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降临人间 by 青纱帐(兄弟年上)

时间:2017-04-01 08:51 标签:
降临人间 by 青纱帐(兄弟年上)


圣经上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赐;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爱是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如果这是爱情的真谛,那麽,我承认──
我不爱他。

  第一次看见默菲,雅弥十五岁。
  父亲把雅弥叫到他的书房,长长的落地窗前,那个人背对著阳光下站立著。他有一双灰绿色的眼睛,那是一种罕见而迷惑的色调,像笼罩著雾气的天空。
  那人正戏虐地朝著雅弥笑。微微卷曲的金色长发用一条浅灰色发带结住,明亮的发色折射著秋天浅淡的碎光,但奇异的并不耀眼,只是温柔。
  雅弥痴痴地盯著他瞧。
  “雅弥,这是你哥哥,默菲。”
  父亲把他带到雅弥面前,郑重地介绍。
  雅弥依旧傻傻地看著他。
  “嗯,事实上说准确点是同父异母。”男人勾起唇角,露出有点狡诘的笑,“其实我还有个中文名字,你可以叫我若言。”
  他拉起雅弥的手背,弯身在上面烙下一吻。非常优雅的吻手礼,可是……雅弥心想,我好像不是女孩子吧?
  “默菲!别胡闹。”父亲斥责。
  男人大笑地松开手,伸手胡乱地揉了揉雅弥的头发,“以後要好好相处啊,我亲爱的弟弟。”
  他朝雅弥眨眨眼,雅弥立刻心慌地垂下头。
    
  从那以後,雅弥的世界就改变了。
  圣经上说,万物一般,众生平等。但雅弥觉得哥哥是不同的。只要那人一出现在他面前,自己的视线就会不自觉地追著他的身影。
  哥哥的嘴角总是带著戏虐的笑,如古代贵族般优雅的举止和俊美如天使般的容颜,轻易地让所有人倾倒。
  但雅弥知道哥哥是恶魔。
  那人的每一个微笑,每一个眼神都如此**。他是伊甸园的毒蛇,要引诱纯洁的雅弥吃下**。
  他在**他。雅弥明白。
  早就在第一眼见到他时,雅弥就知道自己躲不过。可他的信仰仍在挣扎。同性之爱,上帝形容这是可憎恶的罪恶,是与上帝所建立的男女之爱、美好家庭观念势不两立的。更何况还是兄弟之间?
  雅弥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但这仍阻止不了雅弥日益沦陷的心。
  每当那带点恶魔式笑容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雅弥的心就开始剧烈地颤动。那优游於阴影中的挺拔身影,长及背的金色卷发,时时刻刻在挑逗雅弥萌动的心,那人注视的目光仿佛折射斜映在水面上的月影,虚幻美丽,充满**。
  曾经,雅弥的世界非常简单,进入英国的神学院进修,毕业後做一个神父,终身侍奉天主,这是雅弥的梦想。虽然雅弥的家族是本城最有权势的古老世家,但作为唯一继承人的自己对那些阴暗的计谋并不感兴趣,於是父亲在努力多年不果後,便将身为私生子的哥哥带了回来。
  对於这个突然出现的哥哥,才十五岁的雅弥并不清楚自己对他抱持著的,到底是怎样的情感。
  是一见锺情吗?
  如果只是单纯皮相的吸引,那麽雅弥不是没有见过比哥哥更美丽的人,但为什麽自己没有丝毫的心动?
  为什麽会是他,为什麽会是自己的哥哥?
