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上一邪 作者:狂想曲(六)

时间:2018-03-02 01:19 标签:
◇192、与里拉的对敌 (谢谢2992634亲亲送的一钻,谢谢送月票的亲亲,曲子在此喊个月票,发现曲子月票似乎特别少,就算不争月票榜,那也太少了,亲亲给力些吧。) 正文 没什么,小笨狗想到之后都要由我抱着它,它太开心了,所以叫几声,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君
 
 
◇192、与里拉的对敌
  (谢谢2992634亲亲送的一钻,谢谢送月票的亲亲,曲子在此喊个月票,发现曲子月票似乎特别少,就算不争月票榜,那也太少了,亲亲给力些吧。)
  ——正文——
  “没什么,小笨狗想到之后都要由我抱着它,它太开心了,所以叫几声,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君上邪晓得,怀里的这只小笨狗乃是很羞怯的一只小狗狗,她自然有这个义务去帮小笨狗表达它心里的想法。
  看到小笨狗之前对君上邪还猖狂万分,如此就是那只小可怜,被小女娃儿紧紧地捏在了手里,老色鬼哈哈大笑,直接笑弯了腰儿。之前小笨狗朝着小女娃儿凶,那是小女娃儿还没功夫理会小笨狗。
  别以为小女娃儿真没对小笨狗的态度上心,要真是如此理解,那就大错特错了。小女娃儿是典型的秋后算账的主儿。小女娃儿会先忙完自己眼前最重要的事情,接着再回头算总账!
  小笨狗就是吃了小女娃儿的这个亏,这不,被小女娃儿玩弄于鼓掌之中,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啊。哈哈哈哈,老色鬼越想越要笑,特别是看到小笨狗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巴巴地向四周的人求救,老色鬼差点没笑抽过去。
  “来,小笨狗,叫几声给你的主人听听,你现在和我在一起,是不是特别开心啊。”君上邪明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还非得当事人迎合她所说的谎话,要是配合的不好,指不定还讨来君上邪的一顿打呢。
  “呜呜呜。”小笨狗叫的比哭的还难听,亏得乌拉还是没有听出来,还乐呵呵地点头,表明自己知道此时小笨狗的心情十分之好啊。小笨狗想反抗,想跟君上邪打,因为小笨狗相信自己的能力。
  可是,君上邪轻轻一动,就捏住了小笨狗的脉门儿,这时小笨狗才醒悟,君上邪绝对不是一个Cao包芯子,中看不中用的家伙。它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还是一个厉害的角色,难怪它的主人会个听这女人的话。
  “哈哈哈,乌乌你开心就好。”乌拉真是完全把小可怜的小笨狗交到了君上邪这个大恶魔的手中,任君上邪狠狠蹂躏小笨狗。真是一点都不为小笨狗的事情而担心啊。
  “你们要走了吗?”村民本是来看看君上邪的情况的,没想到,就看到瘦小的身子突然变成了庞然大物。细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乌拉的身上扛着两个人。一看,其中一个还是刚刚尤在生死边缘徘徊着,这下子看看又如常人一般。
  “小姐,你的病都好了?”村妇怎么也想不明白,刚刚快要死的人,现在就能像一个正常人一般,这是什么样的物效药啊,才会让这小姐恢复得这么快呢?“小姐,你都吃了什么?”
  “这事不需要你们管,你们只需要知道,以后不用再往地下迷宫里丢人了,那吃人的怪物已经不在那个地方。”君上邪没有义务去回答妇人的问题,只是做了简单的交待而已。
  “还有,我们要离开了。”君上邪话说完后,手拍了拍乌拉的头,表示乌拉已经可以走了。得到了君上邪的指令后,乌拉连忙撒开腿跑开,也没给妇人一个道谢的机会。
  “喂,小姐少爷,谢谢你们啊。”哪怕妇人不晓得君上邪帮他们把邪佞铲除掉了,村长也早有吩咐。君上邪之所以会受这么重的伤,全都是他们村子害得。万一君上邪出了什么事情,他们村子里必是难辞其咎。
  最重要的是,村长在君上邪的身上看到了一块类似于家族专用的令牌。看到那块令牌,村长猜君上邪必是哪个大家族的大小姐。要是他们这些手无缚j-i之力的流民,把大家族的小姐给害死了。
  到时候怕是要面临被灭族的危险,所以,不得再对君上邪等人造次,更不能打他们的主意。要是老天保佑,君上邪不向他们追究今天这件事情,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其实那块令牌是当年君上邪离开君家,两个白胡子老头儿硬塞给君上邪的。君上邪本来嫌带在身上麻烦,所以就把令牌放在了纳戒里,可自君家出了事情之后,好似是为了让人们晓得,这个世界还有君家的存在一般,把那块代表着君家的令牌,反而大大咧咧地带在了身上,让所有的人都看到。
  乌拉一跑,那么流民村里的人就只能看到乌拉远去时扬起的薄沙来。村长站在高高的祭台之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好在这个小小的流民村又躲过了一劫。只是那位大家族里的小姐,与十几年前那个小妖男孩儿有什么关系?
