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重生牌监控器+番外 作者:阿叟

文案: 杨佑在23岁那年死于一场意外。 他赶了一波潮流重生了。 回到自己的年少时期,还要让他在梦里看到上一世他死后在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这简直就是带着附赠品的不专业重生啊! 开始看到的只是亲人,朋友,同学 直到他在梦里看到了那个早已决裂的死党,程
 文案:
杨佑在23岁那年死于一场意外。
他赶了一波潮流重生了。
回到自己的年少时期,还要让他在梦里看到上一世他死后在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这简直就是带着附赠品的不专业重生啊!
开始看到的只是亲人,朋友,同学……
直到他在梦里看到了那个早已决裂的死党,程方儒。
“你的梦想是什么?”
“不做梦。”
 
*谨以此文纪念本人总不消逝的瓶颈期。
主受,1v1,HE,依旧单向暗恋(你是多喜欢写这个梗!)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佑,程方儒 ┃ 配角: ┃ 其它:重生
 
 
 
第1章 001
  001
  杨佑死的时候才23岁。
  他是在水库里溺死的,等岸边来人时,他整个身体已经沉入水底,呼吸被掠夺,所有的感官开始消失。
  有人匆匆跳下水。
  可晚了。
  如果他没有重生的话,这一定是个悲剧。好在他成功地赶上了这次的重生潮流。
  杨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那间早已不属于他的卧室,房间宽敞整洁,装修风格是他当时并不太喜欢的冷色系。
  陈旧的记忆扑面而来,闹钟的秒针滴滴答答地走着,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有人在诱哄着喊他起床吃饭,嗓音尖细,却不难听。
  那是吴姨的声音。
  杨佑站在穿衣镜前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自己,身后的日历显示的七年前,自己16岁生日的那一天。
  那时中考刚刚结束。
  那时他的家庭还完整幸福。
  那时他已经尝试着去染了头发。
  那时他因为染发失败,第一次跑去喝酒,导致了第二天的晚起。
  杨佑下了楼,母亲正坐在客厅逗猫,她穿着橘色的中袖连衣裙,举止优雅,脸上不多的皱纹被护肤品藏得很好,眼中带着微微笑意,完全没有任何的愁容与苦闷。
  那时的她还美丽快乐,无忧无愁。
  杨佑屏住呼吸,轻声对她说了句早安。
  成兰音头也没抬:“晚上和朋友好好玩,我不回那么早。”
  他“嗯”了声,又看了她几眼才转身去餐桌上吃饭。坐下突然皱眉:“吴姨,以后把这个换成牛n_ai吧。”他指着杯子。
  “小少爷不是最讨厌喝牛n_ai吗?”
  杨佑想了想:“现在不讨厌了。”
  若是知道自己后来的身高会停驻在一米七九再也不动,他死都不会讨厌喝牛n_ai。
  傍晚五点的时候,家里已经布置好了,吴姨又嘱咐了几个需要注意的地方,才放心地走了。
  杨佑坐在沙发上开始玩超级玛丽,对这场生日聚会完全提不起劲儿 。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这场聚会最后会搞砸。
  一个小时后,人三两成群地来了。
  黑狗陈也在其中。
  杨佑死前还和他吃了顿烧烤。
  黑狗陈全名陈霆,多年来一直保持着稳定的皮肤黑度,除了身高有偏差,几乎和七年后的样子一般无二。
  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杨佑几乎产生了自己根本没有重生,甚至没死的幻觉。
  “哥们,生日快乐啊!”
  “多谢……”
  杨佑收着礼物迎接他们进来。
  除了黑狗陈,这些人在后来的七年里,和他基本都没什么交际了。
  每当叫他们名字的时候,杨佑就会觉得不顺嘴。
  人都到齐了。
  杨佑接了父亲杨国峰的一个电话。
  因为父亲,这场聚会多来一个人。
  杨佑知道,就是因为这个人,他会在聚会上和朋友争吵到大打出手,一场聚会就此搞砸,最后还会在下巴处留下一个指甲般大小的伤疤。
  那个伤疤一直陪到他死。
  杨佑绝对不会让这件事再次发生。
  聚会上多来的这个人其实是父亲生意上合作伙伴的孩子——程岩先生的次子。