  雅弥相信世界上永远不会找到偶然的发生,只会是必然,上帝帮我们安排好了一切:爱情、苦难、生死……
  於是,雅弥终於知道,天主要考验他的时候到了。

  一个月後。
  兰家大宅里静悄悄的,这天是中秋节,所有的佣人都放假了。
  宅子里漆黑冷清,今天城里有一个盛大的宴会,宅子的主人们都去参加酒宴,只剩下一室寂寞的华丽。只是……冷白的月光下似乎有什麽不寻常的东西被揭露了出来。
  那散落一地的衣物,无声地蔓延著,从玄关到楼梯口,领带、衬衣、长裤……像秋天凋零的叶子,一路散落。
  雅弥卧室的门开著,门口一条纯白的内裤被人无情地丢弃在地上,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唔……”布置素净的卧室里,已经全身**的雅弥被哥哥压在门上激烈地缠吻。
  男人的湿热的舌头在少年柔嫩的口腔内翻绞,吮吸那有些微甜的津液。
  雅弥揽著哥哥的脖子,柔顺地承受著男人有些暴躁的吻。
  只一个月的时间,自己就陷落了。
  雅弥觉得有些悲哀。
  可那个人是那麽温柔,深情的眼神总是那麽专注地看著自己。那些逗笑自己的玩笑,亲手折的纸鹤,每一天,每一天地……
  “雅弥,我们私奔吧。”
  宴会上哥哥冲自己顽皮地眨眼,然後两个人就真的牵著手,像一对私奔的男女悄然无声地逃跑了。
  风吹在耳侧,手紧紧交握,那一瞬间,什麽都不能想,只是无限地酸楚的甜蜜。
  真想永远和这个人走下去,忘记一切的禁忌和罪恶。忘记……哥哥眼中闪动的火焰──雅弥当然知道有什麽在等待自己。
  当身上的衣物被一件件地剥落,当那人的气息贴上自己,雅弥只是静静地闭上眼。
  他知道他的世界将改变在今晚。
  
  少年洁白的身躯被默菲压在身下,如想象中一样美好的触感让默菲赞叹不已。手掌下雪白如玉的背脊在微微地颤抖,臀部挺翘的曲线让他忍不住俯身。
   “不要!哥哥……”雅弥挣扎著往前爬,男人的牙齿在自己的臀部噬咬著,那淫乱的感觉让他害怕,“别这样……”
  “别逃,雅弥。”默菲的声音有点喘息,他轻轻地笑,“你有一个非常迷人的屁股呢,真让哥哥兴奋。”
  听见哥哥淫秽的话语,雅弥羞地将自己的脸埋进掌心。
  默菲拨开那两片细软的臀瓣,少年股间的入口如花蕾般紧闭著,粉色的褶皱样子非常可爱,他伸出舌头去舔。
  “呀──”雅弥惊叫,哥哥怎麽可以吻那里,“脏,好脏的……不要,哥哥……”他摇晃著身体挣扎。
  该死的!默菲暗咒。看著在自己眼前不住晃动的雪白臀部,那淫糜的动作刺激著他的视觉──这叫他怎麽忍!
  他一把按下雅弥的身体,精壮结实的身躯覆上去,压制弟弟的挣扎。
  “雅弥,别再动了!”默菲沙哑地道,安抚性地亲吻著弟弟小巧的肩膀。“我不想……伤害你……我的天使……”
  那喃喃的低语让雅弥安静了下来,他咬著唇伏在枕头上等待哥哥的下一步动作。
  男人的气息靠了过来,雅弥抑制著自己的不安,任由哥哥咬住自己的耳垂舔弄。修长的手指探进少年从未被打开的身体内部,一瞬间的不适让雅弥呜咽出声。
  听到那一声呜咽,男人停了下,感受到身後的温暖离去,雅弥有点茫然地回头。看见哥哥从浴室里取了什麽出来。
  “忍著点,雅弥。”重新把雅弥的身子按回去,默菲将蘸著沐浴乳的指尖推送进去。
  油腻的乳液一点一点地被填进那窄小的入口,那陌生的感觉让雅弥不由紧缩了臀部的肌肉。抽送的手指被雅弥的内壁紧紧咬住,默菲无法忍受地抽手。
  细软的腰肢被他拉起,一个火热的庞然大物抵住了後庭,那灼热的温度吓得雅弥一阵眩晕,隐约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麽事,雅弥只能紧紧地闭上眼睛:“不……哥哥……啊──”雅弥猝然尖叫,那巨物已经开始顶入他的身体!
