起,抽出背后的长弓,搭箭s_h_è 出。
  江骊歌勉强抬起手,双手手指微微张开,做了一个古朴而优雅的动作。
  鹰儿猛地抬高身体,躲过了那支箭。
  “走!”江骊歌低喝一声。鹰儿不甘地鸣叫,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飞向远处。
  江骊歌松了口气,却是忍不住咳嗽起来。
  血痕挂在嘴边,他却没了拭去的力气。
  钟黎看着虚弱的人,神色莫名:“按住他。”
  江骊歌抬起头,模糊的视线只看见那个人蹲下身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只花。
  一朵红,一朵白。
  他的神色中是难以抑制的震惊:“我明明……”
  “你毁了我精心培育的花田,那可是末世至今我最大的希望。”钟黎唇边溢出了一抹微笑,却让人觉得心里发冷,“可是,我翻遍花田,居然发现还有两朵剩下。”
  “刀。”钟黎冷冷吐出一个字,身后立着的人立刻恭敬地递上了一柄刀。
  “这花,我自发现培育以来,从未在人身上实验过。”钟黎转着手中锋利的刀,看向江骊歌的眼神充满冷漠,“如今只剩两朵,倒是‘便宜’了你。”
  锋利的刀刃划开胸前的伤口,好不容易止住的血顿时喷涌而出。江骊歌蹙眉忍着钻心的痛意,被疼痛刺激反倒清晰的视线落在钟黎身上,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你……要做什么?”
  “试药。”冷漠地吐出这两个字,钟黎丢掉了刀。
  他现在不需要它。
  “我会将这死花种在你的体内。不过,你可放心,你不会死,因为我会将生花一同种下。”钟黎晃了晃手中的花,说出的话让他身后的人不寒而栗。
  “生死花之力在你体内会自成一个循环。你不会死,却会生不如死。”钟黎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站起身对身后人招手,“把他带回去。”
  江骊歌勉强保持着一丝清醒,见那些人向自己走来,心知自己这次可能真的逃不过了。
  身体一边的无尽深渊散发着幽幽寒气。江骊歌心思千回百转之下已下了决心。
  左右不过一死……
  他咬牙忍着满身的痛楚,身体一翻,整个人已落下悬崖。
  钟黎神色大变,伸手似要抓住那一抹满是伤痕的身影,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坠落。
  鹰儿的悲鸣响起。它拼命扇动翅膀,想要追上那个坠落的身影,却被一支长箭贯穿了身体,无力的坠下。
  江骊歌闭上了眼,眼角却有泪。
  不是让你走吗……为什么要回来……
  原来,有的人,真的不如一只鹰。
  急速的下坠中,什么都感受不到,身体仿若处于虚空。
  江骊歌想起了很多,很多……
  最后停留在脑海中的,是幼时的场景。
  “爷爷爷爷!你看,小骊歌聪明吗?”不过十岁的孩子得意地指挥着小小的鹰儿在空中飞舞,成功地完成了训练后开心地嚷道。
  脸上满是皱纹的老人慈爱地摸摸小孩的头:“厉害,我家骊歌最厉害!”
  话语一顿,老人敛了神情,变得严肃:“不过,小骊歌一定要记住一句话。”
  “什么话?骊歌一定记住。”小孩也是一脸严肃。
  不过他这神情倒是把老人给逗乐了。老人揉了揉小孩的脑袋,神情柔和,看向远处的目光却是充满着感叹。
  “记住,人心难测。不要轻易地去相信一个人。”
  “人心难测……”江骊歌喃喃,苦笑了一下,声音渐低。
  “爷爷,骊歌现在才明白,什么是人心难测……”
  作者有话要说:
  嗯,开始了。


第2章 飞鸟东来
  湖水清澈,彩色的锦鲤嬉戏,吐出的水泡闪烁着七彩的光芒。
  白色的飞鸟穿过上方的薄雾,翅尖微抖,几滴水珠飞落,融入湖水中。
  方才玩得开心的锦鲤连忙游到卵石旁,尽力将自己藏在其中。
  白鸟的食谱中,自是包括它们。
  瞥了眼卵石旁瑟瑟发抖的鱼尾,鸟衔着一串还带着露珠的朱红果子,不屑地扭头,飞向了湖的另一边。
  绕着一块青石盘旋几圈,白鸟收敛了羽翼,落在了石上。它衔着朱色果子,黑亮的眼睛盯着石上横卧的少年。这飞鸟轻快地走了几步,将果子放在了少年身边,嘶鸣一声便振翅飞起,在上空悠悠转了几圈后向远处飞去。
  这块青石不大,勉强露出湖面的部分几乎全被少年占据。少年有着一头极长的黑发,乌黑的发末梢垂落,浅浅浸入湖水。
  有风吹过,带来了点点落花。花瓣飘荡在湖水上,有几瓣甚至落在了乌黑的发间。
  锦鲤好奇地游来,绕着那发打转。
  虚搭在青石边缘的修长手指微微一动,少年睁开的眼中露出几分茫然之色。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似是极为不解。
  水面倒映出一张稚嫩的面孔,面容虽未长开,却也有几分清丽脱俗之感。随着他的动作,极长的发的末端在水中晃了晃,那几尾锦鲤惊慌游开。
  指尖碰到了冰凉圆滑的东西。少年的目光从湖面收回,落在了身边。修长的手指拈起朱果,他仔细查看起来。
  朱果在阳光中闪动着晶莹之色,其上露珠滑落,坠入湖中带起了一阵阵涟漪,惊得刚游来的锦鲤又慌忙游开。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