  其实杨国峰当时本想借着儿子的生日让程岩的长子程方瑜过来玩,争取让儿子杨佑和其多建立些交际,可不巧的是,当时程方瑜因为和家里闹矛盾并不在家,程岩为了不拂他面子,便让次子过来了。
  那人正是他后来的死党,程方儒。
  杨佑在此之前并没见过他,只听班里当初准备报考晟兴中学的女生讨论过此人:家世雄厚,学习优异,谦虚有礼,关键是相貌颇好!
  样样都好,简直就是个晟兴的校宝。
  门铃响起的时候,里面的其他人已经玩嗨了。杨佑去开门,少年站在门外,他穿着一身米色休闲装,手里拿着礼盒,在看到杨佑的时候,瞳孔里有一闪而过的紧张。
  那时的程方儒,的确好看。
  程方儒作了一番自我介绍便将礼盒递过来:“哥哥他有事,家父让我替他将礼物送到。”
  看了对方一眼,又补了句“生日快乐”。
  杨佑掂着手里的礼盒,打开一瞧,是个巴掌大的玉佛,他重生前后都不太会鉴定此类物品,但心知分量不小。
  “谢谢啊!”
  程方儒微微颔首,模样乖巧。
  杨佑有些想笑。
  他怎么都不能把这个时期的程方儒和七年后的程方儒联想到一起。
  完全就是两个人。
  按理说,杨佑此时应该让让身子让人进去的,但他偏没有,他将欲往前走的程方儒堵在门外说:“那个……你不能进去。”
  程方儒一愣,不解地看着他。
  杨佑被他的傻样逗笑了:“里面的人都在撒酒疯呢,你现在进去不吓傻才怪。”
  那次事件中,他的朋友的确喝醉了。
  其中一个人因为学校里追求的女神整天把程方儒念在嘴边,不爽他很久了,喝了酒人又胆大,接触到本尊,就起了坏心思。
  杨佑后来和朋友发生冲突就是因为他清醒后发现程方儒被他们关在专门放置杂物的地下室,用尽各种吓人的方法整了一晚上。
  纵然是无关的人,看到程方儒当时的表情和状态,也会心疼几分。
  更别说本来就对他有些好感的杨佑了。
  “没关系。”
  站在门外的程方儒显然觉得他才是撒酒疯的那一个。
  杨佑往前一凑,y-in森森道:“里面超可怕的,真的没关系吗?”
  程方儒因为抗拒这种接近,脖子不由地往后微倾,蹙眉望着他。
  杨佑噗嗤笑了:“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程同学,吃饭没呀?”
  程方儒奇怪地看了他几眼。
  杨佑继续问:“怎么不说话,吃饭没?”
  他这才摇了摇头。
  杨佑一笑,把那包装严实的礼盒往门里面的桌子上一扔,二话没说就搭着程方儒的肩膀开始往外走。程方儒不明白他要做什么,想挣扎,杨佑立马道:“今天我生日,都不能迁就点寿星嘛?”
  程方儒抿了抿嘴,没了动作。
  过了会儿,杨佑察觉到他的身体很僵硬,想了想,觉得自己这做法对于什么都不知道的程方儒来说,好像是过火了,便低笑地解释:“我知道个地方,菜很好吃的,保证饿不着你。你千万别以为我在耍你,我是为你好,那门后面真不能去,有鬼的……”
  说完便在程方儒耳边猛然一吹,对方身体微颤,变了个人般,当即伸手用力拉住他的胳膊。
  程方儒这人什么都不怕,就怕鬼。
  杨佑当初知道这个事后,都快笑抽了。
  那天他并没带程方儒吃多好的大餐,只是打车带他就近吃了顿路边摊。他知道程方儒对此并不反感,果然,饭一上来就实诚地把碗底吃的干干净净。杨佑看他真饿了,又给他买了一份,程方儒说了句谢谢,低头继续吃,这次却时不时地抬眼去看他。
  杨佑想抽支烟,摸口袋的时候才想起这时候的自己还是个中学生,根本不抽烟。他舔了舔嘴角去看程方儒吃饭,程方儒看他盯着自己,立马起身准备帮他也买了一份,杨佑连忙把他按下去了:“我吃过了,不饿。”
  程方儒不信,杨佑笑着让他摸自己肚子看看,他这才安分了。
  杨佑看着他温顺的眉眼,忽然想起了多年后的程方儒。
  那个男人与现在截然不同。
  他的眼睛锐利而y-in郁。
  在死的前一天,他们还曾见过一面。
  他说:“阿佑,你的父亲像条狗一样摇着尾巴祈求我放他一条生路,那模样可笑极了……你要是亲眼看到的话,该有多好。”
  待程方儒吃完后,他便送人离开,走过一路道,恰逢一辆自行车下坡,车主刹车失灵,车子摇摇晃晃地向程方儒身上冲过来,杨佑条件反s_h_è 地替他挡了下。
  人车相撞,一跟头栽下去,下巴出了血。
  小祸横行啊……
  程方儒慌乱地跑过去把扶他起来。
  这情景和重生之前的聚会事件有些相似。
  当时杨佑看到程方儒的遭遇,一气之下就在聚会上和朋友打做一团,最后下巴被打出了血,本来失了神的程方儒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扶他,眼角略微潮s-hi。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