  “你可以再叫大声点……”默菲兴奋地喘息著,双手按著雅弥的腰往下一压,让雅弥的臀部高高地向上翘起,挺腰用力推进──
  “啊……”巨大的肉刃破身而入,雅弥痛地一下子瘫软,像受伤的小动物般呜咽!
  “呜……”雅弥拼命地腰动臀部想摆脱的纠缠,可是这一切都没有用。哥哥的分身正缓慢而坚定地撬开自己的身体,一直到少年光滑的臀部碰到男人蜷曲的耻毛。
  “呼──”男人发出舒爽的叹息,巨大的棒状男性被少年紧窒的媚肉夹住,他难以忍受抽动自己的**。
  “雅弥,你真棒!”默菲赞许似的拍打著弟弟的屁股,成熟的男性在少年柔软的甬道内挺进。
  “啊!啊!!……” 肌肉的颤动牵动结合部一阵阵紧缩,雅弥绝望的不断摇头大叫,脸上的汗水随他的动作洒落──身体好痛,痛地要死掉了……仁慈的天主啊,这是你在惩罚雅弥吗?因为自己终究还是背叛了上帝选择了这个男人!
  “哥哥……”雅弥的眼泪一下子就迸了出来,他绝望地哭泣,无声地抽噎著。

  从那一天後,雅弥和默菲就秘密地保持著这隐秘的肉体关系,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默菲就会潜进雅弥的房间,享受少年极至的美妙肉体。
  雅弥的身体被这男人一点一点地探索著,改造著,渐渐迷失在这不伦的情欲里。
  “啪!啪!啪……”臀肉和胯骨发出规律的拍打声,和著男人的喘息和抽插时的声响在寂静的房间里回荡,刺激著雅弥的听觉。
  “饶了我,哥哥……”雅弥痛苦地哀求,声音却被哥哥的吻吞噬掉。
  身体被激烈的穿刺著,纤细的长腿一只被哥哥高高地架在肩上,另一只则被他用膝盖压在床上,摆出一个门户大张的难堪姿势。默菲在雅弥股间急速地戳刺,不知道已经经历过多少次性事的洗礼,雅弥的後穴竟能够顺畅地承受男人的巨大。
  “我的小雅弥,哥哥是在疼爱你啊。”默菲低头吻住雅弥的小嘴,肩上架著的大腿随他的动作下压,雅弥的下身打开得更大。
  默菲低头去舔雅弥胸前的茱萸,那挺立的乳头被男人一吸便痛痒难止,雅弥难耐地扭动著腰枝。被哥哥这样淫乱地玩亵,竟有一股春潮自自己的下腹涌出,那湿淋淋的後穴开始反射性地紧缩,一张一缩地吸住体内的肉物。
  “雅弥学坏了……”默菲发出舒爽的喘息,他笑,“吸地可真紧啊,看看你多喜欢被我插!真是**……”他不断用下流的言语刺激雅弥,“天哪……我真恨不得死在你身上,你这个荡妇!”
  “不──”少年半熟的身体被男人深深地进入,粗鲁地贯穿,雅弥雪白的身体在反复的凌虐中竟然开始泛起红晕,他痛苦又仿佛有些愉悦地仰起头,手痉挛著抓著床栏,发出一声声压抑的**。身体被他撞击地一颤一颤,雅弥努力抗拒,可是身体深处涌上的甜美而激烈的浪潮使他无法抵抗。
  “不!恩~~哈!哈!慢点……不要!哦~~哥哥!”雅弥被默菲顶地迷乱起来,粉唇微张,**的浪叫不断从自己嘴里吐出。
  不要!不要!住口!雅弥的理智在鞭打著自己,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摇摆,他抬高臀部,让默菲的阴茎更深地贯穿自己。
  “哈!哈!……不……哥哥,好难受……”双腿大张著,雅弥甩动著自己的脑袋,下身的青芽开始吐出淫液,这一波波的快感让雅弥不由自主地收缩腹部……
  默菲压制著雅弥越来越兴奋的挣扎,几次酣畅淋漓欢爱下来,这个身体已经越来越淫乱了,看著原本纯洁的雅弥被自己**地如荡妇般渴求自己的肉棒,默菲觉得异样的满足。
