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一部好的座驾非常必要

受制于人

时间:2017-01-17 15:57 标签:
为您提供受制于人全文阅读,受制于人TXT下载,耽美小说尽在。

文案:

暴力渣攻X贱受

第一章

有很多词可以形容张顺,烂人,贱人,或是色胚,总言之都是一些贬义词,当然这一点当事人是知道的,也不屑与这些人计较,在他看来,这是赤裸裸的嫉妒,嫉妒他长得好看家里有钱有权,想干啥干啥,所以他从小就有种欠揍的优越感。

不过这一切都终止于遇上展东昀的那天。展东昀是个转校的,高二那会儿从个不知名的学校转到这个类似富人学校的二中,但从他的穿着来看家里也并不富裕,简简单单一件T恤和牛仔裤,但张顺就是一瞬间就被吸引了,可能是对方差不多一米九的身高,也可能是那张没有什么表情、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的脸,总之他就是盯上了这个男人。张顺是同性恋,这一点他在初中就知道了,爱混的孩子早熟,一些事情也明明白白的。不过,他不确定展东昀是不是同类,虽然张顺不在乎这么多,他不是没试过把直男扳弯,男人嘛,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要爽到了管他男的女的。

班主任介绍的时候展东昀站在旁边看着地下,长腿踢了踢地面,好像在介绍的不是他是别人一样,直到老师安排了座位,他才走到张顺旁边坐下。一向自诩情场高手的张顺这下莫名地紧张起来,不时瞄几眼旁边的大个子,但对方只是无聊地撑着脑袋,张顺这下才想起来他没有教科书,本能地就把自己书推到两人中间,展东昀看了他一眼,愣了一下,注意力被对方不伦不类的金发吸引过去,但只是3秒不到,他淡淡说了声谢谢。但张顺心跳都快停了,展东昀跟自己以前遇到的人感觉都不一样,想想把这种类型的男人压在身下他不自然地咳嗽一声,打断了这个差点让自己在上课途中起反应的想法。

展东昀刚转过来谁都不认识,张顺瞅着这是个好机会,便腆着脸跟人家做朋友,反正只要成了朋友,以后还愁没机会下手么?展东昀没自觉,只觉得这个人殷勤地有些过分,但也没做什么让他感到不好的事,便由着他去了。两个人的状态班上的人可看得清楚,大家都议论着这人渣又看上转校生了,都为展东昀感到惋惜,不过没人提醒,因为他们都是知道张顺的脾气和手段的,谁都不想惹麻烦。

不过,凡事都有那种不长眼的,比如现在,张顺逃了值日想找展东昀打球,却发现一般都会在门口等他的展东昀旁边还站了一个女生,他动作倒快,闪到门后就开始偷听。啧我这是干什么张顺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这种时候他一般会冲上去搂着展东昀的肩膀问他你们在干嘛呢,虽然他够不着展东昀的肩膀,不对重点是,现在的气氛很奇怪不是么?就像表白一样。张顺一时间只觉得心里一紧,莫名地慌张起来,展东昀该不会就这么同意了吧?

张顺?展东昀突然出现让张顺吓得大叫一声,展东昀奇怪地看着他,走了。

张顺还没回魂呢,脑子里全是刚才的画面,一把拉住展东昀的胳膊,哟,肌肉还挺结实,啊不

干嘛?展东昀不太喜欢别人碰他,但也没挥开他的手,因为张顺现在的表情十分奇怪,本来长得挺好看一个人偏偏搞了一头奇怪的金发,看着有些可怜?对,他是觉得张顺的表情有些可怜。

张顺脑子混乱起来,一头热冲了上来,拉着展东昀就进了教室,现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干什么都正好,他顺手把门给锁上了。展东昀刚站住脚就被一个力量冲了过来,张顺把他死死地按在墙上好像要打人似的,表情很凶狠。

你喜欢那个女生么?张顺咬了咬牙,问道。

意识到刚才的事情被看见,展东昀也不在意,谈不上喜欢。

那你要跟她好么?张顺死死抓着他的胳膊。

嗯,我答应了。展东昀道。

张顺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刚才在做梦,怎么又梦见以前的事了?想到展东昀他恨得牙痒痒,虽然对方真的算是没有得罪他什么。

你醒啦,要一起吃早餐么?背后缠过来一双手,张顺这还在气头上,再加上起床气,他一脚把人踹下床,滚吧!操也操完了,可以滚了你!

