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没有感同身受的世界 作者:肖越

文案: 无论是谁,在哪里,以什么样的形式璀璨在我的生命里,其实到头来都只能是我自舔伤口。 好像突然出现的人会如同他急迫的出现在某一天以同样的方式突然消失, 而一开始将自己定义在朋友这个位置的人到头来便只能巍然不动的死守这个被命名的位置, 静待
 
文案:
无论是谁,在哪里,以什么样的形式璀璨在我的生命里,其实到头来都只能是我自舔伤口。
 
好像突然出现的人会如同他急迫的出现在某一天以同样的方式突然消失,
而一开始将自己定义在朋友这个位置的人到头来便只能巍然不动的死守这个被命名的位置,
静待末尾的同归于尽。
 
内容标签: 边缘恋歌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儒 ┃ 配角:绍南,魏清 ┃ 其它:女同,GL
 
 
 
第1章 如鱼得水
  警笛声撕扯开夜晚的宁静,在红灯绿酒的巷口斑驳交替着红与蓝的色泽,精通汉语的我听不懂喧闹的他们在说什么,却听懂了玻璃划破石子的悲鸣。
  这里是韩国一条外国人劳动者云集的街区,随处可见的酒吧歌厅愣是把居民区演变成了红灯区。白天有三三两两的男女调笑打闹,到了晚上就是群魔乱舞。在这里喝酒滋事是常事,警察自然也就成了常客。这里不少人都是非法入驻,在家乡靠微薄收入难糊口,所以用旅游签证入国,到期了东躲西藏不肯回去。警察们也知道他们不容易,所以只要不闹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像今天这种情况怕是要被遣回国去了。
  我打开莲蓬头把自己从头到脚打s-hi,胡乱抹一脸洗面n_ai,和着洗发露把头发搅的乱七八糟,再用水冲掉。我总觉得自己该是属鱼的,尽管现实通过无数途径告诉我十二生肖里没有鱼,但每次游泳时心里微妙的归属感都让我对此深信不疑。
  论到我与水的渊源还需要追溯到我十三岁那年夏天。小学刚毕业的我跟着比我大两岁的表姐坐火车去首都探亲,从小没踏出家乡半步的我头一回坐火车就被解锁了晕车的技能,尽十二个小时的颠簸愣是把我折腾的□□,回味无穷。
  后来表姐说想学游泳,拽着我报了个速成班,直到正式上课那天我才反应过来,上课的清一色都是小学生,顺着身高一排站发育过剩的我就理所当然的站在了前线。第一天上课教练让我们先趴在泳池边用腿划水找找感觉,我们报的那批学的是蛙泳,一堆人趴在岸边吊着半个身子效仿青蛙,好不壮观。感觉找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发补助道具,我们腰绑背漂手拿浮板眼冒绿光向教练看齐。然后教练满意的看了眼队伍,再看向屹立在前排的我,说:“沈儒。”
  我:“在!”
  教练:“跳下去。”
  我:“......”
  我看看泳池再看教练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还有身后一众孩子们凑热闹的眼神,眼一闭心一横跳了下去。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密切的接触水,夹杂着消毒水气味的水毫不意外的灌进我的胸膛,鼻腔与耳朵。本着生存的本能我很快抓住了教练扔过来的浮板重新把头从水面伸了出来,这时教练拿着先前准备好的两米多长的不锈钢铁棍c-h-a进浮板前方一个镂空的洞里,我以为人家见我浮上来了要把浮板捞走,使出吃n_ai的力气死死抱住了那块板子。只见教练沿着泳池边缘慢慢的走动,用铁棍牵引着我在泳池里来回漂了一圈。这是我第一次浮在水面上,泳池的水凉丝丝的,像深夜里沉寂的天空温柔而安逸,感觉还不错。爬上水面的我站到队伍最后面,也是在这时注意到了身边瘦小的身影,她是我的绍南,我的水。
  那时的她瘦的仿佛只剩下皮囊却不像其他人那样瘦的难看,这种说法可能会让人觉得很矛盾,但她确实是如此。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被点燃的只剩下一圈金色的光晕,当后来知道她与我年龄相仿的时候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怎么会有十三岁的少女矮成她这个样子。
  而我和她的第一次交谈是在跳水训练的时候。所谓跳水训练就是站在水深最深的地方站在岸上往水里蹦,游完一圈再上来。教练说我的姿势不对让我在旁边联系平地跳远,向来不爱运动的我怎么也摸索不出一个漂亮的着陆姿势,听到教练说再来一遍,我只能咬牙深呼吸再次用力一跳。而这一跳就跳出了毛病,我忘了泳池边上的瓷砖和顺着泳衣流下来的水二者合一就能够成为最简约的行凶利器,着陆的瞬间便不偏不倚的砸到了尾巴骨。
  “噗!”在我扶腰疼的找不着北的时候,有两个人仿佛约好了一般同时笑喷了出来。一直不苟言笑的教练憋着笑让我到旁边的椅子上休息,然后就调整表情过去看其他人练习了,留下一脸通红的我和身边笑的花枝乱颤的绍南。
  “哈哈哈,你屁股还在吧?”绍南在旁边幸灾乐祸的问道。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没礼貌。”我有点不开心的板着脸。
  “哈哈哈,但是你刚才摔倒的样子真的很好笑......好吧,我道歉。”
  “嗯。”我含糊的应了一声:“你为什么不去练习?”
  “我跳一次就通过了,况且对我来说照顾伤患比较有趣。”
  “......”我这是失误!!!
  “你不是这儿的人吧。”绍南说。
  “嗯?”我有点不明所以。
  “口音听着不像。”
  “嗯,假期了,来舅舅家玩一个月。你呢?”
  “不告诉你。”
  “......”突然感觉聊天全程我都处于被动状态— —|||
  “集合!”就在我还在风中凌乱的时候教练的声音制止了我的黑线生成工作。“大家都辛苦了,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解散。”话音刚落大家就各自往浴室里钻,我也钻进离我比较近的一个浴室拉上隔帘。因为刚才休息的关系泳衣干了不少,尾巴骨也没有那么疼了。脱下泳衣放在旁边打开热水,转身准备借着水温好好暖暖身子的我在看到眼前那个瘦小的身影之后一脸懵逼。
  “嗨。”只见某人气定神闲的靠在浴室内侧的墙上朝我挥手。
  几秒钟的沉默之后。  
  “啊!!!!!!唔......唔......”
  见我突然爆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她赶紧凑过来捂住我的嘴:“别喊别喊,我又不耍流氓。”
  “那你进来干嘛,这里不是一人一室吗?”我挣脱开她的怀抱,伸手遮住关键部位警惕的看着她。
  “我看你刚刚摔的那么惨专程过来给你送跌打药。”说罢邪笑着捏着我的下巴说:“顺便看看你身材怎么样。”
  我面无表情的低头看她努力踮起的脚尖说:“多喝牛n_ai,长个。”然后无视掉她突然晴转多云的脸蛋把她抬起来放到浴室外面,再退进来重新拉上了隔帘。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初稿,还请大家多指教~
 