  他压住雅弥的腿根打开,这个姿势让默菲可以清楚地看见弟弟的臀部中间正在一张一合地痉挛,饥渴地吞吐著自己灼热粗壮的阴茎。这淫浪的吸吮动作看得他口干舌燥,他粗喘著将自己的肉棒抽拔出来,一股淫水从雅弥的股间流淌下来。
  “不要……恩……”弟弟发出空虚的企求,下身的花穴一阵急促的开合,眼泪顺著他精致的小脸流下,画出两道湿痕。不知道是因为**的渴求还是对本身反应的羞耻。
  默菲深吸口气,低头对著那**的小穴就是一阵热烈的亲吻。
  “滋!滋!……”的声响从雅弥的腿间传出,雅弥整个人突然开始一颤一颤的跳动,失去理智似的尖叫。
  “哦──恩!天哪!啊!啊!!哥──”他张大了嘴喘息,唾液不受控制地分泌,沿著嘴角流到脖子上。秘密的花穴被男人这样狂乱地吸吮,雅弥觉得自己的魂都要被男人从那里吸走了。肉壁剧烈地蠕动起来,雅弥腿间的性器开始剧烈地颤动,就在要泻身的瞬间,铃口却被哥哥残忍地堵住。
  “不──”
  默菲抬起头,线条优美的薄唇上粘满了白浊的液滴。雅弥失神地看著男人的唇靠过来。
  “唔……”雅弥受不了地摇头,这太肮脏了。可是哥哥强硬地抓住自己的头,粘腻的舌头伸进来,将嘴里含著的浊液哺给他,强迫他咽下。
  两人的舌头交缠著,满嘴都是腥咸的味道。
  “你要适应这种味道……以後我会用阴茎插入雅弥的小嘴里,到时候你可是要全部吞下去的,我的天使……”
  雅弥垂下眼,默默地流泪,哥哥总喜欢在床上叫自己天使,但雅弥知道自己根本不配!即使被男人如此亵玩著,自己却还是深深地迷恋著这个人,身体淫乱的反应让他觉得自己彻底堕落了……
  默菲将雅弥的两腿都架到肩上,抱紧雅弥的腰就全力戳刺起来。
  “仆!仆!仆!……”黏腻的水声急促地响著,雅弥的腰部被高高托起,臀部被强悍的塞入男人灼热的阳具,修长白皙的双腿被压到胸口。这个动作使雅弥整个臀部都悬空了,只剩下头部及背部落在床上。男人狠命地冲顶著他,那不知节制的力道让他很难受,他的手抓著床单,压抑地抽噎著,无力地哀叫:“轻点……哥哥……轻点,好疼…… ”
  默菲没听见似的疯狂挺送著腰腹,身下少年的身体是如此美丽,那包裹著自己的肉壁柔软温暖,不时地吸吮、收缩,如婴儿的小嘴,令人沈迷。
  “呼!呼!……”默菲开始难以控制自己的呼吸,而身下的少年却已经完全迷失在原始的情欲里,他高昂著头大叫:
  “啊!恩……哥哥!恩啊!太深了……不行了!要坏掉了!哦……”
  “咕吱!咕吱!咕吱!……”结合处的淫液开始泛滥,发出翻绞的水声,让默菲情动地不能自抑。因为用力过猛,床都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音。
  宽敞的卧房里回荡著男人的粗吼和少年失态的尖叫,越来越激越,终於在某一个瞬间崩溃,爆发!
  两具肉体一起到达了**!
  “啊──恩……”
  一股股的精液源源不断地射进自己体内,会聚在少年的腹中──那充盈的体液让少年失神地想著:如果自己真是女孩子,一定会怀上哥哥的孩子吧。
  默菲倒下来,结实颀长的身体压在他身上,那重量让他很不舒服。可是弥雅舍不得推开他。自己是那麽爱这个人,为了他自己放弃了长久以来的信仰,背离了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甚至是抹杀了自己的良知和羞耻之心!