摔下床的男人正想发作,但想了想张顺的家世,只得憋着这口气穿穿衣服走了,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张顺一个人,气也无处可发,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他还是忘不掉展东昀?就因为他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初恋?

张顺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从那之后他的床伴都是和展东昀很像的零号,这种行为让他愈发痛苦烦躁。

现在的展东昀过得并不好,没有上大学,好像是家里出了事,没办法继续供他,那件事之后张顺也找过展东昀,结果被对方打断了3根肋骨,差点就穿了肺想到那时候的经历他现在都还会发抖,这也是他一直关注着展东昀却不敢去找对方的原因之一。展东昀那种看起来就是直男的男人,和他这种展东昀最讨厌的同性恋。张顺苦笑一下,苦闷地抽起了事后烟。

真是想不通,展东昀那种条件的男人怎么还能找得到女朋友呢?张顺坐在车里,看着街对面小区走出的男女,只觉得火大得很,他怎么又像个跟踪狂一样在这里蹲守了?就他一个人在这里苦闷得很,展东昀倒天天活得快活!看着动作亲昵的男女,张顺越想越气,愤愤地从车上下来,调整了一下表情,怒气冲冲地往他们那方走去。展东昀看见张顺的时候愣了一下,虽然对方已经染回了黑发,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不过意想不到的是张顺走过来就给了他一巴掌,还没等他反应,打人的倒先哭了起来,对他女朋友说,他顶不住社会压力要跟女人在一起我不怪他,你!好好照顾他

张顺说完转身就走了,女人吃惊地嘴都可以塞下两个鸡蛋了,展东昀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解释还是冲上去揍张顺。

太爽了!张顺坐上车踩了油门就溜,过了那么多年终于有种出了口气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并不长,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展东昀该不会来报复他吧?感觉展东昀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不过他生起气来真的超恐怖。张顺点了根烟,决定先不想这么多,方向盘一转就开向了酒吧街。

张顺为人不好,性格又烂,朋友自然少得可怜,难得跟他臭味相投的就是周翀了,两个人简直就是人渣二人组,聚在一起也常谈自己的风流史,也一起玩过3,只是没越过那条线,他跟周翀都是1号。

周翀之前去了法国,今天回来,张顺就给他接风洗尘,喊了一些圈子里的人包了间酒吧玩,他们这堆人都是玩得疯的,酒量好的,张顺能玩,但酒量却很差,刚过午夜就喝大了,想了想今天的事只觉得外面挺危险,还是先回家吧,谁知道展东昀会不会真的跑来找他,被找到的话一定是要被揍的,毕竟害他吹了谈了3年的女友啊,不知道他们吹了没有张顺迷迷糊糊地想着,跟周翀和朋友们道别后就往停车场走。夜里的风凉得很,他只穿了一件衬衫和西装裤,风都能透到骨头里去了,他哈了口气,缩了缩脖子,想着快点到车里去。

停车场比较黑,但也有照明的灯,他看见自己车旁边站着一个人,一瞬间酒就醒了大半,展东昀

张顺愣了一下,转身想跑,但展东昀先发现了他,怒冲冲地几步走过来就抓住他,跟一米九几的高大男人想必,张顺一米七八的个子和身板儿就跟小鸡儿似的,被对方提着领子就甩到车上,脊椎像要断了似的发痛,不过不知道是否因为酒精的关系,这样的疼痛很快就过去了,换做平时张顺肯定趴地上起不来,没准儿还哭着求饶呢,今天是喝大了,壮了狗胆子,直了直身子就笑起来,你们分了没啊?没分我还有很多出可以演呢~

展东昀本来就怒发冲冠,这下还给这么挑逗,也没想留情,对着张顺就挥了两拳,打得他眼冒金星,嘴里也泛上血腥味儿,舌头被咬破了张顺这下才回忆起被对方揍的恐怖,背上的剧痛也泛了起来直冲神经,脚一软就滑到了地上,他这是干什么啊找不痛快呢

死直男张顺擦了擦嘴角的血,低声骂道,声音虽小,但在可以回音且安静的停车场可听得分明,展东昀提着他的衣服把人提起来按在车上,张顺,你学不会教训是吧?

