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不正常关系 作者:也算逍遥

文案: 我们是什么关系? p友关系! 简单地说就是我把你当女朋友可是你却爱我r_ou_体的故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琅,岑如玦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001 你觉得岑如玦这个人怎么样? 听到了赵苏提起岑如玦这
 
文案:
我们是什么关系?
p友关系!
 
简单地说就是我把你当女朋友可是你却爱我r_ou_体的故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琅,岑如玦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001
  “你觉得岑如玦这个人怎么样?”
  听到了赵苏提起岑如玦这三个字的时候,姜琅的眸光闪了闪,她漫不经心地应道:“渣浪贱。”
  “难道就没有好的地方么?”赵苏已经习惯了自家不着调的艺人四处抹黑岑如玦的习惯了,她微微地抬头向后看了一眼,有些不死心地问道。
  姜琅皱了皱眉,一边抠指甲一边沉思,许久之后才应道:“还是有的吧?”
  这是一个疑问句,但是要将它变成肯定句。赵苏一喜,追问道:“是什么?”
  姜琅秉持着一贯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应道:“器大活好。”
  一颗被吊起的心狠狠地摔落,赵苏很难说清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毕竟当初在一期综艺节目上,在主持人问她和岑如玦的关系时,她当着广大人民群众的面回答道:□□关系。这四个字一出,微博上顿时一片哗然。姜琅差点被岑如玦的粉丝团给骂死,至于那综艺节目是不敢邀请姜琅。偶尔有些娱记会问一些与岑如玦相关的事情,可是得到的答案根本就没有人相信。
  赵苏痛心疾首,望着姜琅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说你跟岑如玦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姜琅哼了一声,很不满地应道:“她曾经说我胸大无脑。”
  “这句话确实是岑如玦说错了。”赵苏点了点头,还没等姜琅的脸上浮现找到同仇敌忾队友的喜意,她又一秒钟打破了她的幻想,“人家胸大无脑的好歹有胸啊,你连胸都没有。”
  “赵苏!”姜琅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嘟囔道,“到底谁才是你老板啊?”
  全国的群众都知道影后岑如玦和花瓶姜琅不对盘,现在两个人的竞争在演艺界根本体现不出来,毕竟人家岑如玦的咖位甩姜琅几条街。可是一开始不是这样的,她们同时出道,同时参演了一部电视剧,其中姜琅是女主,而岑如玦演得是表面冷冰冰暗地里无恶不作的女二。可最后的反响却是岑如玦收获了一大票的迷妹,走上了一条顺风顺水的道路,而姜琅则是在白莲花和妖冶贱货这种角色之间摇摆,最后还成了反派专业户,走到哪里就被人骂到哪儿。赵苏还害怕这位一下子接受不了,没想到每次有人骂她她还挺乐呵的刷着微博,手滑点个赞什么的。作为经纪人,她想过给姜琅加个人设,后来思来想去只有“蛇精病”这三个字适合她,当然,这样的人设还不如不要。
  姜琅突然间开了口:“我说——”
  赵苏一下子就警觉起来,她瞪着姜琅,直到眼角的余光瞥见门外的那一道身影消失了才微微地松了一口气,她有些失神地问道:“你说什么?”
  姜琅没有发现她的异样,依旧懒洋洋地问道:“哦,我想说你怎么突然间提起岑如玦了。”
  她这一问倒是让赵苏突然间想起了正事,她一拍脑袋道:“我差点忘了,我给你找了个正事,看你整天闲在家里,一点都不像正经艺人。我想了一下,你还是先别去演电视剧了,人家的视线始终胶着在你的脸上,注意不到你的演技,给你的定义始终是花瓶。”
  姜琅翻了个白眼道:“长得美怪我么?”
  赵苏斜了她一眼道:“人家岑如玦也好看啊,可是没人说她是花瓶。”
  “……”姜琅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问道,“我早就怀疑你是岑如玦那厮的粉丝!”
  “别闹了。”赵苏深呼吸了一口气,快速说道,“我帮你接了一个真人秀,你赶紧打包行李,后天就出发去H市。”
  姜琅惊奇道:“竟然有人敢请我去真人秀?”见赵苏的神情变了变,她才继续问道,“是什么真人秀啊?要多长时间啊?我出去了我的小乖怎么办啊?要不我把小乖也给带过去?”小乖是姜琅捡来的一只白色的小土狗,原本还是巴掌大的小可怜,眨眼就胖成了球。赵苏一直很嫌弃,可姜琅偏偏宝贝得不行,仿佛养的不是一只狗,而是儿子。
  把狗带进剧组这种异想天开的事情也只有姜琅才想得出来,赵苏给了她一个自己领会的眼神,又说道:“我不跟你一起去,我帮你喂。”
  姜琅一脸警惕:“我怕喂到你的肚子里去。”思索了一会儿,她又道:“你把小乖送到岑如玦家里去。”
  赵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了眼睛望着姜琅。把一只土狗送到岑如玦家里?先不说别的,她们两有这么熟么?不是一见面就掐架吗?再者人家大影后有这个闲工夫来照顾一只土狗么?不对啊——赵苏摇了摇头,赶紧将那些杂乱的念头从脑海中抛出去,她回答道:“岑如玦也去那个真人秀。”
  “哦,这样啊。”姜琅先是满脸的平静,但是一分钟后她反应过来,一把揪住赵苏的袖子,大声问道:“你说我跟岑如玦一同去参加真人秀?那节目组胆子这么大吗?不怕我们两个在一起产生化学反应吗?”
  赵苏扯了扯自己的衣袖,没能够拯救回来,不知道姜琅是不是吃菠菜长大的,力气竟然这么大,整一个大力水手啊。她扯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说道:“有爆点才有收视率啊。”顿了顿,她又说道:“不就是说你胸大无脑吗,你怎么这么记仇?提到岑如玦怎么怨气这么大啊?”
  姜琅冲着赵苏甩了一个眼刀子,闷声道:“x生活不和谐。”
 