 
第2章 人家好怕怕
  溺水了。
  仿佛被装进了一个巨大的气泡之中,除了模糊不清的视野与嗡嗡作响的耳膜就只剩下漫无边际的冰凉与空洞。除了蓝还是蓝,令人窒息的蓝色像在暴晒后遇见水源的海绵歇斯底里的将我揉进身体里,像要将我整个碾碎在它的血里,骨里,生命里。而手无缚j-i之力的我就只能任凭拖拽离开本该属于我的空气和家园。
  我猛然惊醒,贪婪的呼吸重逢的氧气和那个夏天特有的闷热与粘稠。原来只是个梦,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掉了,我抹掉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打算去洗手间洗把脸,就在这时断断续续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咚咚咚!”会是谁呢?舅舅家是密码锁,家里人都知道密码所以没有必要敲门,那是别人来找舅舅的?
  “哪位?”我朝门的方向走过去,通过猫眼往门外看,然而猫眼所能看到的范围内并没有人。奇怪,难道是我听错了?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不轻不重的敲门声。
  “咚咚咚!” 什么情况?我又用猫眼重新确认了一下,这一次看到视线的斜下方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我打开门。
  “你怎么知道我家住这儿?”
  “你家住这儿?!”
  两个人同时开口,脸上满是惊讶与费解。
  “那你是怎么找上来的?”
  “我家住对门......家里没人,我出门忘带钥匙进不去了。”她有些窘迫的挠头说:“能不能进去待一会儿?待到他们回家就好,他们一回家我马上走人。”她伸出三根手指看着我,没有夸张的表情但莫名给人一种可怜巴巴的感觉,她又加上一根手指说:“我发四!”
  — —|||
  “进来吧。”我侧身给她让她进来。
  “嘿嘿,快让我看看你家长什么样~”她见我侧身便迫不及待的脱鞋想要进来,我及时抓住她,在她的脚接触到地板之前把她整个拎起来塞进洗手间。
  “先把手脚洗洗。”
  “我讨厌你总是把我拎来拎去!”
  “那就长的比我高啊,小妹妹,你都矮到用猫眼看不见了。”
  “明明你看着跟我差不多大。”
  “你多大?”
  “我13,你呢。”
  “......"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所以这个比小学生还矮,用猫眼也看不见的家伙跟我一样大吗?
  电视对面的沙发上并排坐着两个人一个在用勺子卖力的挖冰淇淋,一个在执着于抢对方碗里的冰淇淋。
  “我就说你应该跟我差不多大。”她从我的碗里挖出一大勺冰淇淋塞进嘴里含糊着问我:“不过家里冰箱里明明有冰淇淋为什么还要拉着我出去买?”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