张顺右眼被打肿了只能半眯着,一张好脸这时候糟糕狼狈得很,但对着展东昀他就是不想放弃。

你打也打过了,滚吧死直男。张顺呸了一声,却撕了脸上的伤,痛得吸了一口冷气,在那么冷的天气被打痛感简直翻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时展东昀反而勾了勾嘴角,但看得出他已经气得失去理智了,把人狠狠扔在地上就骑了上去,张顺本能地护住脑袋,但对方似乎没想打他,而是粗鲁地扯开了他的衬衫,胸膛暴露在冷气中的感觉让张顺慌了起来,他不会是想

展东昀你干什么!张顺拼命地挣扎,但对方很快就把他扒得光溜溜的按在身下。

果然这个办法才治得住张顺,看着对方光溜溜地缩着身子发抖,眼里还有泪花,展东昀觉得自己心情好了不止一点。

干嘛像个处女似的,又不是没让人操过,死同性恋。展东昀把他两条腿拎了起来,没有润滑地插入一根手指,听见对方惨叫起来才满意地笑了笑,狠狠再往那窄小干涩的地方挤进去。被异物强行进入的陌生怪异感让张顺怕地直发抖,一时间都不敢再挣扎,越动越痛,越是挣扎,展东昀越是用力戳他。

求你住手张顺一张脸都白了,狠狠咬着下唇,没一会儿就出血了,后面也是,流了血出来,但展东昀不在意,反而借着血的润滑再加了手指进去,生生往那窄小的地方塞了3根手指,这时张顺连求饶的力气都没了,剧痛让他脑子发昏,眼前就像雪花乱码一样,看什么都模糊了。

昏暗的地下停车场不断有刺骨的冷风灌进来,张顺却觉得浑身都是滚烫的,不知道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痛感让他保持着异样的高温,两个人现在都气喘吁吁,张顺是因为私处被强塞入异物的撕裂感,展东昀则是因为报复的快感。这时,不远处传来一群人的脚步声和嬉笑声,张顺顿时睁大了眼睛,紧紧抓住展东昀的手,停会被发现的!

他害怕地声音都在颤抖,虽然被朋友看见打野也不是没发生过,但他们都知道他是1号,这样悲惨地被压在身下还是第一次,以后他还有什么脸面出来混啊!

展东昀冷眼看着他,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两辆车中间的夹缝,加上阴影的遮挡,其实不是很容易被发现,不过他没告诉张顺,反而抓了他的手按在他脑袋边上,插在他身后的手指也粗鲁地转动起来,你不是爱做戏么?正好让他们看看你这幅模样

张顺瞪大了眼睛,脚步声越来越近,展东昀不断往他脆弱的地方加入手指,那地方几欲撕裂,但是他连呜咽都不敢,只能狠狠咬着下唇强迫自己不发出声音,展东昀见他这狼狈模样莫名地起了反应,抽了手便换上已经半勃起的性器,但这硬度还不够,他想了想,瞟眼见到张顺胸口两颗红彤彤的肉粒,一把就掐了上去,疼痛之余还伴随着酥麻感,因为平时他都是当1号,几乎没有碰过这里,更没想到这个地方会这么有感觉。张顺身子一颤,忍不住哼了一声,他吓了一跳,赶紧捂住嘴巴,所幸他们那党人吵吵闹闹,也没注意这小小的一声,这一时间的插曲就这么过去,听着人群走远,再来一阵驱车离去的声音,停车场才恢复了宁静。

(甜梦文:www.tianmengwenba.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