  “啊啊啊,恩人,我们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乌拉带着君上邪和小鬼头跑开老远之后,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君上邪闲得没事儿做的手,不断在小笨狗的身上拨弄着。就好似把小笨狗当成了当初的小白白,不断撮着小笨狗的毛。就君上邪那个细心加耐心的样子,很让人怀疑,君上邪是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儿做,想数清小笨狗身上有多少根毛啊。
  感觉到自己引以为豪的毛毛们,被君上邪一根又一根的拨掉,小笨狗真是欲哭无泪,趴在君上邪的腿儿上,就当自己是死的。要不然的话,每感觉到一根毛毛离它而去,它次次都会痛不欲生啊。
  小笨狗跟小白白一样,都极为重视自己身上的那些个毛。君上邪其他东西都不玩儿,就玩儿小笨狗和小白白最在意的东西。好在小白白跟君上邪混得久了,通晓了君上邪的脾x_ing。
  之后,要是君上邪还想撮自己的毛,小白白总是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君上邪撮君上邪的,它学小毛球儿睡自己的。看到小白白不在乎的样子,君上邪大喊无趣儿,也就少捉弄小白白了。
  偏偏小笨狗就是笨啊,没看到君上邪此恶劣x_ing子。小笨狗越是在意,君上邪撮得越是开怀。君上邪享受的不是撮毛的过程,而是喜欢看小笨狗那种十分在意的样子,让君上邪暗爽不喜。说穿了,君上邪也是恶中猛鬼,坏透得变态,不比君炎然好多少。
  “你忘了什么事情?”君上邪一边撮着小笨狗的毛儿,在乌拉身后那飞扬的沙尘当中,时不时还人闪现几抹亮色,那都是小笨狗的毛毛啊。
  乌拉问话,君上邪意思了一下,毕竟她此时虐的是乌拉的小笨狗。虐了人家的魔庞,君上邪好歹要给乌拉一点面子,应应乌拉偶尔有些白痴的话题。
  “笨女人啊,有什么事情,你能不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有话好好说!”小鬼头离乌拉近啊,耳朵被乌拉吼得受不了。虽然小鬼头的语气很是不耐,却依旧竖起了耳朵听乌拉怎么说。
  “我们本来去那片小绿洲是为了找水源的。水源找到了,可是我们没有带在身边啊!”这相当于,他们被人算计了之后,还白努力了一场,什么好处儿也不捞到。
  “那水里有药,你敢喝?”那水里的药该不是村子里的人下的,而是那片小绿洲自产的。自然,解药也只在那片绿洲里。水能保存着,可是解药总不能一直冰冻着吧。
  “那个那个那个,这倒也是啊。”乌拉想到自己是怎么成为的祭品,给乌拉造成了一种错觉。好似自己喝了寻下了药的水,就会再遭遇一次之前的事情。如此想想,乌拉便也不再纠结要喝那里的水了。
  “真的,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啊。叫你笨女人还真没叫错,没了之前那个水源,我们之前喝过水了,总能撑到找到下一个水源吧。难不成这么大的一个沙漠,就只有这么一个水源?”
  在沙漠里行走了几天,不对,是坐了几天的小鬼头,已经不像初入沙漠时,那么不经晒。在乌拉的帮助之下,都有自信可以熬到下一个水源点了呢。
  “汪汪汪!”听到一个r-u臭未干的小鬼也敢教训自己的主人,乌乌马上忿忿不平,朝着小鬼头嚎了两声。不过悲剧就是如此造成的。君上邪正撮着小笨狗的毛发呢,一下子没撮好,撮了一小丛呢。
  小笨狗要激动又不跟君上邪打招呼的,小笨狗一个直起身子,接着身子往前冲,吼着小鬼头,君上邪手里撮着的毛又没放开。两者加在一起,君上邪没动,小笨狗往前,那一小撮毛,就这么在小笨狗的“努力”之下,通通被拔了下来。
  之前君上邪都是一根一根地拨着的,所以哪怕有一丁点儿的痛,小笨狗都是能忍受的。可是这么一小撮毛儿都被拔了下来,使得小笨狗的眼泪更加水汪汪了。小笨狗嘴里“呜呜呜”叫个不停,看来是真疼到了。
  小笨狗疼了,君上邪也不安慰小笨狗,“早就让你别乱动,看你要乱动,现在吃到苦果了吧!”君上邪打了打小笨狗r_ou_乎乎的身子,直怨小笨狗刚才乱动。
  小笨狗“呜呜”想解释,可又想到除开自己的主人外,没人能听得懂自己的话,小笨狗还是放弃了,乖乖地趴回去。要不然的话,天晓得,它身上的毛儿还得掉多少。
  “哈哈哈。”小笨狗被君上邪治得服服贴贴的样子,可让小鬼头觉得出气儿了。想当初,这只小笨狗跟着笨女人的时候,对他凶得要命。他对笨女人说话声音稍大一些,小笨狗就凶他,现在受到报应了吧!
  “唉唉唉,你们说话声音别太大,乌拉耳朵痛。”三人挤到一块儿,说话的声音稍大一些,就会有人遭殃。乌拉同样受不了,还不能伸出手捂捂自己的耳朵,真是痛苦极了。
  “现在懂我的苦了吧,有事情好好说,别那么大声,小心我们的耳朵以后都不好使了!”小鬼人小鬼大的教训着乌拉,说得头头是道。三个娃儿吵成了一团,差点没把老色鬼乐得成了一个真正的鬼。
  老色鬼笑得抽气抽得厉害,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逗的三个娃儿。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它看分明就是三个娃儿一台戏。一个小女娃儿,加个小鬼头,又多了一个乌拉,这三个娃儿闹在一起,真是热闹极了。
  “咳咳咳!”君上邪觉得老色鬼的笑声刺耳极了。好似她是戏里的一员,老色鬼倒成了翘着二郎腿,嘴里嗑着瓜子的大爷!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