  “哥哥,我爱你……”雅弥小小声地倾诉,也不管男人已经酣然入睡。他满是泪痕的脸上露出一点点开心的笑,那麽珍惜地抱著身上的男人……

  男人背对著雅弥,他裸露的臀部肌肉纠结著,正不断耸动自己的腰腹进攻身下的男体。从雅弥的角度只看到男人高高地提起胯部,将巨大而赤红的肉刃反复地插入身下那人的後庭之中,雅弥甚至可以看到浓稠的白浊从他们结合的地方汩汩淌出。
  躺在床上的男人紧闭著眼睛,精悍的身体因对方插入的动作而一下一下地起伏著。他的双手被特制皮带绑住拴在床头,双腿大大地敞开,分别锁在床的两侧。那结实修长的大腿内侧布满了无数豔丽的齿印,显得异常色情。股间的密洞被肉具狂乱地穿刺著,男人的表情既痛苦又愉悦。原本俊美的面容扭曲著,布满难耐的**。
  雅弥躲在门後呆呆地看著,什麽声音也发不出来。
  床上的男人他认识──展飞。一年前自己被人绑架时就是他出现救了自己。作为报答,哥哥破例让他入了帮。
  凭借著精明的头脑和冷酷强悍的手段,展飞没过多久就在帮里闯出一番名堂。大哥极为欣赏,想培养他坐上帮里二把手的位置,最近甚至还让他负责了和威尔家族的药品买卖。谁知道这个人竟是警方派来的卧底!
  交易彻底失败,还牵累整个家族被政府明令调查,父亲为此非常震怒。幸好有几个忠心的手下一力承担下来,才不至於全军覆没。但一下子损失了这麽多金钱、手下及人脉关系,哥哥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便暗地里使计抓了展飞囚禁起来。
  雅弥知道後很担心,毕竟这个人曾救过自己,几次想帮他求情,可是每次一谈到这个话题,哥哥的脸都会阴沈下来。听说展飞昨天逃跑又被抓回来,雅弥实在很怕哥哥会对他不利,所以今天便悄悄地跟来了。却没想到看到的是这样的情景──
  哥哥显然很愤怒,他像野兽一样咬遍男人每一寸皮肤,下身又快又狠地捣入男人的体内,如狂风暴雨般的**让男人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他大概是被**了很久,後穴被反复粗暴地插入,身体竟还能从暴力的**中找到快感。他不自觉地收缩腿间秘密的孔穴。一些透明的汁液正从里面源源不断地渗出来,浸湿身下的床单。
  哥哥一手揪住展飞的头发,强迫对方挺起胸部,两点饱满顺势就被哥哥纳入口中,那犹如哺乳动作让对方情不自禁地颤抖,全身布满羞愧的潮红。
  下身的阳具被哥哥残忍地掐住,无法发泄的痛苦让展飞不自觉地扭动身体,这些微的挣扎却引发哥哥更狂暴地占有。
  雅弥悄悄地靠近了几步,终於看清哥哥面容。他正大声地咒骂著男人,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像是愤怒到了极点,又像是极度的失望,竟意外地显得有些悲哀。那神情何其熟悉,看得雅弥心里一阵紧缩──
  几次三番的逃脱,哥哥竟然没有杀他。
  原因?雅弥其实不想知道的。
  不知道哥哥骂了句什麽,被骂的男人突然一怔,转过头来看著哥哥,脸上露出似哭似笑的表情。
  哥哥突然凑过去吻他。然後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麽。
  展飞怔怔地看著哥哥,反复地摇头,突然又极缓地点了下头,那一刹那竟有眼泪滚落。然後,哥哥也停住了,他突然低头吻了一下男人的额头。展飞吓了一跳似的抬头,然後他们都看见了哥哥的笑──那不是惯常的戏虐笑意,而是真正的温柔的微笑。
  雅弥为那笑容震撼住。而展飞也呆呆地看著哥哥,然後似乎是听到什麽,他突然闭上眼睛,全身都颤抖起来。