 
第2章 002
  岑如玦在广大人民的眼中一直是如同高山雪莲或者天边冷月那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冷女神,她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人们已经给她安上了国民女神、高冷女神的帽子。而姜琅呢,同样被别人下了定义,明明是大实话,是可以轰动整个圈子的大料,只可惜没有一个人相信。
  盛茂小区一直是富人区,里面居住的明星和大富豪不计其数,时不时可以看到在门口蹲点的狗仔,但是小区的管制不错,真的能够溜到了小区里的还真没几个人。姜琅戴着墨镜和口罩摸到了岑如玦的门口,仿佛门铃是摆设,握着拳就砰砰砰地敲响大门。她知道对门没有人居住,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来开门的岑如玦裹着一身浴袍,到腰的长发还在滴水。姜琅摘下了墨镜,不顾她铁青的脸色,朝着她吹了一声口哨就从门缝中挤了进去,顺便还用脚勾上了大门。一见面就朝着岑如玦的身上扑去,双手钻进浴袍中,沿着窈窕的腰线灵活地游动。
  岑如玦的眼角挑了挑,她抿着唇将姜琅的手拉出来,往后退了一步与她保持了一米的安全距离,才冷着脸问道:“你又来干什么?”
  姜琅伸出十指在岑如玦的眼前晃了晃,压低声音暧昧地应道:“那不是猜到你想我了吗?”见岑如玦没有应声,她又自顾自地说道,“岑老师你也真是会装,要是让你的迷妹们知道你的人设早就崩塌了,不知道会不会伤心死。”
  这厮只要一开口,就会被她挑起怒气,岑如玦的神情如同风雨欲来时的天色,y-in沉沉的,她瞪了眸中闪烁着晶莹光芒的姜琅一眼,冷淡地说道:“不要叫我岑老师?”
  “那叫什么?”姜琅随口问道,目光在岑如玦被浴袍半遮半掩的胸口处流连,最后又慢慢地滑到那□□的大白长腿上。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懒洋洋地应着岑如玦的话,“是要叫岑岑,还是如如,或者玦玦?”
  岑如玦差点被姜琅那黏腻的语气给恶心死,她瞪着姜琅,好像再说你随便,转身就去拿放在了柜台上的吹风机,自顾自地拨弄着潮s-hi的头发。滴答滴答下落的水洇s-hi了白色的浴袍,姜琅的眼睛一瞬不眨地看着岑如玦,在那张禁欲的冰块脸上打量了片刻,又滑过了脖颈,落在了精致的锁骨上。她来找岑如玦可从来没有其他的事情。慢悠悠地向前几步,从岑如玦的手中接过了吹风机,捋着那一头顺滑的头发口中不停地发出了啧啧的叹声。岑如玦的各种样子她都见过,然而现在还是被她有意无意的稍稍一勾引,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在约上了岑如玦之前,就连姜琅也以为她是禁欲的高冷女神。
  吹风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下的,左手环在了岑如玦的腰上,一个个吻则是落在了她的脖颈上。如同瀑布般的头发被撩到了一边,姜琅亲吻着那一片如羊脂玉般的肌肤,急迫而又虔诚。她在将岑如玦掰过来的时候,瞧见她的眼眸也已经有些s-hi润,这蒙蒙的雾气打散了那不可亵渎的冷漠和神圣。姜琅的吻落在了她的下唇畔,像是一个饥渴的人寻找水源。胸脯一起一伏,姜琅离了岑如玦的唇,暧昧一笑正想说几句话,就被缠上来的岑如玦给堵住。这个吻又快又猛,几乎将她逼得要窒息。
  在沙发上、地毯上、厨房里,哪里都滚过,可偏偏这矜持的老冰山每次干之前都要强调去床上,一开始姜琅还顺着她,最后意乱情迷之下谁都不知道会在哪个地方留下痕迹。姜琅的臂力好,几乎是半抱着将岑如玦给带到房中去。原本就松松垮垮的浴袍经过这一番折腾早就滑落,姜琅原本是不想脱衣服的,可是在岑如玦那威胁x_ing的目光下不情不愿的将衣服脱下甩到了一边去。
  暧昧的喘息声不一会儿就在屋中回荡,看着岑如玦在自己的努力下有些涣散的目光,姜琅先是一阵喜悦,但是很快地又被一种不满给填充了。身下的这厮是满足了,可是谁来帮她解决问题?脸上还有激情的余韵,睫毛上的泪珠如同梨花雨,姜琅有些不满地推了推闭目养神的人,不爽地问道:“你的手指就这么金贵吗?”在她的设想中,不管是床伴还是未来的女友,最好是出力的那个,她只管躺着享受就是。她很早就认识岑如玦了,一开始还有人拿她们对比,她也只是笑一笑将一切置之事外,后来在一场酒会上,忽然间就get到了她的颜值,在她的胸上腿上多看了几眼,大概是月色太美了,喝了酒的两个人相互搀扶着回到了岑如玦的家,然后来了一场美妙的运动。这看着气场十足的哪里知道是个总受!真是会上瘾,她们都迷恋着对方美好的r_ou_体,姜琅是喜欢高冷的岑如玦在自己的身上化成了一滩水,可是她也会有欲望的好不?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