  哥哥抱住他,不断地亲吻男人禁闭的双唇。他的下身开始缓慢的摆动,由缓到急,插地越来越深,越来越用力!每一摆动都深深刺入男人的蜜洞深处!他在男人的耳边喃喃,温柔的言语让对方僵硬的身体逐渐柔软下来。
  哥哥粗长的阴茎在男人挺硕的股间时隐时现,淋漓的汗水自两具裸露的男体上抖落,他们紧抱在一起,下身急遽地碰撞。男人结实的肌肉起伏纠结,他喘息著,成熟而涨大的男茎随著哥哥的动作上下甩动,铃口处滴出的淫液随摆动挥洒著,滴地床单上到处都是!那充满肉欲的画面让雅弥中心一阵欲呕。
  此刻的展飞已然是被哥哥操弄地情动,他摇摆著紧窄的臀部,腹部紧绷,两条结实的长腿不住乱蹬。
  哥哥居然帮他取下禁锢的皮带与脚镣。
  一解开禁制,展飞的双腿立刻环上哥哥的腰肢,他脚踝交扣,扬起头,健硕的臀部就开始有规律地上挺,主动迎合著哥哥抽送的频率。那娴熟的动作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日日**的结果。
  身下男人的主动让哥哥情欲高涨,他情不自禁地吻上那张性感的薄唇──而对方也配合地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唾液随交缠的双唇流下,浓烈的亲吻让两人都气喘吁吁。
  哥哥跪在男人腿间,两只手分别捏住展飞的两瓣臀瓣,腿间的肉刃狠狠地在对方股间抽撤,带出点点白浊。展飞腹部的耻毛被自己的体液打地湿透,没有一丝赘肉的男性身躯在哥哥的侵犯下融化成一滩春水,他柔弱无骨地挂在哥哥身上,健美强壮的身体被那根雄性利器插地上下弹跳。
  他的身体在长时间的性侵犯中被改造了,此刻已完全沈迷在被征服的快感中,紧实的臀部因极度的快感而瑟瑟发抖。他欢畅地叫著,毫无羞耻地向操干自己的男人挺腰送臀……
  仆!仆!……
  布满白浊的床上两具矫健的男体翻滚在一起。
  展飞脸色潮红,柔嫩的肠肉被巨棒挤压著,臀缝间的密洞被撑地大开。他粗喘著搂紧哥哥的脖子,情难自抑地递上自己的唇。与此同时,那丰挺的臀部却还在不断的上下摇动,淫浪的姿态让雅弥根本认不出这就是当初那个以冷酷骄傲出名的展飞。
  这样弄了一会儿,哥哥突然不解劲似的把男人一把按倒在床上。他把展飞的下身拉成一字,粗大的阳具不由分说就猛力捅进对方的蜜洞深处!展飞张嘴大叫了一声,但很快他就叫不出声了。因为那密集的抽插让他根本来不及尖叫!哥哥压著展飞大力干著,每次都直插到底!展飞开始挣扎了,但很快就被哥哥猛兽般狂野的进攻击溃。只见他同脱水的鱼一样张大了嘴巴,身体反射性地随男人的插入一下下颤动……一直插了数百下,展飞已经被操到失神,他瘫在床上任由男人干著自己。上下两张嘴都大张著,白花花的精液自下身那张小嘴吐出,後庭的入口因男人粗暴的捅插而有些松弛了,略张著口,在空气里痉挛性地抖动。
  看著身下俊美强悍的男人被自己干到无力,哥哥邪邪地笑了。他突然抽出埋在对方体内的阴茎。
  後穴的空虚让展飞难耐地扭著身体,他迷迷糊糊地看了哥哥一眼,竟主动将双腿抬起来挂在哥哥肩上。哥哥得意地笑了,扣住他的腿关节就往向下压。男人的密洞彻底呈现在他眼前。见对方痴痴地瞧著自己下身的蜜洞,展飞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羞涩的红潮,哥哥邪笑著对准那红色的肉洞中心猛地一捅──利刃贯体!身下的男人一震,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媚叫!
  哥哥显然是对这高昂的叫声十分满意,又这样来回捅了好几下,顶住男人的肉心开始使劲研磨。
  展飞被这一连串动作搞地神志不清起来,嘴里控制不住地叫嚷著什麽。俊美的脸庞兴奋地扭曲,黑色的短发也随著他的动作左右甩动。精液和汗水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闪闪发光,下体中央的肉洞更是被男人的阳具捣地一片泥泞……
  如此疯狂地抽插了足足半个小时,两个人都有点癫狂了,终於在一次强有力地插入後,哥哥的身体开始震动,他的肌肉紧绷著,死死地顶著展飞的臀部往上举!而展飞也抑制不住似的高高昂起脖子,张著嘴大声地吼叫。他结实的臀部下意识地向上猛挺迎送,雅弥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肛肉在不断地收缩夹紧!
  两个强壮的男人一起**了!
  粗砺的吼声在房间里回荡,只见展飞的四肢一阵阵痉挛。他整个人从腰部开始被强制性地向上折起,双腿伸直,只有挂在哥哥肩头的小腿小幅度地蹬著。一股股白浊正从他的腿间喷出,溅落在他的脸上。**的冲击让展飞忍不住脚趾蜷曲,他搂紧了侵犯自己的男人,啊啊地大声叫著,那线条优美的丰臀甚至配合著哥哥射精的动作在微微地摇动!
  ……
  终於,持久的射精完成後,哥哥松开手。
  失去了哥哥的依持,展飞一下子摊倒在床。四肢大张,下体被捅开了个大洞,那颤抖著的入口已经无法闭合,保持著性交时的姿态。在阴茎拔出的瞬间那里甚至还发出了波地一声。大量粘稠的白浊从他的蜜洞里涓涓涌出。红豔的媚肉一阵收缩挤压……
  **的快感让那展飞无神地大张著嘴,喷射而出的精液溅了他满脸满身,过了好一阵子四肢还在反射性地颤动,被注入甬道的男精**似的流满他线条挺拔的屁股,那有如雕塑般深刻的五官上如今只剩下一片痴迷之色。
  看到男人的痴态,哥哥忍不住翻过身又压上他,这次却只是单纯的亲吻。一下一下,直到展飞回过神後还不停止。那温情的吻让展飞有些羞涩地挣扎,但很快就沈溺了。两人在床单上相互磨蹭著身体,雅弥看到展飞有些犹豫地伸手,骨节分明的手指颤抖著插进哥哥披散的长发中,慢慢抚摩……
  看到男人眼里欲落的晶莹,雅弥闭上眼。
  房间里两个俊美强悍的男人交叠在一起,静静地相拥。
  雅弥知道,从这一刻起他们圆满了。
  从身到心。

  神父,我有罪。
  你有什麽罪,孩子?
  我……想杀一个人。
  为什麽?
  因为他……他抢走了我最爱的东西。
  听我说,孩子。爱是不能勉强的,你失去它,证明它原本就不属於你。包容、相信、等待、盼望,这才是爱的真谛。收起你贪婪的心,恨自然会消解。
  ……我明白了……
  
  “哥哥……”雅弥从後面贴上哥哥俊挺的身体。
  “怎麽了?”默菲对著镜子整理著自己的仪容。今天是老爷子的生辰,晚上在兰家大宅要开一场盛大的宴会,自己当然要好好准备。前阵子出的事让老头对自己很不满意,今天这番工夫是一定要做足的。他心思飞转著,回答的声音便有些漫不经心。
  “我帮你吧。”身後的少年走到自己面前,整理著有些皱纹的领子。
  默菲低头,看著弟弟专注地近乎虔诚的神情。
  第一次看见这个精致美丽的少年,默菲就知道他对自己有意思。被自己注视时,少年那躲闪的视线,娇羞惊慌的表情,无一不在述说著少年对自己的迷恋。意料中的,之後几次**下来少年就轻易被自己得逞了。那半熟的青涩身体的确美味,看著雅弥由原来那个纯洁到几乎禁欲的天使变成没有自己身体就不行的荡妇,那种淫秽的毁灭欲让默菲异常兴奋。但似乎也仅止於此,温室的小花摧折起来太过容易,对於自己来说还是骄傲带刺的玫瑰更有味道。想到那个强悍如豹子的男人,默菲忍不住微笑了。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